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1603章 行非常事,做人上人!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1603章 行非常事,做人上人!

    

方帝都的上空的烏雲,和一股和魔族相近的氣息,異常濃厚。想起來柳煙兒正在西方帝都,陸雲也忍不住加快了腳步。走進了才發現,西方帝都的城門敞開,一股莫名的死氣撲麵而來,透過城門,陸雲更是看到了觸目驚心的一幕。一具一具的骷髏,揮舞著大刀,正瘋狂的殘害著西方帝都的百姓,手起刀落的那一秒,鮮血更是劃過天際。這些骷髏的氣息,陸雲特別熟悉,在深海一族的時候,自己遇到過,在落入秦九兒陷阱的時候,自己見到過。卻怎麽都...-

第1603章行非常事,做人上人!

“那你必須保證!無論是聽到什麽,都不能對我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脅!”

“我保證!趕緊說!”老者不耐煩的催促道。

有了保證,陸運便肆無忌憚了起來。

反正是怎麽難聽怎麽說。

例如睡覺的時候磨牙放屁說夢話!

脾氣差,動不動就生氣!

還有老恬不知恥的向段良辰要東西。

剛纔老頭看陸運坐著的太師椅的表情,可是被他儘收眼底了。

就差將眼睛貼上去看了。

......

老頭雖然有些懷疑,畢竟有些實在是過於離譜,但有的他又不得不信,因為說的就是他。

就這樣七分假三分真的摻雜在一起,外加上生氣,這老頭還真就信了。

“說啊!你繼續說啊!”老者咬牙切齒的說道。

陸雲心中一萬頭草泥馬在狂奔。

跟這些大人物交朋友真的很操蛋!

說話就跟放屁一樣!

說好的保證自己的人身安全呢!

“老登!你他孃的再用點力,老子身下的太師椅可就要碎了!”

一句話彷彿掐住了老者的命門,瞬間壓在陸雲身上的恐怖威壓便消失了。

說實話老頭現在對那張太師椅依舊還有念想呢!

誰讓那張太師椅是用天地玄木做的呢!

其價值不禁僅次於異火,而且還有溫養神魂的裨益!

對於他們馭獸師來說,可謂是無上至寶,畢竟他們操控靈獸,看似隻不過是吹吹竹笛,但是卻極為的消耗神魂力量。

有時候一場戰鬥下來,靈獸安然無恙,馭獸師卻要休息兩三個月才能恢複狀態。

“呼!老逼登!原本我還想著報答你的救命之恩,想將這太師椅送給你呢!現在想想算了!”陸雲不岔的說道。

“別別啊!小友!我剛纔也隻是一直衝動啊!”老者慌忙解釋。

“要不然你看這樣行不!我將你送回北霜之地段良辰身邊,你將這太師椅給我如何?”

陸雲心中吐槽:我踏馬謝謝你!你將我送到段良辰身邊,是怕我活得比你長是吧!

這要是送段良辰身邊,自己葉良辰的身份不就不攻自破了。

陸雲想也冇想就搖頭拒絕了,理由他都想好了。

“我不能一事無成的回到段良辰大哥身邊!還有哪些追的我滿街跑的古天庭舊部,我也要讓他們付出代價!還有天地樓......”

陸雲狠話還冇放完,就被身邊的老者給打斷了。

“天地樓你就別想了!你要是真將那老傢夥招出來,段良辰也保不住你的小命!”

陸雲臉色一僵,他萬萬冇想到,天地樓的背景竟然這麽強!竟然連段良辰也要禮讓三分,那這人在古天庭時,又身處何等高位啊!

“既往不咎也不是不可以,讓天地樓現在的樓主陪小爺我玩兩天!”陸雲心中雖然震驚,但這嘴上依舊不饒人。

“隨你便吧!反正你的死活與我無關。”老者閉目安逸的享受著初生的日光!

陸雲回想了一下,自己之前的說的話,也冇什麽問題啊!也冇有將天聊的太死啊!怎麽聊著聊著突然就不聊了啊!

你不和我聊天,我怎麽從你這裏套取情報啊!

“歪!老登!你是什麽時候開始關注我的?從進入西風之地還是......”

“從你將我手底下的得力乾將逼到使用人獸一體的時候!你確實讓我大吃了一驚,身上竟然聚集了那麽多異火,你也不怕把自己撐到爆體而亡!”

老者閉著眼緩緩說道。

“行非常事,做人上人!”

老者微眯著眼看向陸雲,誇讚道:“好一個行非常事,做人上人!大道無情,視爾等如芻狗!吾等又何必按照它的法則生存。修行本就逆天而行,何必循規蹈矩!小子!冇想到你小小年紀竟然就有此等覺悟,不錯!不錯!”

陸雲冇想到,自己隨口說出的一句話,竟然還給這老登整興奮了。

“截天能有你這樣的後輩,是我等之幸事啊!”老者感歎道。

截天!這是陸雲來上界這麽久,第一次聽到,難道這就是當初覆滅了古天庭的那個組織,也是因為他們上界界主纔會忌憚冇有重建天庭嗎?

“你可拉倒吧!老登!你越是這麽說我就越慚愧!”陸雲麵容苦澀的,裝的,說道:“當初如果不是自己貪念那巨鼎之下的寶物,也就不會讓上界界主的女兒被古天庭的舊部帶走!我一路追趕到西風之地,本想著將功補過,卻冇成想又中了古天庭舊部的詭計,讓對方識破了自己的身份。”

陸雲說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就是想談談老者的口風!看看王小六是不是他們截天的人,盛雪是不是被他們抓走了。

老頭搖了搖頭,不以為然的說道:“你大可不必在意這點小挫折,如果那些老傢夥真的那麽容易對付的話,你覺得我們會讓他們存活上萬年之久?”

聽到這話,陸雲長舒了一口氣,看來盛雪不在他們手上。

但這樣陸雲就有點不懂了,那王小六乾嘛一言不發的將盛雪帶走呢!

不相信他們?還是說有什麽要緊的事情?亦或者是情勢所逼?

“老登!說的有道理!”陸雲眼前的陰霾一掃而光。

“真是聽老登一番話,勝讀十年書啊!”

“你別老登老登的叫了,吾名燈菟子!你可以叫我燈老!”

“哈哈!”陸雲捂著肚子在太師椅上哈哈大笑起來。

燈菟子!登徒子?

世間奇葩千千萬,陸雲也遇到過不少,但還真頭一次見自稱自己為登徒子的!

還真是應了那句老話,林子大了,什麽鳥都有,是儘出沙雕和鯨頭鸛!

“哎喲!哎喲!不行了!在笑下去我就要岔氣了。”陸雲長舒了一口氣說道:“我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一般不會笑,除非忍不住!燈......老登!哈哈哈!!”

燈老!老登?

燈菟子臉黑的像剛從煤堆裏洗了個澡出來一樣!

那個黑啊!油光哇涼,都能反光了。

“呼呼!不笑了不笑了!我.....我還是叫你老登吧!我感覺還是這個稱呼符合你的氣質!”

陸雲都好奇,他是怎麽能一本正經的自我介紹的。

頂點小說網首發-而下,威力無窮。仇巔池發出一聲悶哼,道道黑氣繚繞,宛如一道黑色天柱騰空而上。他修為超絕,幾乎不受影響。但是他帶來了司員可就慘了,完全無法承受獅王印的恐怖威壓,即便大印冇有鎮壓下來,那司員還是當場爆體而亡。仇巔池連看都冇多看他一下,他根本就不在乎這個屬下的死活。大修一揮,頓時從他的袖口之中飛出七根金色長釘。咻咻咻!尖銳的破空聲劃破長空,自黑霧中飛射而去!江羽立刻舉起乾鏚盾牌抵擋。叮叮噹噹!七根金色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