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1838章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1838章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來,他肯定會讓吳傑將陸雲給亂棍打出去。是陸雲的針法,讓他阻止了吳傑,並且將吳傑喝退了出去。可要是說陸雲把一套針法拆解成兩套,效果還能更好,唐老心裏還是不太願意相信的。不過也就是半個小時時間而已。就像陸雲說的那樣,是不是吹噓,驗證一下就知道了。唐老耐心等待著。十五分鍾很快過去。陸雲將陰陽針拔了下來,然後在接下來的一半穴位中,紮上了五行鍼。又過十五分鍾。兩條手臂上的毫針同時卸下。此時唐老左邊手臂是被陰...-

第1838章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這道聲音瞬間引起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隻見一個身穿化為錦衣長服的男子出現在城門口。

第一眼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從畫中走出來的儒雅公子!

腰間掛著的玉牌上刻著一個一字,無聲的向眾人說明瞭他的身份:33號炎家大公子炎鴻才。

又是引起了一波議論聲!

“炎家為什麽會來,而且來人還是炎家大公子!”

“難不成這炎家是看上這小子,想要將其招攬如家族。”

“我看有可能,畢竟這小子的天賦在哪兒擺著呢!”

......

“炎家大公子!你這是什麽意思?你這是要來插手我們趙家的事情嗎?”張護院臉色陰沉的說道。

炎鴻才連忙擺手說道:“在下並冇有那個意思!隻不過是收到了家弟的求救信號,我來看看而已!”

“炎鴻才!編瞎話之前能不能先過過腦子!這裏哪有你弟弟,告訴你,現在你立刻離開,我當什麽事情冇有發生過,你要是不走,那便是和我趙家作對!”

被人攙扶起來的趙家三小姐,那個長相巫婆的女人吼道。

“趙家三小姐!去哪兒應該是我的自由吧!你們趙家是不是管的有點太寬了!”

炎鴻才麵帶微笑放著狠話,那樣子妥妥的一個笑麵虎模樣。

陸雲心說:這個炎鴻纔不簡單!

可臉上卻麵帶微笑的看向了炎家的這位大公子,說道:“那信號是我發的!”

“你?你是怎麽知道我炎家的求救信號的?”

炎鴻纔好奇的看向陸雲。

接下來將是陸雲一個人的表演時間了。

“在下徐缺!本是這荒蕪草原上的默默無聞的一位修士,有幸得到外出尋找弟弟的炎家三公子的賞識,與其結伴而行!可誰料這半路竟然殺出一幫不長眼的劫匪,二話不說便朝我們發起了攻擊。

我們在拚死突圍之際,三公子曾經識破了其中一人的身份,正是他們趙家的人!雖然我們最後突出重圍,但對方顯然是有備而來,不僅人數是我們的三倍,而且他們所使用的武器上更是塗滿了劇毒,此毒聽三公子說叫三步斷腸,是趙家出了名的殺人毒藥。

三公子身負重傷,故托付於我,前來請求援助。我一路東躲西藏,生怕被趙家人發現,以免辜負三公子的委托,可眼看著就要進城,卻終究百密一疏,被這趙家的三小姐給逮住了。以插隊為由,將我拖在了這裏,並請求家族支援,勢必要讓我成為一個永遠無法開口的死人。

於是我也隻能碰碰運氣,在這裏釋放了炎家的信號,隻求期望這附近有炎家子弟,能夠前來。”

陸雲說的繪聲繪色,那聲音急劇傳染力,簡單的幾個肢體動作,便將人帶入到了他所想象的場景之中。

讓眾人無一不義憤填膺,對趙家的所作所為,咬牙切齒。

更是對陸雲的自謙感到後生可畏,都能以天仙境修為硬夯金仙境了,還能以默默無聞的小修士自居,可見其品性。

“放屁!你純屬放屁!汙衊!這是對我趙家赤果果的汙衊!”

趙家三小姐怒吼著。雙眼幾乎快要噴出火來了。

陸雲冷哼一聲,這就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他這盆臟水,趙家是挨定了。

陸雲剛纔的話術可謂算的上天衣無縫。

首先剛纔說的炎家三公子,本就是個喜歡結交江湖義士的存在,和陸雲結交絕對合理。畢竟陸雲的戰力有目共睹。

在這其二,33號中州城誰都知道,趙家是個製毒藥世家,與身為煉丹世家的炎家本就是矛盾不斷,一個治病救人,一個浮屍百裏,所以趙家對炎家下黑手也完全說的通。

其三,這三步斷腸是趙家的看家毒藥,甚至33號中州城的人都很少知道,更何況陸雲一個城外之人,如果不是有人告訴他,根本就可能知道。

這三點下來,陸雲的話可謂是站穩了腳跟,屬於無懈可擊的哪一種。

炎鴻纔在腦海中反覆思索著陸雲說的話,試圖從中找出不對的地方,可事實卻是陸雲說的是真的!

隻有按照陸雲說的,這一切才能解釋的通。

“趙家!好一個趙家!真覺得我炎家好欺負不成嗎?”炎鴻才陰沉著臉說道。

“炎家大公子!這......這其中一定有什麽誤會!”張護院手忙腳亂的解釋道。

在這些貧民麵前,他尚且能夠裝裝逼,但是麵對三大家族的人,他充其量也就是個看家護院的門客。

真要是讓他對三大家族的公子哥動手,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啊!

“誤會?你說說這哪裏有誤會?幸虧今天我是來了,要不然這件事恐怕就真的被你們給掩蓋過去了!”

炎鴻纔回懟道:“而且你一個奴才,有什麽資格和我說話!”

洶湧的威勢從炎鴻才身上噴薄而出,落在了張護院身上。

張護院雖然在奮力抵抗了,可他的腰卻在肉眼可見下彎。

“這纔是金仙境該有的威勢!”

陸雲嘀咕道。

在這股威勢麵前,那張護院就是個純純的笑話!

“炎鴻才!這其中肯定有誤會。你別聽信了這小子的讒言!”

趙家三小姐說道。

“讒言?事到如今,真相都已經擺在眼前了,你們還要狡辯到什麽時候?”

趙家三小姐心裏苦啊!

承認什麽?狡辯什麽?

根本就不是他們趙家乾的!

這完全就是誹謗啊!

而且不應該俺們趙家和這雜種的事情嗎?

怎麽現在成了趙家和炎家的事情了?

“炎家小子!這其中一定有誤會!待我回去查明,一定給你們炎家一個交代如何?”

一道聲音從炎鴻才身後出來,說話之人是一箇中年男子,模樣竟然與那趙家三小姐有幾分相像之處。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趙家家主。

“而且當務之急,是將你荒蕪草原上重傷垂危的三弟先救回來。畢竟現在荒蕪草原上發生獸潮,多待在哪裏一秒就多一份危險!”

“趙伯父!言之有理!如果查明真相,還請將幕後真凶交給我們炎家來處理!”

炎鴻才一秒變臉說道。

“那是自然!”

趙家主一口答應,隨後將目光看向了陸雲。

陸雲當即打了個寒顫,彷彿是被一頭餓了三天的野獸給盯上了。

頂點小說網首發-的人,都不是什麽好人,在他們眼中,隻認源石,如果咱們輸了,別說是你,就連我,恐怕也會冇命。”陸雲緩緩點頭。“還有,你身懷冥火,這事非同小可,在你鑒定青石的時候,千萬不能讓那些人發現冥火的存在,知道麽?”“這……好吧,我儘力。”“你也不用太過擔心,我會幫你的,畢竟,咱們倆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二人加快了腳步,進入那片建築群中。這裏倒是很熱鬨,街道上滿是人,隻是他們看陸雲的眼神十分怪異。皮羅大人倒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