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1835章 何慈虛的另一麵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1835章 何慈虛的另一麵

    

您此刻有什麽想說的呢?”就在萬般寂靜的時候,忽然一個身高腿長的龍國美女,笑容嫣然的走向了天歃王,所有人都是心頭一驚。居然,有人敢去采訪天歃王?不怕死嗎?現場的記者非常之多,他們之前采訪威爾遜的時候,興致勃勃,但是麵對著天歃王,卻是壓根不敢靠前,更不敢把話筒懟到天歃王的嘴邊。這不就是在幫老虎剔牙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不知道天歃王會如何對付這個美女記者。長的好看就能為所欲為了嗎?天歃王可不是一般人。...-

第1835章 何慈虛的另一麵

那劫匪顯然也被陸雲這一番壓力之下,有些失去理智了。

掐住何慈虛的手猛地用力,隻聽一聲脆響,何慈虛趴倒在了地上。

而劫持她的劫匪,脖子以一種完全無法理解角度,倒在了地上。

剛纔那聲脖子斷裂的脆響並不是從何慈虛身上發出的,而是從這名劫匪身上發出的!

至於何慈虛,隻不過是因為缺氧和極度驚恐昏死過去了而已。

“唉!讓你動手你不動!非得要親自來。”

陸雲收回手臂看向了這幫人的老大說道:“現在給你們兩個......”

陸雲這邊話剛說一半,隻見這些劫匪的臉上,各個麵露驚恐,彷彿是看到了厲鬼索命一般。

讓陸雲甚至不解,難不成自己現在說話這麽有威懾力了嗎?

就在他還冇搞清楚狀況時,一道熾熱的炎火從陸雲身後噴薄而出,瞬間席捲了在場所有人,將這方天地變成了火之煉獄。

陸雲:“???”

他猛的往前一踏,回頭看去,此刻何慈虛披頭散髮,耷拉著腦袋,身上的氣勢也像是換了一個人,剛纔那股炎火便是從她身上噴薄出來了。

“難不成何慈虛冇有說謊,她真的是正陽聖殿的聖女?”

陸雲看著這一幕說道。

何慈虛看著陸雲歪了下頭,似乎是在疑惑他為何能夠在這炎火之下生還,而不是像其他那些人一起被燒成灰燼。

不過當何慈虛將頭擺正時,竟帶著數道火焰殘影朝著陸雲殺了過來。

身上燃燒的恐怖炎火甚至將這方天地的空間都燒出了空間波紋。

看起來相當可怖。

陸雲不敢怠慢,全身火焰噴薄,陰陽小魚在周身竄動。

兩股火焰相撞,將空氣點燃,火苗在空中飛舞。

“去!”

陸雲甩出一小撮火焰,其中的陰陽小魚瞬間膨脹了數倍不止、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何慈虛吞了腹中。

“小魚兒!將她身上的火焰吸收殆儘就可以,不要連人也給我吞了!”

陸雲囑咐道。

陰陽小魚撲騰了兩下,似乎是在迴應著陸雲。

而趁著陰陽小魚吸收何慈虛身上火焰的時候,陸雲閒著也是閒著,便收集起了地上散落的儲物戒指。

這些都是那些匪徒,隻不過如今這些匪徒都被之前那道炎火給燒成灰燼了。

可當陸雲看到一枚儲物戒指旁邊掉落的玉牌時,整個人愣住了。

因為這玉牌他並不陌生,他曾在炎焱的儲物戒指中看到過一塊一模一樣的!

“這些人是中州城炎家的人!難怪如此訓練有素,不過真是冇想到,堂堂炎家竟然也乾這種勾當,真是讓人不齒。”

從炎焱的記憶中的得知,這炎家在所有中州城中算不上什麽頂級家族,但在33號中州城,那也是一頂一的一流家族,與趙,吳兩家在33號中州城中可謂是三分天下!

但終究是人不可貌相,還是不可鬥量!

如此大的家族中,竟然出了這麽一個敗類,看這令牌上刻著一個三字!

想來應該是炎焱的哥哥。

“大哥!咱就說有冇有可能,這些人出來是尋找炎焱的呢?隻不過想問您打探點事情,結果就被您給哢嚓了!”

二哈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陸雲一愣,心想:相較於乾劫匪,打家劫舍這個勾當來說,好像二哈說的這個更合理一點啊!

可即使心中這麽想,陸雲嘴上是萬萬不會承認的。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可是......”

“可是什麽?哪有那麽多可是!”陸雲直接堵住了二哈的嘴。

就算是又怎麽樣,反正又不是他殺的,炎家就算是算賬,也是找何慈虛啊。

而此時,陰陽小魚也將何慈虛身上火焰吸收殆儘了,將她人給吐了出來。

陸雲大致檢查了一下何慈虛的身體狀況,並冇有什麽大礙,便也就放心了!

直接從儲物戒指裏掏出一個水壺,澆在了她臉上。

“咳咳......呸!”何慈虛吐出咳嗽著將嘴中的水吐出:“你給我喝了什麽?為什麽這麽鹹啊!”

陸雲:“???”

他看了一眼水壺,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不好意!拿錯了!拿成醃製烤肉用的鹽水了!”

何慈虛:“???”

“你別吃我,我雖然長得好看了一點,皮膚光澤了一點,頭髮烏黑靚麗了一點......但是我真的不好的吃!”

陸雲:“......”

“這都什麽跟什麽啊!?我問你,你真的是正陽聖殿的聖女?”

“如假包換!”何慈虛信誓旦旦的回覆道。

陸雲瞬間感覺剛纔問那句話就純純多餘。

不過剛纔何慈虛所展現的實力,確實是有點聖女的意思,而且從她身上噴薄而出的炎火,甚至給陸雲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隻不過一時間有點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

“現在你不反對我跟著你了吧!?”何慈虛拍打著身上的灰塵從地上站了起來。

“隻要你不怕厄運纏身,我是無所謂!”

陸雲好像想起了什麽,再次說道:“還有!別一路嘰嘰喳喳個不停!”

......

北寒之地!

北帝看著手中的紙張,整個人都在顫抖,這上麵繪聲繪色的描述了他是如何的不舉,紙張下麵還有親切的寫著:天地樓撰。

“南桐!你難道不想說點什麽嘛?”

台下的南桐,依舊是一副gay裏gay氣的打扮。

“嗯......怎麽說呢!文筆自然流暢,思路清晰,是一份相當不錯的文章。”

這話無疑是在將北帝的底線摁在地上摩擦。

“南桐!你是不是皮癢了?”

“來嗎?幫奴家鬆鬆筋骨!”南桐說著便開始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

北帝現在掐死南桐的心都有了。

“哈哈!不逗你了!事情我已經再派人去調查了!這邊我也會儘可能降低影響!”

南桐笑著說道:“但是治標不治本,這樣恐怕也隻能表麵堵住大眾的嘴而已,私底下還是會戳你北帝的脊梁骨的!”

“難你說怎麽辦?”

北帝壓製住爆發的怒火說道。

“有一個一勞永逸的辦法,不知道你感不感興趣!”南桐露出一抹壞笑說道。

頂點小說網首發-的精靈。他又點燃了右手的陽冥火,並在此將兩朵冥火融合在一起。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他周圍的景象竟漸漸變成了環境中的黑白二色的世界。白色溝邊,黑色填充,這令陸雲感覺自己彷彿又置身於環境之中。“多謝了,雪族人的大英雄——嘎貢隆!”陸雲的嘴角邊揚起一絲微笑。他知道,這一切並非空穴來風。冰柱密林中那段奇遇,一定是雪族人的大英雄送給他的禮物。果然,陸雲在前麵不遠的地方,看到了一個圓形的入口。他快步走到入口,毫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