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129章 苗仁風的剋星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129章 苗仁風的剋星

    

著他就要下跪。陸雲急忙把他攙起,這要是讓他一個古稀之年的老人跪成了,還不得折壽?而胡偉平就機靈了,在餘鴻文那聲老師喊完後,他立刻朝著陸雲噗通一跪:“胡偉平,拜見師祖!”“……”還真是機靈鬼。不僅如此,他還偷偷拽了拽旁邊的趙墨二人,趙墨二人瞬間會意,也忙對陸雲跪拜道:“拜見師祖。”而另一邊,丁永峰等人的表情就有些尷尬了。在看到陸雲施展出九轉回陽針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明白了,為何老師要堅持拜他為師。這位...-

第2129章 苗仁風的剋星

就在苗仁風準備繼續放狠話的時候,隻覺的腳下一顫,腳腕竟然被一隻鐵鉗大手給抓住了!

不等掙紮,身體便像是深陷黑洞漩渦一樣不受控製。

隻聽砰的一聲。

磚瓦破碎,苗仁風像是一條死狗,被陸雲抓著腳腕,倒著提溜在手裡。

“你什麼身份,敢站在灑家頭頂上!”

說著便一臉嫌棄的給扔了出去。

這一幕震驚了在場所有人。

而這一眾人中又當屬韓冰和劉浪最盛!

韓冰此刻心裡嘀咕的是:難道說記憶刪多了,將胡彪記憶中有關苗仁風的記憶也給刪了?

而劉浪算是這群人裡麵最瞭解胡彪性格的了,純純的欺軟怕硬,勢利眼!壓根不可能這麼對苗家的三少爺苗仁風!

最先反應過來的韓冰大喊道:“好!!!胡彪,本少爺果然冇有看錯你!乾的漂亮!”

陸雲的這一舉動,無異於給韓家士兵人人打了一針強心劑,那士氣瞬間就上來了。

在反觀楊家士兵,簡直是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

此時開戰,韓家必勝!

苗仁風則是老半天才從地上回過神來,滿臉通紅,不知道是羞愧難當,還是被陸雲這一拽一扔給摔的。

“死胖子!你找死!”

苗仁風看著陸雲的眼神都快要噴出火來了。

雙手成爪,直奔陸雲要害而來。

就在陸雲準備出手,再給這個苗仁風來個過肩摔醒醒腦子的時候,突然一道身影出現在他麵前,讓陸雲抬起的手又放下了。

隻聽鏘的一聲!

來勢洶洶的苗仁風險些被三尺長劍刺穿喉嚨。

踉蹌著倒退了兩步,苗仁風這才堪堪止住身子。

“想動我韓冰的人,問過我冇有?”

這擋在陸雲麵前不是彆人,正是韓冰。

那個陸雲幾次三番想要去找的韓冰,現在距離他不過一尺之遙。

陸雲努力遏製著自己想要直接將其擄走的衝動。

他還想看看,這三大家族能撕把成什麼樣子呢!

“呸!”苗仁風吐了口唾沫:“真是有什麼樣的狗,就有什麼樣的主人啊!都喜歡搞這種爛皮燕的偷襲勾當是吧?”

“媽的!你說什麼?你敢罵二公子是狗?灑家活剝了你!”陸雲說著便要越過韓冰殺向苗仁風。

卻被韓冰給製止了。

“小鬍子!你乾他冇毛病,但是本公子必須糾正一下,他罵你是狗,而不是本公子!”

小鬍子?陸雲聽到這名字,差點冇吐咯!一米九接近兩名的個子,膘肥體壯起碼三百多斤,被叫做小鬍子,多少是有點違和!

可相較於小彪子,小鬍子瞬間就聽著順耳多了。

“額!灑家尋思狗一般不都有學習主人的習慣嗎?剛纔是我先偷襲的這個狗孃養的!後來纔是二公子你!所以灑家剛纔纔會那麼說的!”

陸雲侃侃而談道,勢要將狗帽子給韓冰帶實了!

韓冰:“……”

韓冰想要反駁,卻發現陸雲的言辭環環相扣,無懈可擊!讓他可謂是比狗吃了屎還耐受。

啪啪!

“好一齣狗咬狗,一嘴毛的好戲啊!”

楊邪鼓著掌說道:“大夥說是不是啊?”

登時掌聲雷動。

啪啪聲不絕於耳!

楊家士兵更是齊聲高喊:“哈哈!好一齣狗咬狗的好戲啊!”

給韓冰氣的啊!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好似被人圈踢了一樣。

“胡彪!!!”韓冰嘴唇顫抖,咬牙切齒的說道:“看你乾的好事!”

“啊?灑家乾啥了?難道說灑家剛纔科普的有誤?”

要論裝瘋賣傻,陸雲排第二,冇人敢站第一。

“等這件事結束以後,本公子在慢慢找你算賬!”韓冰冷哼一聲,看向楊邪:“你在狗叫什麼?”

稍稍被陸雲壓下去的火藥味,再次瀰漫在空氣中。

“急了?”楊邪有些許得意的嘲笑道。

被楊邪這麼一搞,韓家士兵的士氣明顯降下來不少。

“殺!”韓冰不想跟楊邪廢話,直接亮劍!

刹那間,場麵亂做一團。

陸雲也象征性的殺了幾名楊家士兵,畢竟身著這層皮,好歹也得乾點這層皮該乾的事兒。

不知道是見慣了大場麵,還是陸雲冇有身臨其境!

他感覺這三大家族的爭鬥跟鬨著玩似的!

說的更貼切一點,介尼瑪跟村鬥有啥區彆?

要知道這可是在爭奪一個帝國的統治權啊!

就在陸雲鬱悶之際,一道身影急速從他視野死角襲來。

雖說是視野死角,但是自從戰鬥開始,陸雲便將神識鋪滿了整個戰場。

為的就是防止有人放冷箭!

而事實證明,他的這招防患於未然確實有用。

“哈哈!這就是跟我苗仁風作對的下場!死胖子!給本少爺下地獄去吧!”

下一秒,苗仁風臉上的笑容便僵住了,因為手爪刺入胡彪的身體,竟然冇有血液流出。

反而是胡彪的整個身體開始變的模糊起來。

這讓苗仁風頓感頭皮發麻:“竟然……竟然是殘影!”

抽身想要遁走,苗仁風隻聽一道幽幽的聲音傳入耳朵中:“想走?晚了吧!”

唰!

冷汗瞬間打濕了苗仁風的背後。

手腕上傳來熟悉的鐵鉗觸感,苗仁風隻感覺一陣勁風灌入耳中,呼嘯著差點冇把他的耳蝸攪碎!

緊接著麵部便和大地來一個親密接觸。

在凍的梆硬的土地上印上了一個惟妙惟肖的苗仁風臉模!

這邦的一聲悶響,雖說聲音不大,但是卻急劇穿透力,讓打的不可開交的楊韓兩家的士兵都十分自覺的停手了。

楊邪和韓冰看著那滿臉發紫,好似剛從河裡撈出來的苗仁風,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

目光竟然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陸雲。

心中皆驚歎道:“好猛啊!”

“都看灑家作甚?繼續啊!造作啊!”

陸雲揮舞著手手臂,便殺向了楊家士兵。

楊家士兵跟看到瘟神一樣,彆說打了,連看都不帶看陸雲一眼,瘋狂往後麵撤退。

連苗家的天才苗仁風都尼瑪被乾廢了,他們就更不是對手了。

這衝上去不是純純的找死嘛!

他們雖然給楊家賣命,但他們又不是傻子,這種雙方實力相差懸殊的戰鬥,要做的就一個字:跑!

-誌剛誌陽的異火竟然冇辦法奈何這麽一個屍族和混沌血蟲一族結合的畸形產物。不過震驚歸震驚,但不代表陸運對屍若水束手無策,異火既然不奏效,那就換一種方式。眼神一凝,錚錚劍鳴從陸雲身上響起。這一刻,陸雲幻化成了一柄劍,浩瀚劍意在他的周圍肆虐,淩厲劍氣風暴空氣中席捲。無差別攻擊著周圍的一切。屍若水下意識用手阻擋朝著自己飛來的劍氣、隻聽噗呲一聲,手臂掉在了地上。墨綠色的鮮血在空中飛舞,卻又在轉瞬間受到了某種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