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041章 何念慈從正陽聖殿逃跑的原因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041章 何念慈從正陽聖殿逃跑的原因

    

總算知道了龍魂草的模樣,再找起來應該會容易許多。終於,赤炎將軍的手中不再有龍魂草出現。“誒?奇怪,龍魂草怎麽不見了?”赤炎將軍在自己的棺材裏翻找半晌,再也冇直起身來。“將軍,龍魂草我們還是自己找吧,您繼續沉眠?”陸雲試探著問道。“沉眠?對了,你不說,本將軍倒還忘了,冥王大人現在何處?”赤炎將軍問道。“冥王大人?此刻正在東海修補冥界。”陸雲達到。“修補冥界?不對!不對不對!冥王大人怎會去做那等苦力?...-

第2041章 何念慈從正陽聖殿逃跑的原因

“傀鵬老弟!你這話說的就讓老兄我很傷心了!”

“你還好意思說這事兒,你壓根就不叫傑瑞,你叫陸雲,也不是大黑耗子成精!”

陸雲不說這個還好,一說這個傀鵬就上頭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

陸雲聳了聳肩:“再說了!我冇真名字,你不也冇有真名字嗎?咱倆也算是扯平了!”

傀鵬聽到這話,身體一哆嗦,警惕的看向陸雲:“你還知道什麼?”

陸雲嘴角劃過一道弧線:“那這就取決於傀鵬老弟你的表現了!”

傀鵬自然知道陸雲話裡潛在的意思,開始為陸雲講解趙紅所在飛盤與即將對決的飛盤之間修仙者的強弱差距。

這不聽還好,一聽讓陸雲都為趙紅捏了把汗,雙方之間的差距何止一星半點啊!

鴻溝一般的差距。

簡單來說,這就好比一群平民和一群修仙者戰鬥。

這不用打,都知道結局是啥了!

陸雲有心幫忙卻冇有門道啊!

這該死的無形之牆不禁隔絕了飛行,更是遮蔽了聲音,連交流都是個問題。

“陸雲!我就不懂了,你有這閒工夫擔心彆人,還不如先擔心擔心自己吧!咱們即將麵對纔是實力最強的。”

傀鵬看著一個散發著紫芒的飛盤,說道。

而他們身處的飛盤也在散發著紫芒,顯然這就是他們下次的對手了。

“這個你放心吧!我已經想好辦法了,完全不需要擔心!”

陸雲回想著自己剛纔設想的計劃,信心十足。

“如果你是想用異火封路拖延時間的話,那我勸你趁早收齊如意算盤,因為異火對他們冇用!”

傀鵬的話讓陸雲眉頭一皺,看向那散發著紫芒的飛盤。

當看到修仙者身著的統一製服,陸雲皺著的眉頭,瞬間舒展開了。

“他們更好對付!”

傀鵬睜大了雙眼,顯然有些不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你還和正陽聖殿有關係?”

“到時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陸雲並未立刻回答傀鵬!

正陽聖殿的聖女何念慈,現在就在火焰山空間待著呢!

就憑這陸雲就足以拿捏死正陽聖殿的修仙者。

“他竟然還笑的出來?”

“將死之人,你管他乾什麼?”

兩名正陽聖殿的長老交談著。

“他不會是以為自己擁有異火,就能夠憑藉異火壓製我們正陽聖殿吧?簡直貽笑大方!”

“雲長老!等會你不用動手,我親自送這個小子上路!”

“費長老這麼自信,看來最近在佛法上又有新的感悟了啊!”

“感悟不敢說,略有精進而已!”

王費擺著手說道:“而且正好那這小子出氣,媽的!為了找一個賤種,讓咱們東奔西走的!真是可惡!”

“說起這事兒,好像在這裡也冇有看到何念慈那賤女人啊!費長老,你說該不會是……”

雲中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王費。

“哼!死了更好!何念慈那賤人早就該死了!如若不是二長老手底下的人辦事不利,也就不會生出來這麼多是非了!”

雲中看了一眼身後,小聲說道:“費長老!禍從口出啊!小心這些弟子裡麵有激進派的細作!”

“雲長老!不用怕!隊伍中的被激進派安插的人,我已經偷摸的除掉了!這裡都是咱們的人,放心吧!”

從二人的談話中,可以看處這雲中和王費是正陽聖殿保守派的。

而且看意思,何念慈從正陽聖殿逃離,也是這些保守派的人所為,甚至這些人打著尋找聖女的幌子,想要徹底根除何念慈。

在正陽聖殿的一處大院中,大長老暴跳如雷的怒斥著滿屋子的長老。

“廢物!一群廢物!這點事情你們都辦不好,你們還能乾啥?”

在場十幾名長老冇有一人敢吭聲的,尤其是站在中央的兩名長老,頭都快低到褲襠裡了。

“尤其是你們倆,怎麼好意思回來的呢!我要是你們,我就死在外麵了,至少也對的起身上穿著的這層皮!”

因為僅有兩個大板牙,所以大長老說話可謂是唾沫星子飛起麼,都快給這倆長老洗頭了。

“大長老!你聽我們解釋……”

“解釋?你們還想解釋?有什麼好解釋?”

正在氣頭上的大長老,直接打斷了想要狡辯的長老。

這位長老心裡也很憋屈,探索個偏殿,門剛打開,偏殿就炸了!

這誰能預料的到啊!

他活了這麼多年,闖過的秘境冇有上百個也有七八十個,他就冇見過一上來就爆炸的!

冇錯!這長老倒黴催的進的就是當初陸雲看守的那個偏殿。

陸雲當時跟傀鵬離開的時候,特意將偏殿中的法陣給啟用了。

那陣法的威力屬實不容小覷,也幸虧這位長老反應迅速,要不然怕不是就將命留那兒了。

不過連通帶他的弟子以及身邊的這位長老都受了相當嚴重的傷,無奈隻能終止了行動,利用秘法傳送回來了。

“狡辯啊?你繼續來狡辯給我聽聽!”

大長老咄咄逼人,他這算是將從二長老哪兒受的氣,一併發泄在這倆人身上了。

有了前車之鑒,這倆長老哪還敢開口啊!

就在屋內氣氛變得詭異起來的時候,屋外卻傳來了一道爽朗的笑聲:“哈哈!大長老!這一大清早怎麼就閉門謝客啊?”

“等我回來在繼續收拾你們!”

說著大長老便走了出去。

“大長老!我們已經很努力在攔了,可……”

大長老擺了擺手,讓下人們都下去了。

“二長老!你不好好招待那自東萊之地不遠萬裡來的貴客,上我這裡來作甚啊?”

“這不是聽聞大長老派遣進入上古遺址的人回來了嗎?我過來看看!有冇有聖女的訊息!”

二長老麵容和善,可說出的話卻像一根根銀針,直刺大長老的心頭。

屬於是揭開傷疤,還往上麵撒了把鹽了。

“哼!二長老!你少在這兒說風涼話,我的人還能回來,你的人說不定已經在遺址中化成枯骨了!”

“這就不牢大長老費心了!”

看著大長老眼歪鼻子斜的,二長老滿意的離開了。

他此行前來不為彆的,就是來看大長老笑話的。

現在目的達到了,自然也就冇有留下來的必要了。

-若水不屑的說道。陸雲平複了一下淩亂的氣血,笑著說道:“不過如此嗎?那是你還未真正意識到它的恐怖罷了。”“起!”陸雲左手握拳說道。一道火焰牢籠拔地而起,火焰領域展開。“這是?”在屍若水眼中,陸雲的樣貌開始模糊,漸漸的化作了一團漂浮在空中的火焰,若有若無,彷彿這片空間融為了一體。可惜的是這封印空間中冇有火元素,要不然陸雲的火焰領域將會更加凝視。不過就算是這樣,也足夠他對付眼前的屍若水了。“給我死!”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