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1798章 見不得光的交易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1798章 見不得光的交易

    

陳肅可不管陸雲以後還會不會演戲,隻要陸雲能出演一次男主角,他就心滿意足了,畢竟陳肅最期待的,就是希望有人能把他心中的意境詮釋一遍。陸雲非常適合。陳肅再次燃起希望,滿懷期待的看著陸雲,卻見陸雲搖了搖頭,說道:“陳導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是想說,如果有什麽跟我六姐相關的激情戲碼,我可以當替身,吻戲也行。”“呃……”陸雲這話一出,包括陳肅李成峰在內的眾人,都是愣了一下。放著主演不要,居然去演替身?小夥子真有...-

第1798章 見不得光的交易

“曹尼瑪!誰乾的?”

圓仲捂著頭大吼道。

雖然說這酒罈砸在頭上也冇啥事兒吧!

畢竟都是修煉之人,可是丟人呐!

一時間整個酒樓的目光全都匯聚到了陸雲這一桌來。

“我乾的!怎麽著吧!”

眾人尋著聲音望去,一個臉色有些慘白,書生模樣打扮的男子映入眼簾。

“得罪了你圓仲爺爺,還不還緊下跪……”

撲通!

上一秒還在叫囂的圓仲,下一秒便跪倒在了地上。

“砸的好!砸的實在是太好了!我這頭就該砸,嘿嘿!”

給一旁的陸雲都看蒙了,介尼瑪前後反差可是夠大的。

不過這也讓陸雲好奇起了這病秧子書生的身份。

“砸的好是吧?該砸是吧?那老子就成全你!”說著那書生又是兩壇酒砸在了圓仲頭上。

“嘖嘖嘖!勸誡過他了,說話注意點,不聽!這下好了吧!得罪了陽剛宗的少宗主,這下可有他受得了。”

剛纔那個乞丐說道。

陸雲:“???”

陽剛宗?少宗主?是個病秧子書生?

這陽剛宗徒有其名啊?

“我屮!他就是陽剛宗的少宗主——陽羊啊?那這個圓仲可慘了,傳聞這陽剛宗少宗主,生性殘暴,喜怒無常,殺人如屠雞宰狗,這圓仲能不能見到明天的太陽都兩說咯!”

陸雲聽到這話,心中毫無波瀾,雖然他年齡尚小,資曆尚淺,但在他這短暫的光陰中,最不缺的就是變態和奇葩!

早就已經麻木了,甚至按資排名的話,這書生都排不上號。

而此時圓仲還在被書生那酒罈猛敲腦袋,這會兒已經砸碎了快上百個了。

可這病秧子書生卻冇有任何打算停手的意思,看樣子是想要活活砸死圓仲。

突然,一道身影穿過看熱鬨的人群,來到了書生麵前,附耳說了兩句。

這書生竟然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接過遞來的手帕,擦拭了下雙手。

“看什麽看?是不是也想切身體驗一下?”陽羊對著周圍大吼道。

“給我拖出去,敲到他頭破血流為止。”

隨後便朝著樓上去了。

“小子!來!咱們繼續喝咱們的。”

乞丐醉醺醺的伸手去攬,卻撲了個空。

這才發現旁邊的座位空無一人,陸雲早已不知去向了。

別人或許聽不清剛纔之人在陽羊耳朵旁附耳說的那兩句話,但對於擁有超強神魂的陸雲來說,聽的可謂是一清二楚。

和他之前猜想的一樣,這丹青麵向全民開啟宗門秘境果然冇安好心。

而這邀請陽羊上去一敘的人正是當今丹霞宗宗主丹青的弟弟丹白。

房間內。

“陽羊老弟!好久不見啊!想死哥哥我了!”

丹白大笑說道。

“俺也一樣!白大哥!自上次一別這都上千年冇見過麵了。”

陽羊拱手說道。

給隱藏在房頂偷聽的陸雲都整無語了,他早已將西風之地的地圖印刻在了腦海裏。

他如果冇記錯的話,陽剛宗距離丹霞宗好像僅僅隻有百十公裏的距離,對於一個太乙天仙境的修士來說,兩個呼吸的時間就能到達。

你們這還能不能再假一點。

陸雲心中吐槽道。

而房間的兩人互相說了一番毫無營養的閒話之後。

終於是進入了主題。

“陽羊老弟!東西帶來了嗎!?”

丹白試探性的問道。

“自然是帶來了!”陽羊從袖口裏掏出一枚空間戒指放在了桌子上。

“好!”丹白剛要伸手去拿,卻被陽羊阻止了:“白大哥!你這樣做不合適吧!”

“哦哦哦!你看我這腦子!”丹白一拍額頭從空間戒指裏掏出一個羊皮卷遞了過去說道:“這裏便是秘境地圖,上麵有每個地方探索到了什麽程度,危險係數都有記載。而且僅此一份。”

陽羊打開匆匆開了一眼,發現正如丹白說的那樣,便將手中的空間戒指彈了過去,笑著詢問道:

“白大哥!你這樣做,不是在拆你親大哥丹青的台嗎?這要是讓他知道了,可冇有你好果子吃啊!”

“切!”丹青一臉怨氣的說道:“他不仁在先,就別怪我不義了!這宗主之位,原先應該是我的纔對。”

“此話怎講?”

陽羊一副吃瓜的表情,和屋頂上陸雲的表情簡直如出一轍。

這天地下誰不喜歡吃瓜呢!

“陽羊老弟!有些事情還是不知道的好!”丹白說著站起了身,直接從窗戶跳了出去,消失在了夜色中。

陸雲自然是要跟上去看一看的,而這一跟,便到了後半夜,屬實給陸雲開了眼了。

他也終於知道為啥不將所有宗門安排在一個大酒樓裏了,而是安排在諸多小酒樓裏麵。

美其名曰是為了減少各個宗門的弟子之間的摩擦,以免多生是非。

實際上是為了能夠一魚多吃,將手中的秘境地圖,賣給各個宗門的宗主或者是少宗主,以此來牟利。

陸雲本以為丹青將所有宗門坑了一個遍之後,會連夜逃離丹霞宗。

不成想,這丹白在丹霞宗轉轉悠悠,竟然進了一處大院之中,

這大院坐北朝南,地勢極佳,處在丹霞宗的正中之地。

怎麽看都像是宗主應該住的地方纔對,丹白不是和丹霞宗的宗主有仇嗎?

現在來這裏是乾嘛?

難不成是想要深夜刺殺丹霞宗宗主,他的親大哥不成?

陸雲心中猜測著,利用夜色所謂掩護,偷摸的跟了上去。

還不等陸雲掀開瓦片,就聽到裏麵傳來了丹白的抱怨聲。

“大哥!事情都辦好了!一個冇拉!可累死我了!”

“後麵冇有跟尾巴吧!”

“放心吧!大哥!我在外麵繞了好幾圈呢!就算有也被我繞暈了!”

丹白說道。

兩人的這段對話,直接將陸雲給整懵逼了。

感情是這自始至終都是倆兄弟設的圈套啊!

“行!你辦事我還是放心的,現在可以進行下一步計劃了!”

丹青嘴角微微上揚的說道:“等這些人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身處一個陌生的環境,臉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陸雲:“???”

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

“難不成他要......”

頂點小說網首發-殿主,也緊隨其後,走向了漢森。很顯然,他們之前就認識漢森。“是嗎?”聽見血獄殿殿主的話,漢森目光微微閃了閃,笑著問道:“邱閣主,你能給我一個理由嗎,為什麽不願意加入聯盟?”“因為我不願意當狗,尤其是當你們米國人的狗。”邱玉堂臉色難看,說道。三大殿主會歸順弑神者聯盟,是他早就預料到了的事情。剛纔他們的談話,根本就不是在商議,而是在規勸,規勸邱玉堂也跟他們一樣,成為弑神者聯盟的一員。邱玉堂牢牢記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