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123章 上界破敗的秘密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123章 上界破敗的秘密

    

搡了吳傑幾下,見吳傑一動不動,就像是被施展了定身術一般,頓時大為驚訝。因為他們瞭解吳傑的性格,雖然很容易過激,但是絕對不可能配合陸雲,玩這麽無聊的遊戲。陸雲再次往吳傑的腦門上一點。吳傑驚醒了過來,麵孔上浮現出驚駭表情。他剛纔能夠聽見陸雲說話的聲音,可是身體卻像是被陸雲控製住了一般,根本動彈不得。這絕對不是騙術,而是道法,就像陸雲剛纔說的。“原來真的有道法存在,陸先生真是神通廣大啊!”吳傑驚歎說道,...-

第2123章 上界破敗的秘密

中州島,1號中州城內城主府中。

一老頭一中年男子漫步其中。

“家主!你就彆賣關子了!趕緊告訴老朽吧!”

百曉生神情捉急的說道。

“這麼多年過去了,大伯你還是這麼一個急脾氣啊!”諸葛世家的家主諸葛天宇一邊搖著頭,一邊打開了眼前房屋的門!

百曉生並非是一個人的名字,而是一個統稱,一個職位!

接收了這個職位的人,便也代表自願放棄本來的名字和身份,以百曉生的這個名字活著,以及承擔以百曉生這個名字肩上的擔子!

所以為何百曉生會和諸葛天宇如此稱呼對方。

“唉呀!這麼多年不都是這樣!趕緊說,有什麼辦法拯救上界!”百曉生追問道。

“您自己看!大伯!”諸葛天宇指著屋內牆上的壁畫說道。

“這是……”百曉生看著眼前的壁畫,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家主!這……這是你推演出來的?”

身後的中年男子搖了搖頭:“大伯!我在神機百鍊上的造詣,怕不是連這幅壁畫的皮毛都推演不出來啊!您就休要消遣侄兒了!”

“也是!”百曉生不再言語,而是仔細看向了牆上的壁畫!

壁畫雖然粗糙,但是卻透露著一種說不來的神秘感,似乎其中隱藏著某些不可告人的驚天秘密!

突然百曉生額頭上冒出豆大的汗珠,整個人朝著身後連退數步,如若不是諸葛天宇扶了一把,怕不是就要摔到在地上了。

“大伯!您這是怎麼了?”

“曠世奇才啊!諸葛家出了一個曠世奇才啊!家主!一定要儘心儘力培養此人,日後定能俯瞰九霄,踏碎山河,龍騰四海!”

百曉生雖然脫離諸葛家多年,但是這畢竟是他的根,是他從小生活的地方。

能夠看到其人才輩出,自然高興!

聽到這話的諸葛天宇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家主!你這是什麼表情,難不成推演出此壁畫的天才,已經英年早逝了不成?”

百曉生瞳孔緊鎖,一秒天堂,一秒地獄的滋味不過如此了!

諸葛天宇搖了搖頭,竟然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大伯!您一定要救救你這個絕世天才的曾侄兒啊!”

“曾侄兒?你是說諸葛司那小子?”

百曉生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小小年紀,便眼藏宇宙的稚嫩少年!

“冇錯!這正是司兒所推演出來的!”

“那豈不是天佑我諸葛家族,出了這麼一個太才!”

百曉生不懂,這不應該是好事嗎?為何諸葛天宇卻眼含淚水,跪在他身邊。

“大伯!這幅壁畫您看懂了多少?”

諸葛天宇指著壁畫詢問道。

“災厄之日來臨之際,上界毀滅之息前,如若是能夠收集七……七?怎麼可能是七把界器呢?”

百曉生百思不得其解,又重新查了一遍,還是七個點,讓他徹底淩亂在了原地。

“大伯!這七個點並非指的界器,而是曾經威名赫赫的七位大帝!”

諸葛天宇解釋道。

“七位大帝?”百曉生嚥了口唾沫,腦海中封藏的記憶開始湧現。

那時的他還冇有接任百曉生這個位置,便傳聞有七位花容貌美的女子,一同突破至了傳說中的境界——天青玄仙境!

轟動整個上界!

要知道,當時的上界,無論是靈氣還是法則的充盈程度,已經少的可憐了。

一下子能誕生七位大帝,確實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可後來上一代百曉生,也就是他的師父親自出來辟謠,以百曉生這個名字做擔保,這一切都謠傳!

“上界法則的殘缺,天道的崩壞,就是從這七位大帝出現之後開始的!是她們過多的汲取了上界本就不多的法則之力,纔會導致上界變成這副破爛模樣!如若能夠在災厄之日來臨前,將這些大帝獻祭給天道,已經能夠讓上界重歸正常的!”

諸葛天宇指著壁畫,滔滔不絕的說道。

“可是這七位大帝不是假的嗎?當初我師父還親自出來辟謠過!”百曉生反駁道。

“假的?大伯!身為百曉生的你,真想瞭解那件事,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吧!”

“可就算是真的?這都過去多少年了!說不定這七位大帝早就已經飛昇到那傳說中的仙界去了!這怎麼找?”

百曉生雙手一攤無奈的說道。

“她們冇有飛昇,而且現在就在上界的某個地方躲著呢!”諸葛天宇拉開壁畫旁邊的簾子,竟然又是一副壁畫。

上麵刻畫著七位美不勝收的女子全都圍繞在一個長相英俊,微微上揚的嘴角,略帶著些許的邪意!

百曉生口中發苦,嘴脣乾澀,憋了老半天勁,才吐出兩個字:“陸——雲?”

諸葛天宇鄭重的點了點頭。

“不是!家主!你是說,曾經威震上界的七位大帝真實存在,而且還全都給陸雲有關係?這……這這麼可能?”

百曉生搖著頭說道:“這……這太扯了!”

“但大伯!這就是事實!甚至有可能現實比推演的還扯!”

諸葛天宇凝重的說道。

“家主!既然你看的懂這壁畫的內容,還叫老朽回來乾什麼?”

百曉生一時間有些不能接受!

“大伯!實不相瞞,侄兒想求您一件事!”諸葛天宇噗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救救司兒吧!司兒因為窺探了太多秘密!遭到了反噬!現在全神經脈逆流,已經冇有多少時日了!司兒是我們諸葛家的希望,如若司兒隕落,將會對我諸葛家造成永久性的打擊!”

“現在整個上界也隻有您可以救他了!”

“家主!你應該比老朽清楚,十脈逆流,天誅地滅!神仙搖頭,仙丹無用!”

百曉生則身挪開一步:“這件事老朽幫不上什麼忙!先行告辭了!”

說著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房間。

可是冇踏出去一步,都讓百曉生感覺是那麼的沉重,彷彿身上揹著一座五指山那般。

這畢竟是他的主家,畢竟是生他養他的地方。

而且血脈這個東西,不是說能割捨就能割捨的掉的!

“老朽回去想想辦法!”

百曉生再屋外躊躇良久,留下這麼一句話才離開。

-的劣勢,可每一隻凶獸都是以一敵百的存在。“這……這不可能!”靈主麵色大變,不停催動著手中奴魂神珠:“爆啊!給我爆啊!怎麼不爆炸啊!”可無論他怎樣催動,那些如同飛蛾撲火殺向四大凶獸虛影的,竟然冇有一個爆炸的!就那麼被四大凶獸拍散,撓碎,抓破,吞噬!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不禁靈主腦海中有這個疑惑,就連陸雲和二哈同樣如此!陸雲本來隻是想用四大凶獸虛影來拖延下時間,和二哈一起研究下如何應對著漫天殘魂。可不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