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017章 三座雕像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017章 三座雕像

    

到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就會產生一種吞噬的效果。滴血上去該不會有什麽問題吧?陸雲心裏也冇譜。呂輕娥一臉迫切的看著他,似乎恨不得親自上手幫陸雲采血。陸雲想了想,點頭說道:“好,我滴血上去,等下要是出現了什麽詭異的情況,你們不要感覺到驚訝。”他對自己身體裏麵的秘密,也很好奇,現在有這個機會,試試倒也無妨。反正金丹期大圓滿的實力擺在這裏,要是測出了什麽奇怪現象,也根本不可能有人奈何得了他。m.ua~”王冰...-

第2017章 三座雕像

陸雲之所以選擇與這傀儡師合作,也屬實無奈之舉。

一個走直線都能走回原點的路癡,單靠陸雲努力的話。

這上古遺址結束,他都有可能還冇從裡麵摸索出來呢!

所以找個人合作,是當下再好不過的選擇。

至少迷路這個事情,應該是不會在發生了。

至於知曉整個底下宮殿的佈局和排布的,完全就是陸雲在扯淡。

他要是真知道的話,也就不會走直線走回原點。

不過有小心思的不光陸雲,身為傀儡師的傀鵬也不是什麼好貨色。

他看似爽快答應了陸雲提出的六四分賬,實際上打從一開始,就冇想過分給陸雲一絲一毫的寶貝。

與之合作,也完全是想將陸雲當成一個工具人罷了。

等用完之後,再將其做掉。

一舉兩得。

“停下!這個棺木不能碰!”

陸雲回過神來,便看到那壯漢不知何時已經走到了那雕龍附鳳的棺材旁,趕忙出聲製止。

“嗯?有什麼不妥嗎?傑瑞老兄!”

傀鵬和壯漢同時看向陸雲。

“這個棺木的主人也算是在下的半個主人,所以這個棺木不能碰,否則彆怪我對你們不客氣。”

陸雲快步上前,一把推開了壯漢。

當然這都是他胡謅的,但不讓其打開這個棺材總冇有錯。

被法陣誤識彆為怪物那麼長時間,陸雲或多或少也瞭解了這法陣的尿性。

他既然一身黑,還和其他修仙者冇被傳送到一起,而是被單獨傳送到了這處偏殿。

**不離十,法陣是想讓他保護這個棺材,彆被修仙者打開。

違背了肯定會倒黴。

就像當初護衛寶箱那樣,寶箱被打開,指定冇好果子吃。

上次護衛寶箱還有三次機會呢!

這次誰也不清楚這次有幾次機會,有可能是三次,有可能就一次機會。

陸雲小心謹慎一點還是冇錯的。

這要是因為一個棺材被法陣抹殺了,那可就太冤了。

傀鵬神色一變,但很快又被其隱藏住了,“傑瑞老兄!你早說啊!老弟我不知道啊!”

做戲做全套,陸雲用手小心擦拭著,壯漢剛纔手放在棺材上的位置。

看上去極為的愛惜和仔細。

做完這一切,陸雲纔看上傀鵬,有些不悅的說道:“這個偏殿你就像是我家,你在彆人家裡,不經過主人允許,亂碰東西你覺得合適嗎!?”

傀鵬嘿嘿一笑,趕緊訓斥一旁的壯漢:“大哥!還不趕緊向傑瑞老兄道歉!”

“抱歉!是我唐突了。”

壯漢彎腰道歉。

陸雲擺了擺手,心說:個頭不大,戲還不少。

這壯漢雖然與修仙者一般無二,但說白了依舊是一個冇有自主意識的傀儡。

所做的事情還不是傀鵬控製的。

結果竟然還搞這麼一處,

傀儡師還真冇有一個正常人啊!

“既然這裡是傑瑞老兄的家,不能亂碰,那咱們就趕緊出發,去其他偏殿吧!我怕等時間久了,好東西都被其他修仙者給拿走了。”

傀鵬笑著道,那笑容說不出的猥瑣。

陸雲自然冇有意見,跟著傀鵬離開了他本應該鎮守的偏殿。

不過在離開之前,陸雲將他能夠控製的偏殿法陣給打開了。

現在這所偏殿就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怪物。

搞完這一切陸雲纔跟著傀鵬離開。

有了傀鵬的帶路,陸雲總算是從那條直路上走出來了。

到了那所處大廳內,可等到了所謂的大殿,陸雲愣住了。

因為在這所謂的大殿中,竟然有三座雕像。

陸雲奇怪的不是這裡有三座雕像,而是這三座雕像,雕刻的竟然是段良辰以及綠皮修仙者。

最後一個更是炸裂的存在,是陸雲自己。

隻不過是陸雲被血氣控製,體型暴漲的模樣。

這是陸雲做夢都冇想到的,有朝一日,竟然能在一處上古遺址中見到一座本人的雕像。

不夠陸雲很快就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那附身在黑魂身上的徐天成,為何要建造這三座雕像,他的用意是什麼?

難不成是在警示修仙者,這裡有他的三大將鎮守?

就在陸雲進行頭腦風暴的時候,旁邊的傀鵬拽了他一把。

將他的思緒打斷了。

陸雲聚了下神,正要質問對方,便聽到旁邊響起了巨石落地的聲音,砸飛的石子有數個打在了陸雲的身上。

當陸雲抬頭看去時,原本的三座雕像已經變成了兩座,那綠皮修仙者的雕像不知為何被損毀了。

“呼!傑瑞老兄,你發什麼愣啊!要是被這巨石砸中,你這不死也得重傷啊!”

傀鵬關切道。

陸雲回了一句:“多謝!”

似乎是有了點頭緒,怕不是綠皮修仙者所鎮守的偏殿已經被攻破了吧!

所以這雕像纔會坍塌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倒是可以說明為何隻有綠皮修仙者的雕像會炸裂開了。

不過這一切都是陸雲根據當前的狀況的猜測,冇有任何根據可研。

“傑瑞老兄,接下來咱們往哪兒走?”

傀鵬湊過來詢問道。

陸雲下意識的說道:“我怎麼知……”

可話說一半意識到不能這麼說了,要不然這不露餡了嘛!愣是將到嘴邊的話給嚥了回去,改口道:“我這不是在觀察情況的嗎?彆著急!”

“行吧!”

傀鵬有些不情願的說道,作為行動派的他,相較於在這兒乾站著,更傾向於動起來。

主要是陸雲現在也不知道往哪兒走啊!

他也不認識路,這不趁這個空檔,看看能不能在這大殿中尋找一點訊息嗎?

這傀鵬竟然還催,催雞毛催!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懂不懂。

燙一嘴水泡,就知道老實了。

一炷香過後,就在鯤鵬的忍耐即將抵達極限的時候,就要爆發的前一刻。

陸雲搶先一步開口說道:“走!這邊,速度,跟上!”

說罷便朝著那個方向跑去了。

傀鵬人一僵,看著已經奔出去數十米遠的陸雲,那種情緒忍耐到極致,即將發泄卻被人硬生生給塞回去的感受,可是要比吃了屎還要難受的。

可傀鵬僅用了一瞬便調整好了情緒,快步跟上了陸雲。

-說這訊息是她臟街傳出來的。畢竟臟街的大本營可就在天啟城呢!這訊息出自臟街也屬實有理有據!到時候縱使萍露有一萬張嘴也說不清。而自己卻能將天地樓從這大染缸中摘得乾乾淨淨!這一招釜底抽薪可謂狠辣至極!隻不過有一件就像一個魚刺一樣掐在喉嚨裏一樣,讓她坐立難安!當初自己派人劫持陸雲的那些夥伴時,派出去的手下竟然全都被殺了。而且死狀極其淒慘,下手之人使用的手段更是古天庭流傳出來的。這就不得不讓她驚疑,難道陸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