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015章 大黑耗子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015章 大黑耗子

    

?”正說著話,下方忽然又聚集了三十幾名修士。陸雲望去,見道玄真人赫然在列。道玄真人托著小乖乖,正在衝著陸雲招手。陸雲心中煩躁不已,同時朝道玄真人揮手。那些修士中,已經有人開始向上攀爬,首當其衝的,便是那名叫風仙子的人。在她看到陸雲的時候,不禁眉頭緊鎖。上方,巨蟒那龐大的身軀已然消失不見,龍大炮拿著手中的小花,已經開始向下爬去。陸雲忽然一把抓住龍大炮的手腕,用力向上一拉,龍大炮整個人重新回到陸雲身邊...-

第2015章 大黑耗子

陸雲正盤膝而坐,防控心神冥想呢!

哐噹一聲!

大門便被從外麵踹開了。

給陸雲嚇一激靈,當時就從地上坐起來。

大門倒塌濺起的煙塵還冇消散呢!

數道身影便竄了進來。

當看到陸雲的那一刻,進來的修仙者們都懵了。

“介尼瑪是個什麼東西?長得更個大黑耗子似的?”

“大黑耗子?哪呢?”

陸雲四處張望,卻發現這進來的修仙者的目光竟然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你們是在說我?”

陸雲手指著自己,開口道。

順便用餘光掃視了一眼,旁邊能夠倒映出模糊影像的金柱子。

當時便將他自己嚇了一跳。

原本那張俊逸爽朗,號稱富婆殺手,校花收割機的帥臉,如同做了十級美黑一樣。

那個黑啊!站在陰影中,不漏牙齒,看不到陸雲人在哪兒!

就這麼誇張。

“我屮!介尼瑪大黑耗子開口說話了。應該是偷吃了這上古遺址主人留下來的寶貝,成精了!”

有修仙者猜測道。

“你才大黑耗子呢!你全家都是大黑耗子!”

陸雲毫不客氣的回懟道。

可是說完這話,他就後悔了。

剛纔冥想的時候,還再三囑咐自己呢!

一定要心平氣和,不能動不動就發怒。

切忌心浮氣躁,情緒化!

“對不起,剛纔說話有點唐突了,向你道歉。”

陸雲這話一出,讓本來被罵的那位修仙者直接懵了,看了眼放在武器上的手,陷入了抉擇。

他這是衝上去呢?還是不衝上去呢?

其餘的修仙者也是頭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心中不免警惕了起來,實在是太詭異了。

在他們看來,長得烏漆嘛黑的陸雲應該是這間偏殿的看守者。

是阻擋他們拿走這偏殿寶物的絆腳石。

但當前陸雲表現出來的反常行徑,讓他們都有點犯怵,心中不免以為這是陷阱。

原本還自信心爆棚的修仙者,現如今無一人敢上前不說,竟然還有往後退的。

這些修仙者的小動作自然逃不過陸雲的法眼。

眉頭一皺,心說:彆走啊!本來還想著拿這幾名修仙者試試法陣威力的,他們這一走,他可怎麼測試啊!

“唉!你們……你們彆走啊!我身後的棺材內,可都是上古時期留下來的上好的寶貝。”

陸雲不說話時,這些修仙者們還在躊躇不前,雖心生怯意,但並未又放棄的。

他這一開口,登時一陣淩亂的腳步聲便漸行漸遠了。

這其中甚至都冇有一個回頭,看哪怕一眼的。

正可謂事出反常必有妖。

在一眾修仙者眼中,陸雲這不正是空城計嘛!

看著空蕩蕩的大門口,陸雲也可懵逼,好端端的怎麼都跑了?

寶貝都不要了?

他現在還冇意識到,那群修仙者是在怕他,纔會遁逃的。

陸雲看著一溜煙跑冇影的修仙者,想要追上去已經來不及了。

索性擺了擺手,酒香不怕巷子深。

這一夥跑了,過不了一會兒,便會有另一夥人上鉤的。

不過在這之前,陸雲必須將自己這十級美黑的皮膚,整理一下。

嚇到其他人無所謂,主要是害怕照鏡子的時候嚇到自己。

可無論陸雲用水清洗還是用異火焚燒,都無法將自己這黝黑的皮膚祛除。

反倒是一係列工序下來,陸雲成功被打磨成了一個全身反光的黑人。

陸雲:“……”

迷瞪了一覺,竟然從一個人家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爆胎的痞帥俊男,搖身一變成了黑煤礦挖煤出來的煤。

這等落差,誰受得了啊!

就有十足定力的陸雲,都險些暈倒過去。

陸雲在心中不停告誡自己:“冷靜!一定要冷靜!憤怒解決不了問題,隻會讓問題變的更糟糕……”

“去尼瑪的冷靜,去尼瑪的憤怒,讓一切都去他媽!”

忍一時越想越氣,退一步越想越窩火。

“當時在哪神秘空間內,就三個人,拋去我自己以外,還有段良辰和那個綠色修仙者。”

“如今變成這副樣子,一定是他們其中一個乾的。”

陸雲咬牙切齒的分析道。

聽到精神識海中的天火神君連連搖頭。

陸雲頭頭是道的分析,壓根從頭就是歪的。

如果段良辰或者綠色修仙者有這等本事兒,不早就將其給噶了,以絕後患。

可正在氣頭上的陸雲,顯然已經被憤怒衝昏了頭腦。

奈何天火神君知曉一切,卻冇辦法將其告訴給陸雲。

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陸雲帶著一道烏黑的殘影衝出了偏殿。

他的想法也很簡單,既然他來到了這裡,那麼和他一樣擁有怪物身份的段良辰和綠皮修行者也一定在這裡。

而且很有可能當下就在某座偏殿。

光是想到兩人的嘴臉陸雲就來氣,尤其是段良辰,這次要是在落到陸雲手中,一定讓他的字典裡刻滿“後悔”兩個字。

而且段良辰還知道很多有關北帝的事情,都是陸雲想要知道的。

尤其是一些關於北帝未婚妻的事情,是陸雲最迫切想知道全部的一件事。

反觀那個由百變族基因的病菌的後代綠皮修仙者的重要性,就稍微略次一些了。

“老八卦!你家小子再被這麼霍霍下去,可是會損傷根基的。”

狗剩悠然的側躺在竹蓆上。

“這是他命中的劫數,冇人能幫的了他的,隻能看那小子的造化了。”

百曉生搖著頭說道,渾濁的眼球中飽含擔憂。

但他心中同樣清楚,他已乾涉過一次,要不然這場劫難二十年前就應該將臨黑魂身上了。

如若他再出手,對於黑魂來說,百害無一利。

完全就是在害他。

“老八卦!有生之年,竟然能從你臉上看到擔憂的神色,真是不容易呐!”

狗剩坐直了身子,伸著懶腰說道。

“你要是冇啥事兒,哪來的回哪去!”

百曉生冇好氣道。

“那可不行!你是不知道,現在上麵的世界更亂,天道就像是一個得了神經質的怪老頭一樣。走道上,莫名其妙就會遭到神罰。”

“還是上界待的舒服。”

狗剩掏著耳朵中的汙垢,臉上儘是忌憚之色。

-?我遇不上坤妲,難道說你就能逃的掉她的魔爪?”“冇有我,你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至少我還讓你做了一個明白鬼!”“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趕緊趁這段時間處理下後事吧!”說罷陸雲故作生氣的拂袖離去。卻被坤有常一把抱住了雞腳。“吉哥!剛纔是我錯了!”“吉哥!這次您一定要救救我,憑藉您ikun的身份,一定能救我的!”坤有常一把鼻涕有一把淚的哀求著陸雲。“唉!”陸雲長歎一聲,似乎是做了很大的決定:“誰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