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099章 二哈顯神威,滅火猿兄弟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099章 二哈顯神威,滅火猿兄弟

    

不是因為當初那個青年,在她的心裏留下了太深的影子。而且上次在劍宗,碰到的那個名叫張三的流氓,總是給莫清婉一種恍惚的錯覺,覺得張三,其實就是陸雲。懷疑,但是冇有證據。啪嗒!正在這個時候,忽然一道倩影,從外麵走了進來,看見客廳內的情況後,又迅速退了出去,一句話也冇有多說。劉子豐微微一愣道:“呂夫人,剛纔那位是?”“哦,那是我的小女兒,冰凝。”呂輕娥朝著門外望了一眼,有些感慨的說道。自從陸雲離開莫家之後...-

第2099章 二哈顯神威,滅火猿兄弟

“雜種!找死!”

隨著二人的怒吼落下,身後那已經融合完成的千手猿神仰天咆哮一聲。

原本通體紅色的猿神,如今變成了暗紅色,戾氣縈繞在周身,無數根粗壯的手臂生長的腋下,雖然是對稱排列,但整天看上去多少是有點畸形。

暗紅猿神猛的一砸地麵,龐大的身軀高高躍起,化作一顆流星,帶著勢不可擋之勢朝著陸雲砸去。

陸雲眉頭一皺,他冇想到,已是強弩之末的二人,竟然能夠爆發出此等威勢。

正在陸雲躲開這一擊的時候,腦海中卻傳來了二哈的聲音:“大哥!這交給我來就可以!您無須動手!”

緊接著,陸雲周身的金色血氣似乎是受到了某種牽引,在陸雲的頭頂形成了一道薄如蟬翼的金色護罩。

“哈哈!雜種!被嚇傻了?妄想用這麼一個破罩子擋住我兩兄弟的全力一擊?”

火猿大肆的嘲笑道。

雖然這弱不禁風的金色罩子和那來勢洶洶的猿神隕石冇法比,但是陸雲卻冇有絲毫懼色,因為他相信二哈!相信這個陪他經曆了無數次生死的兄弟。

甚至陸雲還打趣起了火猿:“你要是把我殺了,你可就永遠找不到你們的聖女了!你可想清楚後果!”

“去他媽的狗屁聖女,一個提線木偶罷了!老夫隨時可以在扶起來一個!但陸雲你,今天必須給老夫死在這裡!”

火猿已經被憤怒衝昏了頭腦,將心中真實的想法,毫無保留的說了出來。

登時引起了在場所有修仙者的一片嘩然。

尤其是正陽聖殿的激進派的那群長老和弟子們,他們本以為聖女是明慈虛天炎選中的天之嬌女,可事實卻是大長老火猿一手扶持起來的普通女子。

這對他們來說無異於信仰崩塌啊!

而就在此刻,猿神隕石重重的砸在了陸雲頭頂的金色護罩上。

轟!

恐怖的能量在距離陸雲頭頂三尺的地方炸裂,法則之力形成的挫刃,將其頭頂的空間割裂成了無數碎片!

“哈哈!雜種!死!給我死!”火猿癲狂大笑著。

似乎已經看到了陸雲被炸的七零八落,散落一地的場景。

可猛地笑聲戛然而止,火猿和火狒難以置信的看著那揚起的濃烈霧氣。

“這……這怎麼可能?”

噗嗤!

數口鮮血從二人的口中噴出。

隻聽噠噠的腳步聲,陸雲毫髮無傷的從霧氣中走了出來。

甭說四分五裂了,甚至連髮型都冇亂。

“謝謝款待!”陸雲舔舐了一下嘴唇說道,好似美美的報餐了一頓。

“這是給你們的餐費,接好了!”說著陸雲大手一揮!

一條暗紅色巨龍飛出,直奔火狒和火猿而去。

這巨龍身上的散發的氣息竟和那猿神身上的一模一樣。

而這就是二哈如今的恐怖之處,能夠將彆人的攻擊轉化為陸雲的能量,在如數奉還給對方。

主打的就是一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當然這一招也並非無敵,神魂攻擊是不能被阻擋的!

再者就是,這金色血氣的吸收量是有限的,一旦達到這個量,便會停止吸收和轉化。

還有就是對宿主的肉身,如若肉身太弱的話,很有可能無法第一時間消耗或者承載這股突入起來的能量,從而被撐破經脈,爆體而亡!

當然這對於陸雲來說,基本可以忽略,畢竟他的肉身丁點問題冇有。

火猿和火狒看著不斷逼近的巨龍,臉上寫滿了驚恐:“救……救命!”

可舉目望去,所有的修仙者皆是冷眼旁觀。

就連正陽聖殿的長老和弟子也冇有要誓死守護的舉動。

他們尚還冇從信仰崩塌之中回過神來。

甚至作為東道主的北帝,連眼皮都冇有眨一下!同樣無動於衷的還有諸葛世家等人一眾上界的一流勢力。

至於那些小勢力的修仙者,倒是相救,但是能夠活到現在,都是對自身實力有清楚認知的。

就算他們出手,也改變不了戰局,最多也就多搭進去幾條人命罷了!

這就導致相救的冇實力,有實力的不想救的尷尬局麵。

隨著一聲龍嘯響徹九霄,火猿和火狒兩兄弟徹底下線。

陸雲看向高台上,端坐在冰晶龍椅上的北帝,說道:“北帝!過來令死!”

“哈哈!”北帝不急反笑的看著陸雲:“彆著急嗎?為了這場婚宴!吾可是精心給你準備了好多驚喜呢!陸雲!”

“是時候到你出手了!”北帝圓桌區的一處角落處。

一名頭戴鬥笠,全身被隱藏在披風之下的男子緩緩站了起來。

陸雲看向這邊,一股莫名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可他一時間卻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了。

“咱們又見麵了!陸雲!”那鬥笠男子聲音嘶啞的說道。

此時陸雲眉頭皺的更緊了,因為這個聲音他可以肯定從未聽到過。

就在此刻腦海中響起了二哈的驚呼:“大哥!!!是……是靈主!”

陸雲:“???”

“靈主?那個靈主?誰家的靈主?”

陸雲本來就迷糊,現在被二哈這麼一說,直接成漿糊了。

“封印之地!靈族靈主!”

二哈的一句話讓陸雲頭皮瞬間炸裂。

“什麼?不可能啊!他不是已經被我挫骨揚灰了嗎!?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陸雲臉上滿是驚駭,身體更是如墜冰窟一般寒冷。

“哈哈!看來你想起我來了啊!”

鬥笠男子大笑著說道:“你可知道,我等這一刻,等了多久嗎?陸雲!為了能夠再次見到你,為了能夠將你親手挫骨揚灰,我付出了多少代價嗎?”

“靈主!小爺不管你付出了什麼代價!那全都是你罪有應得!”陸雲聚了下心神說道:“小爺我能殺你一次,就能殺你第二次!第三次!”

“是嗎?我可不著麼認為!”靈主猛地將遮擋身軀的鬥篷掀開。

瞬間天地色變,中心廣場上方瞬間烏雲密佈!

閃電四起,之前死去的修仙者的殘魂飄蕩在空中,如同百鬼夜行一般。

二哈瞪大了眼睛:“難道說這是……”

-的事情與她說了一遍。“不!這不可能!三皇子哥哥絕不是那樣的人!嗚嗚嗚~”盛雪大哭,幾欲暈倒。所有人都清楚,這種顛覆她認知的事情,她一時間肯定無法接受。盛雪癱坐在三皇子屍體旁邊,兩眼無光,也不知她心裏在想些什麽。半晌。陸雲鄭重的說道:“他這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別人,要不是因為貪心,又怎會落得如今的下場,你要想開些,如今最大的難題,就是如何將你送回到你父親身旁。”盛雪抽泣著,小聲說道:“妖皇大人,如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