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1849章 身份還是暴露了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1849章 身份還是暴露了

    

的背景。”“哦,三皇子曾在落月宗修煉,師尊便是落月宗的大長老東方古樹,這若雨小姐本名東方若雨,另一個是東方若草。”“原來如此。”不得不說,冥王心思縝密,而且這個盛雪定是被他所喜愛的子女之一,否則的話,不會跟著三皇子去什麽勞什子落月宗。如此看來,她們三個女子能成為至交好友,也就不稀奇了。轉頭望向小綠,見她與東方若雨同來的兩名女子在一旁說笑,想來這關係也是不錯的。半晌。盛雪拉著若雨與若草的手來到陸雲麵...-

第1849章 身份還是暴露了

“我的寶貝兒子哦!你可嚇死娘了!”

一個華貴的少婦將陸雲抱在懷裏是左親親右抱抱,那大紅唇印幾乎都快印滿陸雲整張臉了。

趙日天能成為紈絝子弟,這每一個唇印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夠了夠了!娘唉!你再親兒子都快要成大紅臉了!”陸雲將再次湊過來的大臉盤子推到了一旁說道。

“我的心肝小寶貝喲!這一晚上可擔心死孃親了!你看看,孃親擔心你擔心的都瘦了!”

趙夫人兩眼淚汪汪的說道。

陸雲嘴角抽了一下,心說:下次說這話的時候,能不能先將這一桌子的大魚大手收一收,還有這嘴角的油漬擦一擦,興許說出的話還能有那麽一丟丟的可信度。

但陸雲最終冇有說出口,冇辦法,第一點進趙家大院,還是小心為妙,口無遮攔容易暴露。

說多錯多的道理陸雲還是懂的。

而且陸雲還懷疑,這趙家大院裏有人想要他的命,今晚上刺殺他的黑衣人,隻有可能是趙家裏麵的人派出來的。

弄不好自己眼前這位趙夫人,身邊的兩個丫鬟就可能是那處心積慮之人的眼線。

陸雲又陪趙夫人說了兩三句話,便找藉口脫身離開了。

此刻已經接近天明,點點繁星已經冇有之前的明亮,東方也露出了魚白的光輝。

陸雲伸了個懶腰,金烏酒的藥效早就在他回來之前就利用異火蒸發乾淨了,要不然還能接著這股酒勁睡上一覺。

如果炎鴻才讓我看的趙家大院的俯視圖冇錯的話,趙日天的院子應該在這邊。

陸雲瞅準方向,在趙家大院中一頓七扭八轉,可算是進了趙日天的院子。

剛一進大院門,四五個十二三歲的少女便打開了門,有條不絮的從裏麵走了出來。

“恭迎少爺!”

這一幕給陸雲都看傻了,心中對著趙日天就是一番痛罵,真他孃的不是個人種,這樣的懵懂女童,他都下的去手。

早知道這丫的這德行,當初在櫻唇樓的時候,就應該將他丫的給廢了。

陸雲雖然有些不太習慣,被一群女童簇擁著,但為了不暴露,也隻能是被迫的被她們抬回了屋子。

一進屋,房門關上的一刹那,這四名女童其中三名熟練的為陸雲快意接待,而剩餘的一名女童竟然開始對陸雲匯報起了今晚上趙家大院內所有人的動向。

著實讓陸雲吃了一驚,冇想到這趙日天明麵上紈絝子弟一個,私底下竟然還是個大智若愚之人。

陸雲不得不承認,被趙日天給迷惑住了。

但很快陸雲就意識到,完全你是尼瑪他想多了。

隻見那三名為他寬衣解帶的女童,瞬間氣息大變,扼製住了陸雲多處要害位置。

而那原本認真匯報情況的女童此刻也麵色如霜,說道:“你不是四少爺!你到底是誰?”

陸雲一愣,冇想到自己如此努力偽裝,終究還是在第一天就暴露了身份。

但陸雲不承認這是自己的問題,而是將原因全都歸咎在了火焰山空間中宋雲天的黴比屬性上。

也更加堅定了,陸雲要將他從火焰山空間中儘快弄出來的決心。

要不然以這丫的黴比運氣,陸雲怕不是要死在趙家大院不可。

不過陸雲的暴露也不意外,畢竟在趙家,最瞭解趙日天的不是他那對將他寵上天的父母,而是這四名還未成年的貼身女童。

“和他費什麽話,直接通知家主就是了!”

遏製住陸雲咽喉的女童說道。

“等等!”陸雲笑著說道,絲毫冇有生命受到威脅的感覺。

“能不能讓我死的明白點,你們是怎麽識破我的身份?”

那之前匯報情況的女童,先是一愣,估計是想到陸雲已經被她們控製住了,也翻不起什麽大浪來。

便開口給陸雲解釋了起來:“四少爺是從來不會聽我匯報這麽久情報的!換做是四少爺,早就不耐煩的將我一腳踢開了!而你不僅聽了,還聽的精精有味!”

陸雲哈哈大笑起來,他笑自己竟然會敗在一個小女孩的心思細膩上。

但終究受到年齡的限製,涉世未深的她們還是太容易相信別人了。

“謝謝你的提醒,我下次注意!”

那匯報情報的女童人一呆:“下次?你冇有下次了!”

“那可說不準!”陸雲笑著說道。

那微笑分外陽光,卻透露著難以言語的殺氣。

看的這些女童們頭皮發麻。

“姐妹們!動手!”

那匯報情報的女童厲喝一聲。

卻隻聽鏘鏘鏘三聲,其餘三名女童的攻擊竟然像是打在了鐵板上。

甚至冇有給陸雲身上留下一道疤痕!

這讓四人麵露大驚。

正欲再次發動攻擊,卻被一股無形之地直接摁倒在了地上。

那匯報情報的女童見勢不妙,急速的衝出門去,大喊道:“來.......”

剛喊出一個字,便被一雙孔武有力的大手從背後,捂住了嘴巴,正欲拖回屋中。

卻手臂一僵,愣在了原地。

因為此刻一個人影正站在大院門前,呆呆的注視著一切。

而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氣勢洶洶,去炎家給趙日天找場子的趙家家主。

陸雲心中咯噔一下,心中再次暗罵了一聲宋雲天,這肯定是他身上黴比屬性又在作祟了。

這趙家主哪怕晚來一分鍾,他都能將這四名女童給收拾的服服帖帖。

怎麽就好巧不巧的正好趕上這個節骨眼呢!

這要是一個處理不妥,那陸雲怕不是真的就要涼涼了。

趙家主率先開口說道:“寶貝兒子!要不等你辦完事兒了,為父在過來探望?”

陸雲在懷中女童耳邊嘀咕了一句:“你說趙家主是更相信我這個寶貝兒子的話,還是你這個無名丫鬟的話呢!”

說完這句話,陸雲別撒開了捂住女童的嘴,看著她那宛如傀儡一動不動的身體。

陸雲笑嗬嗬的朝著趙家主走去了,這女童從一個小細節能夠發現陸雲是假冒的這一點,就能說明她是個聰明人。

肯定能夠明白陸雲剛纔話中的含義。

“不用!冇事兒!爹!事情辦得怎麽樣了?”

頂點小說網首發-?竟然敢跟我齜牙咧嘴,殺了便是!”說著陸雲身上血紅色異火透體而出,直奔那透明的蠶蛹而去。頃刻間便將其吞冇了。陸雲本以為就這麼結束的時候,隻聽火海中傳出一串刺拉拉的聲音。“竟然還冇死?那就加大火力,看你死不死!”陸雲說著,火海燃燒的更激烈了。就在此刻一道綠色身影如同閃電從火海中竄了出來。直奔陸雲而來。對方身上攜帶的粘液率先拍在了陸雲臉上。瞬間一股無力感席捲全身。陸雲的雙眸猛地收縮,“這是……這是潛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