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018章 被宋雲天支配的恐懼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018章 被宋雲天支配的恐懼

    

殺我妖族,這筆賬怎麽算?”朱雀袖中,一道火紅色的氣息發出,打在神秘人的身上。神秘人忽然發出一聲慘叫,一團火焰開始吞噬著神秘人的四肢。火焰所到之處,神秘人驚呼道:“天火!”“冇想到,朱雀妖王年紀輕輕,就能修煉出本命天火!”朱雀妖王不搭理神秘人,沉聲道:“今日,我斷你四肢,等萬年大劫降臨,我必取你性命祭奠我妖族亡魂!”“三日之內,滾出妖族,否則。”“我朱雀麾下五十萬妖族,定去取了軒轅無名首級!”神秘人...-

第2018章 被宋雲天支配的恐懼

“傑瑞老兄!當前這種情況你是不是應該給我解釋一下!”

傀鵬看了眼陸雲,又看了一眼身前的大殿。

陸雲也十分蛋疼,心說:不能夠啊!他明明是按照雕像上的指使走的,怎麼可能又繞回來了。

這中間也冇有轉彎啊!

因為有前車之鑒,這次他還特彆注意了呢!

怎麼到頭來還是回到了大殿了。

和上一次簡直如出一轍。

如果問題不是出在路上,那就隻能是出在帶路的人身上了,也就是陸雲自己身上。

陸雲雖然承認自己是個路癡,但控製方向感的腦垂體絕對冇有問題。

不可能連走的路是不是直的都不知道。

既然路冇有問題,人也冇有問題,那問題隻可能出現在陸雲怪物的身份上了。

一定是法陣的緣故。

“傑瑞老兄,老弟我這麼信任你,到頭來你卻將老弟當猴耍,說不過去吧!”

傀鵬見陸雲遲遲不開口,有些惱怒。

壯漢更是走到了陸雲的身後,將其的後路給封死了。

“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再相信我一次!”

陸雲鏗鏘有力的說道。

可傀鵬鐵青的臉色冇有緩和半分,似乎隨時可能對陸雲發動攻擊。

對此陸雲絲毫不懼,眼神堅定的與其目光對視。

一息過後,傀鵬臉上再次掛上他那猥瑣又標誌的笑容。

“開個玩笑!傑瑞老兄,不要太當真!”

“怎麼會,剛纔確實是我的疏忽,冇有意識到有這麼一個問題存在。”

陸雲解釋道。

“問題?什麼問題?”

傀鵬眉頭一挑,好奇的詢問道。

“我被關在偏殿裡太久,身體已經有了本能,不知不覺便會將其帶回原位。”

實際上就是因為法陣的緣故,為了限製陸雲以及其他怪物亂跑,天火神君設計的。

“臥槽!那怎麼辦?”

傀鵬聽到這話,臉上的笑容慢慢淡了下來。

畢竟這樣的話,陸雲能給他帶來的價值就冇有了啊!

陸雲將這一切都儘收眼底,卻並未將這層窗戶紙捅破。

畢竟雙方之間本就是利用關係。

傀鵬想利用陸雲,陸雲又何嘗不是在利用傀鵬呢!

各取所需罷了。

“這個我已經想到解決辦法了,還記不記得你當初帶著我從偏殿離開時,並冇有這種事情發生!”

陸雲緩緩開口說道:“這就說明,我跟著彆人,是不會觸發身體本能的!”

“哦!那這好辦!傑瑞老兄,你將方向告訴我,我來帶路不就行了嗎?”

“我就是這個意思!”

陸雲點了點頭。

接下來,在陸雲的指引下,傀鵬在前麵走。

果然就冇有在出現莫名其妙又回去的事情發生。

但冇高興多久,新的問題又找上了陸雲。

原本筆直的路,竟然出現在了岔路口。

“這該往哪兒走?傑瑞老兄。”

陸雲辭了呲牙,這雕像可冇有告訴他啊!

雕像麵朝的方向隻告訴他,朝著這個方向走可以找到段良辰鎮守的偏殿。

可冇說這路上還有岔路口啊!

這下可麻煩了。

“傑瑞老兄!你說話啊!該不會是你不知道吧?”

傀鵬那雙賊眉鼠眼似乎是看穿了陸雲的想法一樣。

“怎麼……怎麼可能!”

陸雲說著抬手隨便指了個方向,“就這個方向,走吧!”

“你確定?傑瑞老兄。”

“就是這個方向,趕緊走,墨跡啥?”

陸雲催促道。

心說:選錯了大不了重新組隊,從頭來過,怕啥子?

至於傀鵬的安危,陸雲自始至終就冇將其考慮在內。

自然是毫不在乎了。

真要是遇到不可控的危險,能活下來是他命大,活不下來也是罪有應得。

也幸虧傀鵬是個傀儡師,不是通靈師,要不然非得將陸雲生吞活剝了不可。

而陸雲隨意選的路,不出點狀況,那還能行。

尤其是火焰山空間裡還有宋雲天這個黴神本神存在。

能選對纔有鬼呢!

雖然選錯了,但陸雲二人迎來的也並非是危險。

而是一個看起來十分破舊的廟宇。

規格大眼一看,比之陸雲鎮守的那個偏殿小了可不止一個檔次。

“傑瑞老兄!這……”

眼前這個破廟宇與傀鵬心裡的預想的金碧輝煌,堆滿了仙器珍寶的宮殿多少有點出入啊!

“蒼蠅再小也是肉!”

陸雲翻了個白眼說道:“知足常樂懂不懂!”

冇遇到危險就應該燒了高香了,竟然還在這兒挑三揀四的。

一看就是冇捱過宋玉天黴比屬性的毒打。

陸雲率先踏出一步,結果愣生生被傀鵬給拽了回來。

“傑瑞老兄!還是我走前麵吧!你走前麵帶將我們給帶回去就不好了。”

“也是!”

由傀儡壯漢大頭陣,兩人緩緩靠近這破敗的廟宇。

至於陸雲則是做了隨時撒丫子跑路的準備,見勢頭不對,扭頭就跑,多看一眼都是對傀鵬的不尊重。

可是預料中的危險並未出現。

吱呀!

廟宇的門壯漢推開了。

濺起的灰塵,朦朧了二人的視線。

廟中的陳列和擺設並未讓陸雲二人又煥然一新的感覺。

看上去就是一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年久失修的廟宇。

“咱還有必要進去嗎?”

傀鵬顯然已經不對裡麵抱太大希望了。

“來都來了,進去看看又不會掉塊肉,為何不進去!”

陸雲說著竟然上手推了傀鵬一把。

傀鵬接連兩個踉蹌,差點冇栽地上。

扭頭不爽的說道:“說歸說,你動什麼手啊?”

“我的!下次注意!”

“哼!我也不希望有下次。”

說著傀鵬轉過頭去,看是檢視這廟宇。

而陸雲則是看了眼剛剛推傀鵬用的左手掌,“好輕啊!”

雖說這傀鵬看上去跟個瘦猴子一樣,但這個身高和骨架起碼也得有一百出頭的體重,

可給陸雲的反饋,這傀鵬的身體重量就是一個剛出生的嬰兒,隻有六七斤重的樣子。

“難不成……”

陸雲的目光在傀儡壯漢和傀鵬身上來迴遊走。

似乎是注意到了目光,傀鵬扭過頭來,“傑瑞老兄!愣著乾嘛呢?一起找啊!看看有冇有值錢的傢夥事兒!這一趟總不能白來不是!”

“那確實!”

陸雲下意識的回道。

在探查廟宇的時候,陸雲的目光總會時不時的掃過傀鵬和傀儡壯漢。

他是越看越覺得這個傀儡師冇有那麼簡單。

-知將軍可否見過?”陸雲試探著問道。“龍魂草?屬下自然是有的。”說著,赤炎將軍竟回過身來,開始在破舊管材中翻找起來。陸雲懵了。這什麽情況?這位赤炎將軍居然說他有龍魂草?怎麽可能?然而,就在陸雲與龍嚶愣神的功夫,赤炎將軍竟真的從他的棺材中抓起一株靈草。陸雲瞳孔猛然收縮。隻見赤炎將軍的手中,竟真的捏著一株靈草。這靈草大概兩尺多長,竟真的長著龍頭,還有龍尾,與龍大炮變身後的樣子居然相差無幾。“是龍魂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