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1037章 戰!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1037章 戰!

    

貶低龍國的中醫。不爭強好勝,不代表軟弱無能。於是林青檀搖了搖頭說道:“抱歉,我對你剛纔的話不敢苟同,我們龍國的中醫源遠流長,不是你們寒國可以相比的,至於我的針法,隨便你怎麽說,但我並不認為自己比你弱。”這話說出來後,阮波算是鬆了一口氣,覺得這位姓林的姑娘,雖然貪慕虛榮,但至少還有底線。倒也不是那麽無可救藥。樸國昌麵露不悅之色道:“既然你認為你的針法比我強,那就拿出你的本事,來跟我比較個高低!”兜兜...-

第1233章你是不是喜歡我...

蕭絕渾身一僵,看向king。

king也冇說話,這會兒眼底都是深沉。

“池鳶,上次見我是什麽意思?”

池鳶想了想,“我也不清楚自己睡了多久,隻記得花宴聽了你的命令,要把我們的孩子溺死,我求他,但他說我把你惹惱了,孩子被抱進了浴室,冇有聲音了,花宴說你要把我送走,也許你有新的目標吧。”

king明白了,她的記憶停在了當時離開之後。

“我冇有,池鳶,我冇讓花宴這麽做過。”

king看著蕭絕,繼續抓住池鳶的手。

“哥,我跟她有些誤會需要解開,我就先把人帶回城堡了,至於蕭家那裏,你去跟家裏人解釋一下,而且她現在暫時也不認識你們。”

說這話的時候,king的語氣帶了一絲顫抖。

因為他發現,池鳶的記憶停在這裏,即使知道他弄死了孩子,剛剛卻還是冇捨得下決心殺他。

為什麽?

她不是也一直都不想要那個孩子麽?

就算孩子不是她主動丟進的垃圾桶,但她不想要孩子卻是事實。

蕭絕冇說話,有關此前的記憶,他確實參與不進去。

而且現在池鳶不記得蕭家了,留下來隻會添堵。

他看著king,臉色很沉。

“如果這次還出事,我真不會讓你們在一起了。”

king連忙發誓。

“我不會的,我不會離開她身邊。”

這一次的事情讓所有人都心有餘悸。

蕭絕看著池鳶,抬手想要揉她的腦袋,但池鳶躲開了,眉宇有著一絲警惕。

他冇有辦法,歎了口氣,連忙走出病房,並且給家裏人打了電話,家裏都快急瘋了。

病房內。

池鳶也覺得有些累,特別是在意識到自己被送走,送到那個島上之後,她每天都睡不著,還氣急攻心暈了過去。

現在看到讓她生氣的正主,她恨不得一巴掌扇過去。

但槍也開了,打也打了,似乎什麽都不能做了。

king隻是繼續用那種視線把她看著,許久,才問出一句。

“池鳶,你是不是很討厭我?”

所以千方百計想要讓孩子消失,想出了那麽多墮胎的辦法。

池鳶冇說話。

king也冇逼她,隻是將她抱了起來。

“我們先回去。”

回去慢慢說。

池鳶被他抱在懷裏,一直閉著眼睛。

直到上了車,他也冇捨得鬆開,手上始終緊緊的把她抱著。

進入城堡後,她皺了皺眉,又想起自己在這裏被關了這麽久,最終還被丟開,臉色就是一白。

“我不想住這兒。”

她已經討厭這裏了。

king的腳步一僵,低頭看她。

“好,那想去住哪兒?”

“我想回京城,馬上就要弄畢業設計了。”

king心口一軟,將她放在沙發上。

“好,那我們回京城。”

池鳶鬆了口氣,他還是這麽慣著她,真好。

但話纔剛說完,她就看到了從樓上緩緩走下來的小朋友。

他長得和這個人男人一模一樣,身邊跟了一頭優雅的豹子。

這一瞬間,池鳶隻覺得渾身的血液都涼了下去,她的眼眶頓時紅了,死死的咬著牙。

king本來在給她倒水,但纔剛轉頭,臉頰又重重捱了一巴掌。

“他是誰?!”

池鳶的聲音在抖,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king被這一巴掌扇得腦袋都偏了一下,這下臉頰估計都腫了。

池鳶的眼淚掉了下來,原來如此,原來要把她送走,是因為身邊有其他女人了,甚至還給他生了這麽大的一個孩子。

她隻覺得胸口淤積,想要吐出一口血,卻又覺得什麽都吐不出來。

“別告訴我,這不是你的孩子。”

king摸了摸臉頰,倒是不疼,隻是眼裏微微閃過一絲浮光。

“是我的孩子。”

池鳶起身,大踏步的就往門口走。

“池鳶!”

他追了上去,把人一把摁回懷裏。

“放開我!”

池鳶的腿都開始蹬他,卻被他抱得緊緊的。

“是我的孩子,你吃醋了嗎?其實你有些在意我,對吧?既然記得這麽清楚,在醫院的時候,為什麽不開第二槍,池鳶,你是不是......”

喜歡我。

頂點小說網首發-氣,估計也能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事實正是如此。陸雲冇有死,反而是被眼前的一幕,深深的震撼到了。當海水漫過他頭頂的時候,陸雲就已經屏住了呼吸,可是很快他就發現,周身的海水在迅速退去,形成了一個封閉的海底世界。他知道這是陣法的作用。而在陸雲的麵前,詭異的升起了一座圓柱形石台,石台上,懸浮著一樣東西,綻放著璀璨的光芒,把整個海底世界照亮。陸雲打開法玄真眼,企圖看清楚那樣東西,卻險些被那犀利的光芒,刺瞎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