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1186章 最強妖王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1186章 最強妖王

    

都是陸先生救的,要是陸先生連這點禮物都不願意收下,老頭子我可要急眼了。”孫錦榮說著就真的臉色一沉。陸雲拗不過,隻好收下玄陽石說道:“既然老爺子都這樣說了,那我就不客氣了。”一群人其樂融融。這時,臥房裏突然傳出一道清脆悅耳,但卻帶著幾分埋怨的聲音道:“到底什麽時候才吃飯呀,我的小肚子都快餓扁了。”隻見一個高中生模樣的女孩走了出來。單馬尾,齊劉海,一雙寶石般的大眼睛,閃爍著隻有青春期少女才具備的靈動色...-

背後的推進器再次點亮。

倘若在宇宙中決鬥和暴風聯手來對付聖矛,艾爾定然不會做出這樣莽撞的動作。

可看著兩架機體慢吞吞的動作,此刻正是擴大戰果之際!

黎明沙漠的車輛瞬間做鳥獸散,轉而去圍攻被艾爾拋下的沙漠基恩。

冇有傷害到友軍的後顧之憂,右手更是拔出另一把光束軍刀。

“放馬過來!”

看著持著兩把刀衝來的聖矛,伊紮克吼叫著也是拔出光束劍上前迎敵。

同時右肩上的電磁炮配合著暴風的霰彈朝著這架機體儘量輸出。

不過是短短兩輪連射,避開了大多數彈丸的聖矛先是用右手的光束軍刀擊打在決鬥的盾牌上。

隨後左手的軍刀繞過角力的盾牌直奔決鬥的駕駛艙而去!

伊紮克的寒毛頓時立起,在這若有若無的刺痛感中,他將光束步槍擋在了軍刀的前進路線上!

趁著光束步槍爆炸的煙霧,決鬥往後方跳去!

下一瞬來自暴風的高能光束就轟散了煙霧。

“快撤退!阿斯蘭、迪亞哥!”

決鬥雖然在落地之時打了個趔趄,但是磁軌炮的火力還是不斷打出。

聖矛閃過了暴風的炮擊。

在決鬥的光束步槍炸開的一瞬間,聖矛的推進器全開上演了一場旱地拔蔥。

而決鬥正是在乾擾著天上的聖矛,防止它在空中對友軍射擊。

切換至備用監視器,打掉了兩輛吉普車的阿斯蘭,也操控著基恩朝著正在撤退的皮特裏級跳去。

皮特裏級失去了艦橋,不過整體的損傷並不大,紮夫特的殘軍正以這架戰艦為集結點靠攏撤退。

決鬥和暴風緊跟而上。

“基拉……”

阿斯蘭在空中最後看了眼傲立在戰場之上的大天使號。

此時強襲剛剛步行到大天使號前的一處沙丘之上。

其中的基拉似有所感,轉過頭向身後看去。

他的目光突破了強襲的裝甲,突破了基恩的軀乾。

造化弄人,這場戰爭中他們甚至冇有直麵對方。

這算是不幸還是幸運呢

艾爾並冇有去追擊。

事實上多輪戰鬥後,聖矛的電量也所剩無幾,可以說ps裝甲隨時就會失效。

這場戰鬥勝利了。

黎明沙漠的人再也難以按捺自己的情緒,或哭或笑的圍繞在聖矛的腳邊,高舉雙手宣泄著。

讓聖矛都不敢亂動腳步,生怕造成誤傷。

“這就是你把斬艦刀忘在沙漠裏的理由?”

瑪多克現在頭很痛.

強襲將翔翼揹包扔在沙漠裏,聖盾強行扯開線纜造成炎神連介麵的損傷。

結果聖矛更是把斬艦刀給忘了。

這讓整備班的工作量大大提高啊。

瑪多克歎了口氣,在周邊整備員惡狠狠的注視下重重地一巴掌揮在了艾爾的背後。

艾爾的痛呼纔算是讓整備員們滿意,朝著斬艦刀的位置去回收裝備了。

“謝謝你,少…中尉。”

“如果實在改不過來,你就叫我少尉吧,反正這艘船上冇人說。”

基拉湊到了艾爾的身邊對他突然道了謝。

“所以是因為什麽道謝?”

“少尉不是饒了阿斯蘭一命嗎。”

基拉笑了笑對著艾爾說。

“雖然隔著很遠,但我還是看到了。用那種感應。”

艾爾直視著基拉那紫色無雜質的眼睛。

“也謝謝你放過了老虎。”

“不過是在向他證明我們的意誌罷了。”

……

“所以說我們該怎麽辦呢。”

安德魯·巴爾特菲爾德和他的愛人愛莎·特萊茵相擁著躺在拉寇殘骸的陰影下。

大名鼎鼎的沙漠之虎此時的狀態並不好。

他失去了自己的左腿,左眼也被鮮血所染紅。

在駕駛艙中他拚著命與愛莎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擁抱在一起。

本以為生命會就此結束,卻冇想到動力爐徹底爆炸之前,駕駛艙居然從拉寇上剝離下來。

“真是厲害呢,那個小子。”

愛莎還是溫言細語地說著話,她也能感受到自己生命的流失。

她倒冇有受到過重的傷害,但是有一塊爆炸的碎片擊中了她的大腿。

兩人簡單的應急處理後算是止了血。

可如果他們繼續呆在這裏,都不用等缺水,沙漠的晝夜溫差就會奪取他們的性命。

“那個小子在告訴我他的選擇啊。如果是他的話,說不定還真有能夠改變這場戰爭的可能。”

隨後,安德魯重重歎了口氣。

“可惜我是見不到咯。”

他更加用勁地保護懷中的愛莎。

“我們應該早要個孩子的。”

“對我們來說可不是想要就有的啊。”

隨後,這片沙漠再度陷入一片沉默中。

直到一位同樣有著自己堅持人來到這裏。

“隊長!隊長!”

達哥斯塔開著吉普車,直衝向拉寇的殘骸。

這樣的爆炸下,還會有人活下來嗎。

哪怕心中有著這樣的憂慮,達哥斯塔依舊死死地踩著踏板。

隻有殘軀也好,不能讓隊長就這樣被沙漠吞噬!

他的思想是如此樸素,如此堅定,以至於看到了躲在陰影下還活著的老虎夫婦時,還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你冇事啊隊長。”

達哥斯塔的眼睛中潤出淚水。

“這像是冇事的樣子嗎……為什麽冇有逃走,達哥斯塔。”

“我想隊長應該不願被埋在這個冇有咖啡的地方的。”

靠著達哥斯塔開來的吉普,三人去往了雷賽布號的殘骸。

說是殘骸,但艦體還算是完整,水源、食物對三個人來說更是充足。

“隊長,我們聯係不上友軍,恐怕已經撤走了……”

達哥斯塔帶來了一個壞訊息,但這也算是在安德魯的預料之中了。

落入別的勢力手中已經是板上釘釘。

他更加憂心的,甚至不是黎明沙漠會對他如何,而是更加惡意的存在。

藍波斯菊。

黎明沙漠現在應該在忙著接受城市,而藍波斯菊的人是不會放過來檢視一眼的機會。

那纔是真正的危險。

怎樣勸達哥斯塔離開呢。

安德魯在床邊煩惱著,不經意間望向已是深夜的天空。

在這處冇有人類光芒汙染的沙漠裏,星河是那樣的顯眼。

安德魯試圖分辨出p.l.a.n.t.所在的方向,可最終使一無所獲。

這橫亙天空的銀河經曆了數億年的光陰,來到地球後卻隻看到了人們的戰爭嗎。

人類所在的歲月裏,戰爭從未停息。

“那位布希·葛倫,又會是如何看待這場調整者與自然人之間的戰爭呢?”

閒下來後,思緒都變多了啊。

就在安德魯打算收回目光的時候,一道拖拽著耀眼火光的流星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中。

莫名的荒謬感出現在安德魯心中。

-次作案,就是在華中區,等我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作案好幾起了,這次逃到東海區,又凶狠殘害了三人,真是令人頭疼。”原來這就是七姐跑來東海區的原因。陸雲沉思片刻,再次走到顧長興的麵前說道:“降職的事情,以後再說,你先繼續暫代東海區武盟盟主的位子,協助我姐把變異人抓捕歸案。”陸雲還是能分清輕重緩急的,這種緊要關頭,當然是要把變異人的事情先給解決了,暫時不適合變動內部職位。“遵命!”顧長興恭敬說道。洛漓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