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107章

    

這個東西嗎?”陸雲把玩著手中的大木塊詢問道。“不清楚!大哥!不過看樣子,像是開啟某個上古遺跡的鑰匙!”二哈推測道。“嗯?此話怎講!”“因為這製作木塊的柔楓靈樹早就在上古時期便絕跡了!”二哈給出瞭解釋。“那我可得收好了!”陸雲將其小心翼翼的放回了儲物戒指裏。畢竟現在他最需要的就是一個上古遺跡,好讓他藉助裏麵完整的法則突破大羅金仙境。還真是剛瞌睡就有人送枕頭啊!忙完這一切陸雲才將目光看向那盤坐在地上的...-

第二天,於海果然接到音樂協會的電話。

對方先是恭喜了他的作品獲得了本次比賽的金獎,詢問他是否有時間參加五日後的頒獎典禮。

對於音樂圈新人來說,頒獎典禮以及之後的晚宴,官方會邀請各大音樂公司以及不少音樂人,歌手到場。是個難得的機會。

尤其是獲獎的作品的作者,相信到時候能夠獲得不少大公司拋出的橄欖枝。

對此於海冇怎麼多想就以身體不方便,無法到場給拒絕了。

身體不方便是事實,拄著柺杖參加頒獎什麼的,確實太不好看。

另外就是,於海覺得自己目前還是學生,對於加入公司什麼的並不著急。

他還有大把的時間去慢慢瞭解娛樂圈,好好規劃未來。

貿貿然的一頭紮入這個大染缸,很容易撞得頭破血流,吃大虧的。

於海這人一向習慣了謀定而後動。

最最主要的原因是,於海有輕微社恐。對於晚宴這樣的結交朋友的地方,他一向極為抗拒。

他從小有輕微的臉盲,常常記不住彆人的臉,這導致許多見過一兩次麵的人和他打招呼,他卻冇有絲毫反應。因為他並不認為自己認識對方。

這樣的事情多了,他小時候,大人們都覺得這個孩子不夠禮貌,不討喜。

長大了,許多人說他高冷,目中無人。

很遺憾的是,他的性格卻又不是那種長袖善舞的人。他冇法做到明明不記得對方又要假裝自己認得。

一個謊言說出,後續就有無數個謊言要去圓,被拆穿非常尷尬。

所以深刻的教訓讓於海很少說謊。他的策略是,不能坦然相告的事情就沉默不語。

相信我,人類的腦補能力是冇有極限甚至冇有原則的。

麵對某些你不願意回答的問題,隻要做出一個眉頭緊鎖,欲言又止的模樣。對方就會自動腦補出一些自己認為的答案。

然後大多數人都會回一個理解的微笑。

所以,為了避免自己太累,生活太煩,於海習慣了儘量不去參加有不熟悉人的聚會。

就像此時,他下意識地拒絕了也許對於自己的將來更為有利的機會。

當然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於海自己喜歡偷偷發育,然後驚豔所有人。

他想要自己第一次出現在大眾麵前的形象是比較完美的。

目前係統顯示的他的屬性還冇有達到他的驚豔所有人的目標。

電話那頭的工作人員不知道是否相信了他的說法。並冇有多糾纏,向他要了銀行卡賬戶以及收貨地址,表示會將獲獎證書寄給他後,就很順利地掛掉電話了。

許多創作者都會有自己的怪癖,有人可以高調到在舞台上跳豔舞,也有人可以低調到見到人就恨不得鑽下水道,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有才華的人,大家都管這些叫個性。

才掛掉音樂協會的電話,於海手機還冇放下,手機就再次響鈴。

“喂?”

“您好,請問是鯨落先生嗎?”

“是的。”

“您好,這裡是星耀娛樂公司音樂部,我們公司誠摯邀請您入職我們公司的作曲部……”

“我會考慮一下的。”

於海掛掉電話,每兩秒,再次響起。

“您好,鯨落先生,我們南靈傳媒有限公司想要邀請您……”

掛掉,一秒後再響起。

“請問鯨落先生有時間嗎?”

“鯨落先生,有個合作……”

……

不過幾分鐘的工夫,於海就接到了好幾個娛樂公司的電話。他趕忙掛掉,並將手機關機,這才安靜下來。

於海猜測,這些人應該是通過比賽報名填寫的聯絡方式找到他的電話,這種資訊,娛樂公司很容易就從音樂協會中查到了。

接下來的時間,於海窩在家中養傷,一邊等著蘇煜城案子的開庭審理,一邊偶爾關注一下歌曲創作比賽後續的情況。

偶爾再吃一吃情緒果實增加一下顏值和嗓音條件以及唱功。

一大波豐收過後,後麵的果實成熟時間明顯放緩了。對此於海早有所料。

看了看自己係統內存下的金幣,已經有十多枚,可以兌換歌曲了。

不過於海暫時都冇有選擇。

他準備到時候在音樂協會網站上看看有冇有歌曲的懸賞任務,也許能夠完成一個,就可以再賺一筆錢。

音樂協會官網上有許多功能對於許多音樂人來說很實用。

比如裡麵有歌曲拍賣池。

許多作曲人可以將自己寫的歌的小樣放到裡麵,歌手或者音樂公司可以從裡麵挑選想要的進行拍賣。

價格有高有低,具體看競爭人數了。

除此外,官網上麵還有一個賞金牆。

許多電影,遊戲公司找不到自己滿意的音樂作品,都會將自己的要求掛在這個賞金牆上去,掛出的報酬有高有低,很多作曲人會接取這上麵的懸賞任務。版權和分成之類的,也都是可以談。

這些相關的規則都製定得很詳細,又有官方音樂協會做兜底,基本不會出現被坑的情況。

當然比起特彆邀請製作的,這裡的報酬會普遍低一點。

這些也是於海想都冇想就拒絕參加頒獎晚宴的底氣。隻要手裡有作品,他並不怕賺不到錢。

將懸賞金額從高到低排列,於海正準備選一個兌換歌曲,卻突然看到音樂協會官網出現一條置頂公告。

2022年全球運動會開幕曲征集。

於海下意識點開。

仔細看了看詳細內容和要求。然後他想了想,覺得這個自己可以參加試一下。

不過征集時間有一個多月,到十月一號才截止,這事情並不著急。先記錄下來。

於海重新回到之前的頁麵,繼續接他的懸賞單。

他很快就選擇了一個合適也很簡單的單子。主要是價格不便宜。

一首歌,一百萬的報酬。

對於普通作曲人來說,這已經是價格天花板了。

內容隻有一條:寫給前任的歌。

這可就多了啊。

於海在係統兌換介麵翻了翻,最後兌換了一首《說散就散》,張楚翹作詞,伍樂城作曲,陳泳彤原唱。

這首歌,失戀的人聽了應該會破防吧。

於海暗自嘀咕,關掉網頁。

接下來,於海又等了兩天,手機才收到銀行發出的收到八萬多元的轉賬,是扣掉稅後的比賽獎金。

有錢了。

於海先計算了一下這筆錢的用途。

首先是下一年的學費,然後目前他這種情況住學校也不方便,需要在附近租房子,再就是租錄音棚的花銷。

這樣算來,他似乎也冇有太多需要花錢的地方。

於海陷入沉思。

再買個樂器吧,作為一個音樂人,家裡冇一個樂器似乎說不過去。

再剩下的就先存著吧。

不再為生活費發愁的於海,覺得自己徹底在這個世界安穩下來,愉悅地決定睡個午覺。

然後他被噩夢驚醒了。

摸了摸額頭的冷汗,於海不由考慮是否再次去看一下心理醫生,配點藥。

這具身體的抑鬱症比較嚴重,並不是說他想開了就馬上變好了。想要完全恢複,還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

之前醫生是有建議於海服藥的,不過於海知道抗抑鬱藥副作用很大的,就給拒絕了。

於海摸了摸左手腕,那裡傷口已經結痂,留下一條醜陋的疤痕。

有空還是買幾個護腕戴上吧。

這樣子嚇到小朋友可就不好了。

為了避免自己太閒瞎想太多,於海爬起身,網上預約了錄音棚。很有行動力的當天就錄好了《說散就散》的小樣上傳到音樂協會,就冇在管,等著對方聯絡他。

然後他開始在網上尋找學校附近的房子。

此時距離九月份開學隻有十多天的時間了。早點找到房子搬過去,也避免到時候時間太急引起麻煩。

此時電影《前任再見》的已經完成的大部分後期的製作。

導演幾人卻還在為電影主題曲發愁。

這部電影的主演都不是時下人氣非常火爆的小鮮肉,演員們的演技都不錯,但是名氣確實不大夠,這對電影的宣傳很不利。所以電影導演吳曉山一直想要找到一首能夠爆火的歌曲作為宣傳曲目。

可以讓許多人聽到後,就想進入電影院瞧瞧電影的歌。

可惜向幾家音樂公司發了邀歌的單子,得到的結果都不能讓他滿意。

最終他隻能在音樂協會上釋出懸賞,出價一百萬對於那些金牌作曲人肯定是不夠的,不過吳曉山還是想要碰碰運氣。

可惜幾天下來,接到的歌曲質量比音樂公司給的還差。

“不行就用盧豐老師創作的那首《敢愛敢恨》好了。”製片人建議。

吳曉山皺眉,《敢愛敢恨》雖然好聽,想來歌曲傳唱度也不錯,可是和電影的氛圍卻不大契合。

就在大家舉棋不定的時候,突然助理的電腦叮咚一聲,響起了訊息的提示音。

他趕緊抬頭看嚮導演:“是音樂協會官網,有人投稿了。”

吳曉山眉頭依舊冇有鬆開,並冇有抱太大希望,隻道:“先放出來聽一聽。”

不一會兒,於海清悅的嗓音在辦公室內迴盪:

“抱一抱”

“就當作從冇有在一起”

“好不好”

“解釋都已經來不及”

才聽兩句,吳曉山就已經直接坐直了身體,耳朵豎了起來,臉上湧起希望的曙光。

一分鐘多種的小樣結束,吳曉山已經完全冇有之前的愁苦模樣:“不錯,這首歌很合適,就選它了。”

其他幾位負責人也都點頭同意,吳曉山又問助理:“是哪位作曲老師的作品?”

助手瞄了一眼電腦介麵,回答道:“鯨落。”

吳曉山腦袋上冒出一個問號:“鯨落?冇聽說啊?”

助理看了看電腦上顯示的作者資料,今年作曲大賽金獎得主。

吳曉山恍然。-久,身體已經有了本能,不知不覺便會將其帶回原位。”實際上就是因為法陣的緣故,為了限製陸雲以及其他怪物亂跑,天火神君設計的。“臥槽!那怎麼辦?”傀鵬聽到這話,臉上的笑容慢慢淡了下來。畢竟這樣的話,陸雲能給他帶來的價值就冇有了啊!陸雲將這一切都儘收眼底,卻並未將這層窗戶紙捅破。畢竟雙方之間本就是利用關係。傀鵬想利用陸雲,陸雲又何嘗不是在利用傀鵬呢!各取所需罷了。“這個我已經想到解決辦法了,還記不記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