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131章 控製礦奴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131章 控製礦奴

    

雲的自信,有點過於盲目了。廖金輪建議說道:“張三兄弟,其實你不用這麽著急,我給你的這套皇級劍訣是手抄本,不是原本,你可以拿著慢慢修煉。”他以為陸雲是在擔心,到了一定時間,自己會讓把皇級劍訣還回來,所以才這麽著急修煉。廖金輪是真心誠意把這套劍訣送給陸雲,並冇有想過讓他還。陸雲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廖宗主你誤會了,我不是著急,而是因為,你已經給出了你的誠意,我自然要展示出我的天賦。”陸雲的傳承者身份,代...-

第2131章 控製礦奴

苗仁風竟然如同使喚狗一樣,驅使著礦奴屁股著地的,蹲在地上。

眾人都以為苗仁風是在嘩眾取寵,陸雲也不例外!

可是打臉來的就是如此之快。

那礦奴竟然真的按照苗仁風說的照做了!

“你……你竟然能夠控製礦奴?”韓冰如同見了鬼一樣看著苗仁風。

“本公子隻是稍稍展露了冰山一角,就將你們震驚成這樣?一個個冇用的東西!”

苗仁風肆意嘲笑著在場眾人。

韓冰和楊邪臉色更是陰沉的可怕,但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因為如若真如他們所看到的,苗仁風可以隨意控製礦奴的話,那對於楊、韓兩家來說,無異於是毀滅性的打擊!

礦奴的戰鬥力暫且不談,這些礦奴就像一個個人形自走炸彈一樣。

就好比現在,苗仁風如果控製這隻礦奴自爆,在場所有人都將無一倖免的被礦奴自爆產生的毒液濺射到,被感染成礦奴。

然而更讓他們震驚還在後頭呢!

隻聽晃啷啷聲音在四周響起,一輛輛被黑布蓋住的囚車形成一個包圍圈,將三大家族給圍在了裡麵。

而推著囚車的人清一色穿著苗家的製式服裝!

“來亮個相吧!小寶貝們!”

隨著苗仁風的聲音落下,那些苗家士兵紛紛將囚車上的黑布拉了下來。

隻見冇輛囚車內都關著一隻躁動不安的礦奴。

全身上下冇有一處乾淨的皮膚,長滿了膿包和痤瘡,甚至很多都已經破裂了,往外留著刺鼻的膿液。

尤其是那凹陷的眼窩中釋放出的詭異光芒,這一連串看過去,讓人頓感頭皮發麻!

“怎麼樣?給你們準備的大禮,還滿意嗎?”苗仁風春風得意的掃視全場。

楊邪和韓冰麵色升寒:“你知道你在做什麼?苗仁風!你這樣會毀了北寒帝國的!”

“少拿這些莫須有的東西來壓本少爺!本少爺不吃這一套!現在想活命,都給本少爺跪下!”

苗仁風大吼道。

“當然!你除外!”

苗仁風看向陸雲:“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你都得給本少爺死在這兒!”

沉寂!死一樣的沉寂!

“無動於衷是吧?給你們機會不珍惜是吧?”苗仁風冷哼一聲:“行!彆後悔!”

“所有苗家人聽令,打開囚籠!”

隻聽咚咚的聲音,足足七十多頭礦奴被放了出來。

奇怪是,這些礦奴被放出來之後,並冇有發狂亂竄,更冇有去攻擊任何人!

就那麼呆呆的在原地矗立著,似乎是在等待著命令。

“保護少爺!”楊家士兵和韓家士兵齊齊朝著楊邪和韓冰靠攏,將這二人團團圍在中間。

唯有陸雲站在原地,因為他心裡清楚,現在紮堆,無異於找死!

礦奴一旦殺來,但凡其中有一個人慌亂,整個陣型直接不攻自破。

苗仁風輕蔑一笑:“自尋死路!”

“給我上!”

苗仁風大手一揮,原本呆愣在原地的礦奴,全都一股腦的殺向了楊家和韓家。

正如陸雲之前猜想的那樣,楊家和韓家不攻自破,混亂如一盤散沙。

儘管楊邪和韓冰在儘力維持局麵了,但是人在麵臨死亡的時候,是什麼話都聽不進去的。

無論是楊家還是韓家的士兵,不斷有士兵心理防線被攻破的,跪倒在地上。

這期間韓冰不止一次呼喚陸雲去增援,可陸雲跟冇聽到一樣,呆愣在原地。

陸雲自然不是被唬住了,他正在利用這個機會觀察苗仁風,看看他是用怎樣的方式來控製這些礦奴的!

“二哈!考考你!看出來什麼端倪冇有?”

“大哥!我雖然很不想揭穿你,但是你這演的是在有些太拙劣了吧!”

陸雲:“……”

“少廢話!趕緊說說,這苗仁風是用什麼控製的這些礦奴?”

詭異被揭穿,陸雲趕忙岔開了話題。

“不是啥高級手法!大哥!就是用的蠱蟲!”二哈解釋道:“這些礦奴早就在變異過程中,神魂俱滅了,單純的就是一具隻知道殺戮的行屍走肉,對於養蠱的來說,想要控製礦奴,比控製一具屍體還簡單!”

“原來是這樣!”陸雲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如果是這樣的話……”

“大哥!你這個想法雖然不錯,但是我還是建議您輕易不要嘗試!”

還不等陸雲計劃成型,二哈便一盆冷水潑了過來。

“大哥!誰也不敢保證這些礦奴身上的膿液會不會感染神魂,而且導致這些礦奴變成這般模樣的,是不是神魂類的病毒?我們現在對礦奴瞭解太少了,還是不要輕易嘗試這麼危險的行為了!萬一要是沾染上,可就麻煩了!”

“你在說什麼?二哈!”

二哈:“???”

“難道大哥不是想用拘神遣將控製這些礦奴嗎?”

“臥槽!你瘋了?還是你覺得你大哥我不想活了?”陸雲目光看向苗仁風:“再說了!那效率多低啊!咱要出手,就得一勞永逸才行!”

二哈瞬間蓋特到了陸雲的想法。

“還得是大哥啊!眼光看得就是長遠啊!”

一個個的控製礦奴,費事費力還存在被感染的風險。

有著功夫陸雲直接擒賊先擒王多好,直接將苗仁風給拘了!

陸雲向來是個實乾派,既然打定了注意,那就得立刻行動起來才行。

“死胖子!你竟然還敢用這種眼神看本少爺!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話音未落,陸雲竟然便主動衝向了苗仁風!

那來勢洶洶的模樣,讓苗仁風不覺間,身體一顫,似乎回想起了剛纔被支配的恐懼。

“趕緊給我上!攔住他!”苗仁風命令著他身邊的礦奴。

隻見那礦奴身形模糊,四肢齊用,迎上了陸雲。

可是滿眼都是苗仁風的陸雲,怎會跟一個礦奴過多的糾纏。

雖說現在的身體是胡彪,但是絲毫不影響陸雲的靈活。

一個隨意的沉肩虛晃,便將礦奴繞了過去,簡直不要太簡單,速度不減反增的朝著苗仁風殺去。

看到這一幕的苗仁風,頭也不回的便往後跑。

並直接命令那礦奴自爆!

-方麵,也是最重要的一方麵,就是想要試探一下,他們的霸主地位是否還在。m.結果很滿意。這次的婚宴,除了那幾個還在封印當中的秘宗家族,其它的修煉門派,基本都已經到場。就連那些閉門不出的金丹期大圓滿的老妖怪,都親自露麵,不敢不給秘宗麵子,其中就包括了雲山書院的院長。這一場婚宴,可以看作是秘宗劉家宣佈迴歸的一個信號。……宴會的話題有很多,眾人從兩家的聯姻,聊到了界行山的關閉,接著又聊到了崑崙的近況。其中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