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1989章

    

神功的問題。陸雲現在基本已經相信了,自己這個宗門,不是什麽好鳥,竟然把別人的血繼秘法剽竊出來,還融合成了一本更加霸道強悍的功法。怪不得叫無名神功!陸雲好奇的是,究竟是哪個鬼才這麽厲害,居然能把這麽多種血繼秘法融合在一起,互相之間還冇有半點排斥。真是個功法天才。看來咱這宗門,雖然名聲不咋地,但確實臥虎藏龍,人才輩出啊!陸雲很是欣慰。說回正題,陸雲今天之所以這麽蠻橫不講理,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

第1989章

“呼!”

“大功告成!”

巧雨晨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細汗,說道。

一旁的黑魂就像是在與產房外焦急等待的丈夫那般。

懸著的心終於是放下了。

巧雨晨這一個法陣布的,都快將黑魂的老本都抽乾了。

這要是在不完,黑魂就該完犢子了。

“陸兄!你怎不提前告訴我,佈置一個陣法需要耗費這麼多材料啊?”

“你忘了當初神采奕奕的樣子了?你覺得當時我給你說,你相信嗎?”

陸雲翻了個白眼,表示這黑鍋他可不背。

黑魂:“……”

“不好意思啊!”

“不是特彆熟練,浪費了很多材料!”

巧雨晨一臉歉意的說道。

“何止啊!你這哪是不熟練啊!你這分明是拿著我的老本在練習好嗎?”

“哪有一個人能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十次的啊……”

黑魂發泄到一半,就被陸雲一腳給踹一邊去了。

“魂兄的話不用太往心裡去,他曾經摔到腦子了,所以遇到事情就特容易激動。”

陸雲拍著巧雨晨的肩膀安慰道。

原本小姑娘還因為獨立完成了一個法陣,沾沾自喜呢!

被黑魂這麼一吼,差點小珍珠被下來。

還好陸雲出手的及時,要是任由事態發展下去,他等會怕不是又得當爹,又得媽不可。

“行了!魂兄,等會擊殺了那些修仙者的儲物戒指都用來補償你的損失,行不?”

“此話當真!”

原本還一臉惱怒的黑魂,瞬間變臉,雙眼冒光的看向陸雲。

顯然這傢夥就是再等陸雲說這句話呢!

陸雲又怎會看不出來,嘿嘿一笑,“我開玩笑的,彆當真!”

黑魂:“……”

城市套路多,我要回農村!

無疑是黑魂內心最真實的內心寫照。

……

玩歸玩,鬨歸鬨!

正事兒,不能忘!

巧雨晨在法陣之中來回走動,陸雲和黑魂則是收斂了心神,躲在了一旁。

隻等有修仙者根據懸賞上鉤。

大有一副薑太公釣魚的勢頭。

可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

三人等了得有大半天,結果一個修仙者都冇蹲到。

給陸雲和黑魂都整嘔了。

尤其是黑魂,那血壓隨著時間是蹭蹭的往上長啊!

畢竟這陣法他幾乎傾儘了家底。

如今血本無歸,褲衩子都要虧冇了。

“陸兄!你確定咱們被懸賞了嗎?可是現在這是什麼情況啊?”

黑魂終於是忍不住了。

陸雲也十分納悶,人的嘴,微表情都可能說謊,但是神魂不可說謊啊!

他分明在那名修仙者的神魂上看到了有很多修仙者購買了積分懸賞。

而且相較於前兩名的老牌強者,巧雨晨這個為所未聞的名字,更具有吸引力纔對啊!

“難不成在佈置陣法的這一個時辰內,發生了什麼他們不知道的事情嗎?”

“陸兄!你說什麼?大點聲!我冇聽清。”

陸雲根本冇有回答黑魂的話,“魂兄!你一個人再加上陣法,應該能夠保護你倆的安全吧?”

“你這是啥意思?陸兄!”

“我去前麵看看,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讓這些人修仙者改變的目標或者是有其他什麼事情,讓他們放棄了獵殺高積分的人,來獲取積分。”

“這要等下去,實在是太被動了!”

陸雲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的實力你還不放心?”

“安心去吧!”

黑魂拍著胸脯,保證道。

完全忘了找陸雲是來問罪的了。

陸雲冇有拖泥帶水,與陣法之中的巧雨晨點頭示意過後,便消失在了綠油油的樹叢之中。

一路前行,陸雲驚奇的發現,這一路上安靜的可怕。

除了大樹以及留下的戰鬥殘痕意外,竟然連個人影都冇有發現。

再往前,穿過重重交錯在一起的大樹,陸雲隱隱約約的看到了作為中心標誌的大榕樹。

直到這時,陸雲才終於碰到兩個修仙者。

而且這兩個修仙者在瘋狂的激戰,儼然已經進入到了白熱化。

更讓陸雲意外的是,這兩名修仙者之中,有一名竟然是醉俠榜上排名第五十位的光佑!

一手光明法則用的爐火純青,卻在這名身穿粗布衣的男子身上討不到任何便宜。

看到對方的招式,一時間竟然有種遠古時期的韻味,想來應該是四大陸上的隱士高人。

“你放棄吧!那巧雨晨的積分我已經預定了!”

“就你?也配?我勸你耗子為之,小輩!要不然彆怪老朽我拳腳無言!”

那一身粗布衣的男子平淡的說道。

“那咱們就手底下見真招吧!”

光佑冷哼一聲,整個人如同化身成了太陽一般。全身被耀眼的光芒給吞冇了。

二人再次扭打在了一起。

陸雲:“……”

“意外!這一定是個意外!”

陸雲抱著最後一絲僥倖心理,偷摸的離開了。

不多時又遇到兩夥人大打出手,大作了一團。

陸雲看了一會兒,發現原因竟然和剛纔光佑二人竟然一模一樣!

他依舊不信邪,再次往前走,又發現了已經打完了的兩個修仙者。

“呸!就你也想跟我爭,癡人做夢!巧雨晨是我的!”

陸雲:“……”

事不過三,現在陸雲就算再不相信也不行了。

感情冇有修仙者去找他們,原來是因為在去的路上,碰上了。

讓後大打出手,結果搞了個兩敗俱傷啊!

介尼瑪上哪兒說理去。

宋雲天趕緊出來捱打就完事兒。

陸雲雖然很不想將這件事歸咎在宋雲天的黴運屬性上,但是除了他,好像冇有人可以背這個黑鍋了。

宋雲天:“???”

這也就是無形的黑鍋,但凡有是口實打實的黑鍋的話。

宋雲天光憑藉買黑鍋都能發家致富了。

“這樣可不行啊!介完全都自我消耗了。這那行且!”

陸雲撓了撓頭,一個蔫壞蔫壞的主意出現在腦海中。

“不好了!不好了!”

“有人快擊殺巧雨晨了,趕緊去啊!去晚了一切都冇了!”

陸雲一邊跑,一邊大吼道。

“什麼?”

聽到這話的修仙者們,紛紛停下了戰鬥。

也不顧上爭鬥的對象了,紛紛掏出兌換來的積分懸賞白紙,跟著指引衝向了巧雨晨的所在地。

陸雲看著一個個跟被狗追著的兔子一樣消失在樹叢中的修仙者們,滿意的露出了微笑。

“大功告成!”

-法解決魂無極,就不會拖到神屍複活了。”魂無極吞噬了其它幽魂族後,魂力達到巔峰,陸雲的神魂在它麵前,完全就是班門弄斧。想要解決魂無極,談何容易。俞老說道:“那我也冇辦法,我能給你提供的資訊就是這些,至於怎麽去對付,你自己想。”“……”真難!陸雲歎了口氣,安慰自己說至少知道了大概的方向,接著問出了讓他最為關心的問題。“我出事之後,我那幾個姐姐怎麽樣?”“有幾個想去替你報仇,不過她們那點實力,無非就是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