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1959章 你還惦記我那點家底啊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1959章 你還惦記我那點家底啊

    

發陰沉,殺意澎湃不止,喝道:“就這些,有冇有漏掉的?”高峰今天接觸過的人不多,而他剛纔說的那些人,一個也不像是天歃王。高峰雙腿跪在地上,腦袋砰砰砰的撞個不停,驚恐萬狀說道:“師傅,我剛纔說的那些,就是我今天見過的所有人,冇有一個疏漏,千真萬確啊師傅!”他又何嚐不想找到,究竟哪個是天歃王。可是。真的隻有那麽幾個人啊!高峰腦袋在地上磕個不停,終於,就好像是撞開竅了一般,高峰的聲音陡然提高了幾個分貝,說...-

第1959章 你還惦記我那點家底啊

這三人,陸雲談不上熟,但有過一麵之緣。

正是劉家的護院們。

“好漢饒命!小的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這是您的寶箱,小的這就滾!”

三名劉家護院說著扭頭變想離開。

被陸雲嗬斥住了:“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當我是空氣嗎?”

這三名劉家護院當即,雙腳就像是被塗了502一樣,一動不敢動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陸雲的戰力他們可是親眼目睹過的,真要會殺他們三個話,一招足以!

噗通!

三名劉家護院相互交換了一下眼色,竟齊齊跪倒在了地上,哀求道:“好漢!您就當我們三是個屁,將我們放了吧!”

“放過你們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們必須告訴我,你們尋找寶箱乾什麼?還有你們那個少爺,是不是有牛癲癇啊!莫名其妙的就跑冇影了!”

陸雲一屁股坐在寶箱上,翹著二郎腿說道。

“是我們家少爺,好像從您這裡得到了突破飛行禁製的方法,是必須要用未打開的寶箱纔有用!所以這才拍我們出來尋找的!”

其中一名劉家護院顫抖的說道。

聽到這話,陸雲和天火神君竟然同時大笑了起來。

一時間竟然找不出一個合適的詞語來形容這個劉家少爺,真是傻得可愛啊!

剛請當初逃跑就是因為這個啊!

看到陸雲笑的前仰後合,這三名劉家護院不自覺的嚥了口唾沫,心中儘是忐忑。

“回去告訴你們那可愛的少爺,讓他彆費儘心思搞這些冇有用的了!無視飛行禁製和寶箱上不上鎖冇啥關係,甚至跟寶箱都冇有任何關係!”

陸雲擺著手說道。

這三名護院像是大夢初醒一般,嘴上說著:“是是是!”

連滾帶爬的逃進了灌木叢之中,消失了!

而陸雲有獨自大笑了起來,不得不說,中州城不養閒人,竟出一些奇葩。

時間一晃而逝!

很快那尖銳的聲音的主人便再次來到陸雲的身邊,而這次陸雲纔看清楚傢夥的麵貌。

相較於被他暴打的這傢夥的兒子,這被天火神君稱作小綠的傢夥,體型上不禁要比它兒子大上兩倍不止,其外形更是隻能用猙獰來形容。

滿嘴泛綠的獠牙錯從複雜的在遍佈了整個口腔,一身墨綠色鱗甲上佈滿了倒刺,看上去就讓陸雲頭皮發麻。

“人族!本尊的主人呢?”

還不等陸雲開口,天火神君便從陸雲精神識海中竄了出來。

“都準備好了?小綠!”

“是的!主人!”

這小綠恭敬的說道,竟然還搖起了尾巴。

給陸雲給看傻了,你說就說,你嗲就嗲,你搖什麼尾巴啊!你又不是狗!

“真棒!”

天火神君跟哄小孩似的誇讚這小綠。

“你的那些族人也都遷移走了?”

“我都讓它們去中心島上的避險去了!”

小綠恭敬的說道。

“行!看來是萬事俱備,隻欠我這東風了啊!”

天火神君大笑著說道:“帶我去你們填補好的地區!”

“是!主人!”

在小綠的帶領下,陸雲和天火神君不停的朝著沼澤深處走去。

不多時,便看到前方沼澤上竟然出了一片空地,僅是半徑就得有兩公裡。

這就是天火神君計劃的第一步,選址。

當初天火神君竟然讓他想辦法說服饕餮鱷給他在沼澤深處建立一個這麼大的空地。

這也是陸雲當初為什麼發這麼大火的原因,介尼瑪根本就不現實。

但後來發生的事情誰又能想到,這件事不禁發生了,而且還是饕餮鱷主動要求的!

夢幻的有些不現實!隻是這丫的天火神君曾經收服的靈獸是如今饕餮鱷魚一族的族長。

“小子!彆愣著啊!咱們事先可是說好的,你這是要反水不成?”

天火神君的將跑神的陸雲成功拉了回來。

“什麼?事先說好的什麼?”

陸雲有些懵逼的看著天火神君。

天火神君朝著陸雲擠眉弄眼,拐彎抹角的說道:“你當初在岸邊的時候,不是拍胸脯說這法陣建材的事情,你包了嗎?忘記了?”

陸雲:“???”

“尼瑪……不是你有這麼大一個搖錢樹,你還惦記我那點家底的是嗎?”

陸雲說著沼澤底下。

“本神君好歹也是它的主人,雖然這事情已經是上億年前的事情了,本神君……本神君拉不下這個臉啊!”

天火神君老臉一紅的說道。

“你塔喵和我就拉的下臉是吧?我欠你的?”

陸雲冇好氣地說道。

“小子!你這話說的就見外了,咱倆誰給誰啊!作為我的準接班人,我的以後還不都是你的嗎?”

天火神君眯著眼說道。

“我去你呀的吧!誰要當你的準接班人了!我說你這老登,臉皮咋就那麼厚呢!”

如果不是小綠在旁邊看著,陸雲怕不是就動手了,錘天火神君一頓了。

看看是這老登的臉皮厚,還是他的鐵拳足夠硬。

“小子!算本神君求你了行不!再說了,我雖然張不開口,但不代表你張不開口啊!等這沼澤之中的病菌清除以後,你再伸手給小綠要不就行了!”

天火神君抓著陸雲的手臂哀求道。

氣的陸雲拳頭握的嘎吱作響,這老登就仗著小綠在身邊,陸雲不敢那他怎麼樣,真是肆無忌憚啊!

“行!老登!這次算你牛逼!”陸雲從火焰山空間中拿出那一袋子的儲物戒指,咬牙切齒的說道:“事後我要是要不會等價的寶貝,你就給我等著吧!”

“冇問題!冇問題!”

天火神君掂量著手中的儲物戒指答應道。

隨後又吩咐小綠說道:“你也趕緊離開這片沼澤上岸去吧!等本神君施法將這沼澤之中的病菌殺死了在回來!”

“好的!主人!”

那小綠說著便掀起一陣波瀾離開了。

這沼澤深處的空地上,又隻剩下了天火神君和陸雲。

“小子!好好看著,我天火神君雖然以火焰法則聞名,但是我的佈陣手段在上古時期的上界也是數一數二的!如果你能看的懂,對你以後的修行也是受益匪淺的存在。”

天火神君開始雙手結印。

陸雲還想反懟兩句,可到嘴邊的話卻被兩道勁風給頂了回去。

隻見站在空氣中央的天火神君,身上散發出一種磅礴之氣,完全冇有了平時吊兒郎當的模樣。

-昧的說道:“那個……陸兄弟,我有一套養生秘訣,要不要……”“滾!”陸雲哪能看不出這個糟老頭子在想什麽,頓時冇好氣的罵了他一句。本來就隻是想要戲弄呂輕娥一番而已,並無其它想法,要是真像穀青山想的那麽齷齪,豈不是亂了套了?不管呂輕娥如何勢利,她終歸是王冰凝的生母,陸雲可不會做出這等禽獸之舉。……陸雲冇有直接跟隨呂輕娥而去。剛纔在待客大殿的時候,陸雲已經把自己的一絲神魂氣息,留在了呂輕娥的身上,隨時都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