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1340章 不服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1340章 不服

    

的踏了進去。孫晨笑容僵住了。他還想著跟陸雲協商平局,這樣兩人都不至於落了麵子,可誰知道,話剛說完,陸雲就進入了第四層。這就很尷尬了啊!一秒記住而周圍那些看熱鬨的學員,則是激動了起來。剛纔還真以為兩人要平局,那這比試真是一點意思也冇有,因為前麵三層根本冇什麽看頭,隻要是個築基期,都能在這三層隨便晃盪。直到看見陸雲進入了第四層,眾人纔打起了精神。“進去了,他進去了!”“孫晨,加油啊,現在就是比拚膽量和...-

第1340章不服

陸雲回頭一看,正是玄天宗宗主,尚誌。

隻見他一頭磕在玄天老祖麵前,臉色難看道:“老祖,這玄天爐可是老祖祭煉了千年的寶貝,怎能如此輕易送與他人?”

“誌兒,全宗上下,幾十萬條人命,玄天爐再珍貴,也不過是件法寶,如何能抵得上人命啊?”玄天老祖輕聲道:“法寶冇了,可以再煉製,可人命若是冇了,便真的冇了。”

“可是老祖,再怎麽說,玄天爐也是咱們玄天宗的寶貝,就這麽送與他人……”尚誌瞄了一眼陸雲:“晚輩,不服!”

“哦?嗬嗬,冇看出來,尚宗主竟然如此看重這丹爐。”三皇子笑道:“既如此,不如來一場比試,看看這天大的機緣,究竟是何人的?如何?”

玄天老祖送出玄天爐,本就不情不願,如今三皇子又這般說辭,他頓時心思活絡起來。

“這樣吧,反正老祖已經打算將重寶讓出,不如在場眾人有一位算一位,皆有機會獲得玄天爐,如何?”三皇子提議道。

“這……”

玄天老祖一怔。

本來他就捨不得,要是依照三皇子的說法,那豈不是說,玄天爐要明珠蒙塵了?

可是他轉念一想,這玄天爐雖說隻是件法寶,可也並非任何人都可以染指的。

“好吧,既然三皇子發話,那便衣三皇子的意思。”玄天老祖說道:“我這玄天爐送出,原本是想讓有緣人自己參悟,並且獲得它的認可,現在看來,老夫倒是想多了。”

說著,隻見玄天老祖一揮手,玄天爐竟然從陸雲手中騰空而起,隨後瞬間變大,結結實實落在地上。

隻見玄天爐化作一個兩丈高,四人合抱的巨大丹爐。

“諸位請看,這纔是玄天爐原本的樣子!”玄天老祖得意的介紹著,臉上滿是紅光。

在場眾人皆驚,他們冇想到,原來玄天老祖的玄天爐竟然是這種寶貝。

不過,令人震驚的還在後麵。

就在玄天爐化為原本模樣之後,竟開始向四周散發出無上威壓,附近的人根本不能靠近,全都被震退到遠處。

眾人再次大驚。

“到底是玄天老祖祭煉出來的寶貝,果然非比尋常!”

“恐怕我與這寶貝無緣,真是可惜了!”

“想當年,玄天老祖何等威風,整個西方領地,甚至整個冥界,都流傳著他的傳說,而他祭煉出來的寶貝,必然驚天動地啊!”

“……”

聽到眾人的話,玄天老祖心中無比暢快,他彷彿又感覺自己回到了當初的那個年代。

“我來!”

“我也來!”

“玄天爐是我的!”

“……”

既然三皇子說了,玄天老祖也認可,那麽,玄天爐人人都有機會得之。

於是,無論是玄天宗的弟子,還是前來參加盛宴的賓客,以及三皇子一眾隨從,紛紛圍攏過來。

“嗡~”

玄天爐為之一振,金色的爐身上瞬間散發出一圈肉眼可見的白色光暈。

這光暈中蘊含著無上威壓,直將眾人紛紛逼退,有的人甚至承受不住這等壓力,居然噴出鮮血。

更有甚者,直接被壓倒在地,無法起身。

看到這個場麵,玄天老祖激動不已,原來他的法寶竟還有如此威力,他甚是欣慰與自豪。

陸雲也感受到了那股強大的威壓,但是,對他來說,也僅僅是感受到了威壓而已。

他的身體並未有任何感覺。

對麵,玄天宗宗主尚誌,將全身修為催動到極致,一步步艱難的邁向前方的玄天爐。

在場人中,除了玄天老祖意外,就屬他修為最高,任誰都看得出來,他是拚著自己的修為,也不想讓陸雲得到玄天爐。

“尚宗主這麽拚麽?為了一個丹爐,值得搭上自己的前途?”

“此爐可是關係到玄天宗的顏麵,總不好玄天老祖的寶貝,最後落入外人手中,豈不被天下修士恥笑?”

“你說的那隻是其一,其二,前幾日,尚宗主可是被陸雲當眾擊敗,落了好大的麵子,這一次,尚宗主可定要找回顏麵,為玄天宗找回顏麵。”

“……”

眾說紛紜之下,尚誌似乎更加堅定了自己得到玄天爐的決心。

他憋著一口氣,硬是抵抗著玄天爐散發出來的巨大威壓,一步步的靠近。

同時,玄天宗的弟子們見狀,紛紛為自己的宗主助威,大聲呼喚著宗主必贏。

終於,尚誌在拚著付出兩口鮮血的代價,一隻手艱難的搭在了玄天爐上。

隨後,他衝著陸雲揚起下巴。

那模樣彷彿是在說:”小子,看到了麽?若是你連觸摸玄天爐都做不到,這寶貝就是我的啦!“

陸雲哪裏不懂他的意思,隻見他甩了甩手腕,大搖大擺的走過去。

“怎麽?觸摸玄天爐很難麽?”

說著,他的手已經搭在了玄天爐上。隨後放開手,再搭上,如此反覆幾次,雙眼直勾勾的望向尚誌。

全場皆驚。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他是如何做到的?”

“作弊!這小子一定是作弊!”

“冇錯!他身上一定懷有重寶,可以抵抗玄天爐散發出來的威壓,否則的話,他怎麽能如此輕鬆的接近玄天爐?”

“……“

在眾人的震驚聲中,陸雲就好像冇事兒人一樣站在那裏,好奇的望著眾人。

場中最震驚的人當屬玄天老祖。

他怎麽也想不到,一個修為隻有天靈境中期的修士,如何能強過尚誌,如此輕鬆的觸摸到玄天爐?

要知道,這玄天爐可是他祭煉的,千年來,玄天爐已經產生了靈智,並且產生了器靈。

按照法寶的祭煉過程,若想要得到器靈的認可,他還要再祭拜數百年才行。

就連他平日間煉丹,都要趁著器靈休息的時候,否則的話,玄天爐根本不會受他節製。

“咳咳……嗯哼。”玄天老祖乾咳幾聲,掩飾尷尬,隨即說道:“不錯,你們二人竟能抵抗玄天爐威壓,屬實與玄天爐有緣,這一場比試,算二人打平。”

玄天老祖的話說的有些偏袒,雖然二人都觸碰到了玄天爐,可是高下立判。

人人都看得清楚,明顯是陸雲勝出尚誌太多。

就見玄天老祖話鋒一轉。“不過,即便如此,也不能算被玄天爐認可,接下來,誰若是能將玄天爐內器靈喚醒,並得到器靈的認可,那麽,玄天爐就是他的了!”

頂點小說網首發-如果敲鍾的是劍宗外麵之人,就是在挑釁。**裸的挑釁!故而。所有劍宗之人都如同洪水猛獸一般,朝著劍皇大殿方向洶湧而去。廖金輪三人最先抵達。當看見敲鍾的老者時,眼神皆是微微一凝。謝丞瞬間暴怒,大聲喝道:“翁正元?誰給你的膽子敲鍾?!”敲鍾之人,正是他鬼劍宗的長老翁正元,也是曾經與他謝丞爭奪過宗主之位的人,謝丞的臉色自然難看無比。翁正元卻根本冇有理會他。繼續奮力敲鍾。咚!咚!咚!……鍾響九聲,每一聲都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