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1986章 必須做出改變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1986章 必須做出改變

    

幫她治療。楊小曼十分愧疚的說道:“對……對不起陸神醫,要不然,你打回我吧?”“預料之中。”陸雲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根本不會去計較這種小事,隻是在心裏嘀咕了一聲,看來還是對自己的長相太過自信了。他還以為楊小曼會在快要扇中自己的時候,不忍心對這張帥氣的麵孔下手,會及時反應並且收回來呢!盲目自信真可怕,白白捱了一巴掌。“厲害,陸雲兄弟真是太厲害了,每次治療的方法,都是那麽獨特卻又大有奇效,實在是讓我佩服不...-

第1986章 必須做出改變

“剛纔乾的不錯!”

陸雲誇獎道。

“哎!陸兄,你這是哪裡話,還是你指揮的好……”

黑魂飄飄然的話說了一半,猛的發現陸雲這話不是說給他聽的。

“我隻是做了做分內的事情而已。”

巧雨晨接過陸雲遞過來的絲綢,擦拭著剛纔濺到臉上的血跡。

剛纔雖然被那死亡年輪一樣的灰色屏障追著,但真正隻顧著逃跑的就黑魂一人。

巧雨晨和陸雲一直在尋找那些因為突如其來的變故慌慌張張,而又落單的修仙者。

這種宛如驚弓之鳥的修仙者,根本不費吹灰之力便被陸雲用神魂秘法擊暈過去了。

隨後巧雨晨跟上,利索補刀。

而後灰色屏障緊隨其後,毀屍滅跡。

一套行雲流水的產業鏈。

讓陸雲賺了個盆滿缽滿。

巧雨晨的積分也暴漲到了123分。

足足比之前多了一倍還由餘。

“臥槽!牛啊!陸兄。”

本著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彆人的原則,黑魂試圖混入到二人的談話之中。

但幻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

陸雲和巧雨晨冇有一個搭理他的。

這就讓黑魂有些尷尬了。

正在黑魂發愁怎麼加入兩人對話的時候,陸雲突然看向了黑魂,“魂兄!要不你還是換一身裝扮吧?”

“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剛纔的事情在接下來還會經常性的發生。”

黑魂點了點頭,知道陸雲說的話有道理。

可是如果摘掉兜帽的話,無疑是將他的遮羞布拿了下來。

讓他那被火焰嚴重燒傷的麵部暴露在陽光下,這對於黑魂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如果不想就算了!”

陸雲似乎是看出了黑魂的難處,“就當我剛纔的話冇說。”

“陸兄,你說的有道理,為了之後的路,我必須做出改變了。”

黑魂撥出一口氣,語氣堅定。

隻見其從儲物戒指中掏出一紅染料毛筆,在黑色上衣上,龍飛鳳舞的寫了四個字:我是黑魂。

給陸雲和巧雨晨都看愣住了。

這是乾嘛?

此地無銀三百兩?

陸雲心中更是直犯嘀咕:難不成是我剛纔話冇說明白?還是說高估黑魂的腦容量了?

看著陸雲倆人的眼神,黑魂那是相當得意,“這你們就不懂了吧?”

“這叫做我高仿我自己!我自己給自己潑臟水。”

陸雲:“……”

“魂兄!你不會以為彆人辨彆出來你,是因為你一身黑帶個兜帽的打扮吧?”

“難道不是嗎?”

陸雲手指了一下黑魂背後扛著的刀,無語的說道:“是因為你這把刀啊!

“為了掩蓋身份,一身黑還戴個兜帽的人海了去了。”

“我剛纔話裡的意思,就是想讓你將刀收進儲物戒指裡而已,等戰鬥的時候再拿出來。”

黑魂:“……”

“啊這!”

“你不早說,陸兄!”

黑魂回想了一下剛纔自己的蜜汁操作,現在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尤其是巧雨晨,看黑魂的眼神都變了。

以前眼神之中全都是對於強者的敬畏和崇拜,現在完全就像是在看傻子……

黑魂剛想找個草叢或者大樹遮擋著換個上衣,畢竟穿著個這玩意,簡直就是個惹眼包。

可卻被陸雲一臉壞笑的製止了,“魂兄!彆換呐!穿著吧!可能還真的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看著陸雲的表情,黑魂心裡一哆嗦。

這麼多天的相處,黑魂可太瞭解身邊的這傢夥了。

陸雲一笑,生死難料!

終究黑魂拗不過陸雲,冇有將那件上衣換下來,僅是將斬魂刀收進了儲物戒指裡。

三人略微做了下調整,便再次上路了。

剛纔灰色屏障再次收縮,讓修仙者們的活動空間進一步壓縮了。

居陸雲估計,現在這叢林的占比不到整箇中心島的五分之一。

而危險也比之前增強了數倍不止。

要知道如今這巴掌大的地方,彙聚的可是整個上界最頂尖的修仙者。

甚至有很多已經歸隱多年的老怪物也被吸引了出來。

而陸雲三人的下一步打算是,先前往中心的大榕樹看看,能用積分兌換什麼。

如果冇有三人需要的話,那完全冇有必要再冒險收集積分了。

亦或者,這一百多積分完全已經足夠買在三人需要的寶貝,收集過多的積分也隻能做到錦上添花罷了,也是冇有什麼必要。

還有就是看看,能否碰上炎鴻纔等人,畢竟現在範圍已經縮的足夠小了。

機率很大。

在醉俠榜還冇更新的時候,陸雲還曾擔心過,炎鴻纔等人會不會被其他修仙者乾掉。

畢竟經曆了這麼多,陸雲發現,這些中州城的家族子弟以及身邊的護衛,比起這些醉俠榜上的人以及他們所屬的小勢力,實力上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

可醉俠榜更新之後,陸雲才發現,完全是他想多了。

炎鴻纔不僅活的好好的,還被玄衣酒館的館主百曉生給予了高度評價。

這也讓陸雲對炎鴻才這個女人愈發的好奇了。

她身上的秘密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多到這一切就好像是她謀劃的一樣。

無論是在鏡像世界,還是在如今的小世界,炎鴻纔好像什麼都知道。

假如將此行比作一個遊戲,那王天等人屬於第一次玩,而炎鴻纔則是已經通過了無數次的速通玩家。

前方有什麼,即將發生什麼,會產生什麼影響,她一清二楚。

陸雲愈發迫切的想要找到她,問個清楚了。

更甚者,陸雲有個大膽的想法,炎鴻纔有冇有可能是徐天成的轉世者呢?

“陸兄!陸兄!!”

黑魂搖晃著陸雲,叫喊著。

陸雲聚了一下神,“怎麼了?”

黑魂冇有說話,僅是一個眼神,陸雲便明白了黑魂心中所想。

這是兩人這麼多天相處之下形成的默契。

看著前方鬱鬱蔥蔥的叢林,與之前碰到過的一般無二。

看上去是那樣的正常。

可陸雲卻在擺著手,示意黑魂和巧雨晨退後,眼眸中陰陽魚異火在熊熊燃燒。

隨著一聲響指落下。

滔天火焰朝著叢林之中噴塗湧出。

奇怪的是,明明異火還冇有落地,這叢林竟然開始快速的變化起來。

片刻的功夫,原本茂盛的植被,變得殘破不堪,甚至很多上麵還沾染上了鮮血,殘肢肉末遍地都是。

-想些什麽。半晌。陸雲鄭重的說道:“他這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別人,要不是因為貪心,又怎會落得如今的下場,你要想開些,如今最大的難題,就是如何將你送回到你父親身旁。”盛雪抽泣著,小聲說道:“妖皇大人,如今我身份特殊,我不想牽連任何人,不管我是被誰抓了去,也不管我是死是活,都與你們無關。”“話不是這麽說……”“妖皇大人,您的好意我心領了。”盛雪冷漠的說道:“可是如今,我在這個世上唯一的牽掛也冇有了,生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