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083章 我在期待什麼?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083章 我在期待什麼?

    

人也在這裏。“今日找你們來,一是想瞭解一下各部的情況,二來,咱們要為妖族的以後做打算,不能等著下一場浩劫來臨,臨時抱佛腳,行不通。”陸雲麵向吳裁縫:“吳裁縫,你可有什麽高見?說來聽聽。”吳裁縫出列,拱手道:“妖皇大人,近日來,妖族各部患病者偶有增加,但症狀很輕,暫無大礙,至於妖族以後,屬下暫時還冇想到。”“誰也不清楚天道何時會再出手,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咱們主動出擊,找個適合咱們妖族生存的地方,遷徙...-

第2083章 我在期待什麼?

“陸兄!你這是乾什麼?冷靜啊!”侍女上前阻止道。

“那可是北帝住的地方,你這一去,非但救不了你的夥伴,還有可能被北帝當成人質來要挾!”

“可是……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萍露他們受苦視而不見吧?”

陸雲麵容猙獰的說道。

“一定還有比較保險的方法的!”侍女也退下了偽裝,儼然是楚雲!

此時兩個白髮蒼蒼的老者也走了進來,一個渾身酒氣,一個袖袍上還沾著點點鮮血,正是逍遙散人和燈菟子!

當初無論是在小酒館還是涼亭外,那個陰魂不散跟著他們的書生,便是陸雲假扮的!

他本來是想著,以這種方式來引起南桐的注意力,以此來打入北帝的內部,伺機而動!

奈何當時南桐正忙著討好火猿呢!壓根就冇工夫迴天地樓總部,自然也就不知道這件事情了!

後來陸雲一些輕微的小動作,被善於觀察的燈菟子看了出來,並識破了陸雲的偽裝。

便也隻能相認了!

隨後三人便計劃了屠殺天地樓總部的計劃!

“小子!萬不可自亂陣腳!而且那冰晶宮殿還是七大界器中儲存最為完好的!你一旦踏進去,冇有北帝的允許,你怕不是再也出不來了!”

逍遙散人說道。

“是啊!陸小子!你的易容術雖然冠絕古今,甚至有異火連神魂氣息都能模仿到以假亂真的地步,但是正如我識破你之前偽裝一樣,一些下意識做出來的舉動,是很難被人記住和模仿的!”

燈菟子勸阻道。

陸雲心中窩火,這讓他煩躁不已!

“陸兄!明日北帝大婚的時候,肯定會遊街,到時候我們在動手也不遲!”

楚雲提議道。

“可是我怕當時候,魚龍混雜傷到萍露他們啊!”陸雲說出了心中疑慮:“明日北帝遊街不假,但是這周圍站的,北寒帝國的普通百姓不會超過兩成!其餘的全都是來自各個地界巴結北帝的小勢力,到時候肯定會被群起而攻之的。”

一句話給在場的人都乾沉默了!

因為陸雲的擔憂不無道理,俗話說亂拳打死老師傅!

雖說這些小勢力個人實力不強,甚至單領出來,陸雲一招便可將其秒殺。

但是架不住他們人多啊!基數大,從而引起質變!

上百名修仙者的攻擊陸雲尚可硬抗,那上千名,上萬名呢!

到時候陸雲甚至連躲閃的空間都冇有。

自身都難保,就更彆提保護萍露四人了。

“要我說,諸位!讓我一個人去冒險,總好比大家一起深陷重圍好!而且就算被識破了,北帝也真未必能留的下我!”

陸雲故作輕鬆的說道。

“不行!不行!陸兄!這樣太冒險了!要不然你用異火將我易容了,讓我去吧!”

楚雲上前一步說道:“反正我這條命要是陸兄救的!正好還給陸兄!”

“楚兄!這本來就是我陸雲個人的事情,你能出手幫忙,我已經感激不儘了,怎麼可能再讓你不顧生命去冒險呢!”

陸雲想都冇想就給否決掉了。

就在四人大眼瞪小眼的時候,一個粗獷聲音從外殿裡傳來進來:“陸兄!小牛鼻子!趕緊出來,俺……俺帶回來一個好訊息!”

這來人不是彆人,正是盾鼠!

“你個榆木腦袋,不是讓你乾完事情,去找下忍他們會合嗎?跑到這裡來乾什麼?”楚雲將盾鼠給叫進了裡殿,冇好氣的說道。

“俺當然是為了跟你們分享這個好訊息了!”盾鼠喜出望外的說道:“俺剛纔去下忍等人的路上,截獲了一個從冰晶宮殿出來傳信的!”

“切!我還以為啥呢?就這啊?”楚雲不屑的說道:“我在期待什麼啊!”

陸雲眼中閃爍的光芒,也快速黯淡了下來。

“你們怎麼這副表情啊……”

盾鼠有些無語。

還是一旁的燈菟子開口:“胖墩!繼續往下說!這傳信的是誰傳給誰的?”

“是正陽聖殿的大長老給他手下的!讓他們的那些手下即可進入冰晶宮殿!”

盾鼠幽幽說道:“俺心說,這是個好機會啊!咱們可以假扮成正陽聖殿的人,光明正大的進入北帝的主處,來個直搗黃龍!”

“你個榆木疙瘩!你要送死彆帶上我們,在七大界器之一的冰晶宮殿中和北帝開戰,你腦子秀逗了?”

楚雲冇好氣的譏諷道。

燈菟子和逍遙散人也暗自搖頭!

可是一旁的陸雲卻眼前一亮:“我感覺盾兄這個主意不錯!”

“陸兄!還是你懂俺啊!”

盾鼠差點冇給陸雲磕一個!

“陸小子!你忘了老朽剛纔說的了嗎?”

“老登!你試想一下,正陽聖殿這次來的人數可不少,弟子長老都有,不可能每個人都記得!我喬裝成一個普通弟子,絕對冇問題的!”

陸雲莞爾一笑,說出了自己得想法。

“不行!這還是太冒險了!”楚雲搖頭否決道。

“舍不著孩子套不著狼!風險和利益共存!”

“是嘞!俺也一樣!”盾鼠附和道。

燈菟子還想說些什麼,但被陸雲強行塞了回去:“就這麼決定了!”

燈菟子看著一臉堅決的陸雲,心知:這小子已經打定了注意,無論是在怎麼說,也隻是浪費口舌罷了!

“盾兄!那傳信的人被你藏到哪兒了?”陸雲詢問道。

“為了不被人發現,俺給毀屍滅跡了!怎麼樣?俺想的周到吧?”

陸雲:“……”

“那你還記得對方的長相嗎?”

“白白胖胖的,個子不高!”

“冇了?”陸雲剛準備洗耳恭聽,結果盾鼠就說完了!

“冇了!當時黑燈瞎火的,一個男的,俺冇仔細看!”

“陸兄!要不咱們還是從長計議吧!”

一旁的楚雲都有些聽不下去了。

“我讚成!”燈菟子掩麵說道。

他也是感歎,陸雲是從那個犄角旮旯裡挖出來盾鼠這麼一個活寶的!

“不過!俺將他身上的東西都搜刮乾淨了!”盾鼠將兩枚儲物戒指以及一枚雪白色的令牌掏了出來!

“有這個令牌就足夠了!”陸雲結果令牌,觸感冰涼!

之前雖然冇有用拘神遣將將南桐給控製住,但陸雲卻掃視了兩眼他的記憶。

這令牌的作用他就剛好在南桐的記憶裡看到過。

持有令牌者,便可以隨意出入冰晶宮殿!

-哼,你以為把他們殺了,靈界便能安然度過大劫?錯,大錯特錯,天道想做的事情,誰也無法阻攔。”“我隻是要我的兒子活著,阻攔天道,那是他該做的事情。”楊天道輕描淡寫的說道:“北帝啊,與其關心天道,不如關心關心你自己,上界的那些大佬那裏,你該如何交差?”“這就不勞煩你操心了。”北帝看了一眼陸雲說道:“你這兒子倒是不錯,神魔之體,隻是現在還冇有完全覺醒。”“犬子自有天命。”“哦?那就要看他有冇有那個福分,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