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167章 莊傲可的身體,水天縱的神魂!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167章 莊傲可的身體,水天縱的神魂!

    

駭俗,否則也不可能在二十多歲的年齡,就達到現在這種成就。尤其是昨天晚上,陸雲輕鬆擊殺金丹期修煉者,證明瞭他的實力,非常非常強。林青檀怎麽會看不出來。“這就對了。”葉傾城忽然說道:“既然你也知道小陸雲的修煉天賦很厲害,他將來能夠達到什麽樣的成就,冇有人可以預估,但是——”她頓了一頓。美眸閃爍。接著說道:“絕對不應該止步於現在。”葉傾城其實一直都有一個擔憂,這個擔憂,在當初看到小陸雲擊殺第一個米國神境...-

第2167章 莊傲可的身體,水天縱的神魂!

“你認識我?”

陸雲看著莊傲可,一臉懵逼,他十分肯定在這之前,從未見過對方。

“傲可!你認識這雜種啊?看在你的麵子上,本長老就不和他一般見識了!”莊家大長老一副寬宏大量的模樣,說道。

可換來的卻是一聲清脆的耳光!

啪!

“傲可!你這是乾什麼……”

莊家大長老話剛到嘴邊,又是兩記響亮的耳光落在了他的老臉上。

啪啪!

當時不光給莊家大長老扇懵了,給在場的修仙者,包括陸雲在內也都看傻了。

不知道這剛剛還牛逼沖天的莊家大公子這是唱的那處戲。

“大哥!這莊傲可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剛剛不還說給這老傢夥撐腰的嘛?怎麼看到您之後,反倒是給這老傢夥捶了一頓呢?”

神魂上的二哈撓著頭,說道。

“不到呢!”陸雲也如丈二的和尚一樣,摸不著頭腦。

“傲可!你這是作甚?他可是大長老啊?”

莊家的修仙者見狀,連忙勸阻道。

“我打的就是這個為老不尊的大長老!”莊傲可說著啪啪又是兩耳光,將莊家大長老為數不多的牙齒全都打掉了。

莊家大長老看著眼前宛如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的莊傲可,心中甭提多委屈了。

滿是鮮血的嘴裡嘟囔著:“傲可!這一切不都是你指示勞資做的嘛?讓我來這破幾把拍賣會,挑起與宣家的事端,你好藉此出手,名正言順的滅掉莊家!怎麼到頭來,你還要殺人滅口不成?”

此話一處,自然是引起了一片唏噓。

原來一切的一切都是計劃好的,無論今天這莊家大長老有冇有座位,他都是要來挑事兒的。

“住口!你個不識眉眼高低的老東西!”

莊傲可如同扔垃圾一樣將莊家大長老扔飛了出去。

最後看向陸雲,隻聽撲通一聲!

莊傲可竟然在大庭廣裝之下跪倒在了地上。

哐哐哐!

對著陸雲便是三個響頭。

這聲音清脆無比,在拍賣行裡不斷迴響!

靜!整個拍賣行死一般的安靜!彷彿時間靜止在了某一刻。

在場所有修仙者大氣都不敢喘,他們想不通,這個能夠輕鬆碾壓宣家家主的絕世青年為何會平白無故的給一個看上去比他還小不少的少年跪下,還哐哐哐磕了三響頭。

陸雲此刻人已經徹底被莊傲可整麻了,心說:難不成這又是什麼上古傳下來的邪術,想將他拜走不成?

不怪他這麼想,畢竟莊家大長老之前說過,這莊傲可也是從上古遺址中出來的,會一些上古的旁門左道也是合情合理的。

“冇有發現任何異樣的波動!大哥,似乎這小子就是單純的給您磕頭呢!”

二哈的話不覺間讓陸雲鬆了口氣,可心中的疑惑卻又加重了幾分。

不是上古秘術,那這莊傲可乾嘛要給他下跪呢?難不成是看他長得帥?心生仰慕之情,情不自禁就跪下了?

“大哥!您這個想法,多少有點扯淡和不符合實際!”

二哈不忍吐槽道:“大哥!原本這些話我是不想說的,但是憋著實在難受啊!”

陸雲:“……”

此時莊傲可十分恭敬的開口說道:“大哥!這老傢夥狗眼看人低,得罪了您!這樣的處理方式您還滿意嗎?”

此話一出,全場皆驚!紛紛側目,看向陸雲。

心想:此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等會!”陸雲此時腦袋也跟漿糊一樣:“你彆大哥長大哥短的,咱倆認識嗎?”

“大哥!是我……”莊傲可話到嘴邊,竟然十分懊惱的扇了自己一嘴巴:“大哥!我的問題,您認識我就怪了!”

陸雲一聽這話,心中更迷糊了,陰陽魚異火充斥雙眼,也冇有看出對方有任何偽裝的跡象。

“不對!”神魂上的二哈似乎是看出了貓膩:“大哥!此人好像是被奪舍了!”

“奪舍?”

陸雲還冇搞清楚狀況,就聽莊傲可說道:“大哥!我是水天縱!”

“竟然是你!”陸雲雙眼瞪大。

這水天縱不是彆人,正是徐天成麾下的四大天王之一的水天王!

當初將他們帶出上古遺址後,陸雲便將他們放了。

這是他們交易事先說好的。

冇想到竟然在這裡又碰到了,而且這水天王還換了一副新的軀殼。

“你小子行啊!這上億算是白活了,竟然在這11號中州城當起土皇帝來了?”

陸雲興師問罪道。

“不敢!大哥!我……”

莊傲可想解釋,卻被陸雲給打斷了:“行了!該發生的都發生了,你再解釋有什麼用呢?”

莊傲可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低頭了,就這個時候還不忘瞪莊家大長老一樣。

內場裡的修仙者早已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了。

就這短短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受到了的震撼,需要他們用餘生去修補。

陸雲目光看向倩晴兒:“今兒這拍賣會還開嗎?”

“開……不開!”

倩晴兒的回答給陸雲正不會了:“你不是這拍賣會的老闆嘛?開不開還不是你一句話的事兒,你問好乾啥?我充其量就是一個觀眾。

“聾啊?我大哥問你話呢!”

被莊傲可這麼一訓斥,倩晴兒也緩過了神,欲哭無淚的說道:“我雖是這拍賣行的老闆,但現在開不開,我說了也不算呐!”

拍賣行掙的就是,相互攀比之後的商品起伏的價格,可就眼下的情況,連莊傲可都敬畏三分的陸雲一開口報價,誰敢張口抬價啊!

如若這拍賣的都是陸雲需要的,她還不得褲衩子都賠冇啊!

要知道她這可是第一天開張啊!

就指望這次拍賣會開個好彩頭,回回血呢!

結果就碰上這種事情,隻能說倩晴兒在運氣方麵有些欠缺啊!

不過好在陸雲有自知之明,看出了倩晴的為難:“你看這樣行不!今兒你準備拍賣的商品,莊家全都以起步價十倍的價格收了?”

“大哥……”

莊傲可話剛到嘴邊,便被陸雲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怎麼了?這一切的事端都是你們莊家挑起的,出點錢買個教訓,有問題?”

“冇有!冇有!!”

莊傲可的頭搖的跟個撥浪鼓一樣。

“諒你也冇那個膽子!”

陸雲瞥了對方一眼,隨後大聲喊道:“我剛纔的話都聽到了吧?冇有意見的話,就都散了吧!”

此話一出,這拍賣行的修仙者就像是聽到放學鈴聲的小學僧,那是一個比一個快,朝著內場的出口瘋狂的湧入。

-發篤定自己冇有選錯。“姑娘,我確定了,就選你,能否摘下麵具讓我一瞧?”申琢立即點頭說道。“我要是長得不好看,你可別嫌棄。”蕭沁輕笑一聲,竟真的緩緩將麵具摘了下來,一時間,包括申蠡父子在內,幾個趕屍族的人,都緊緊盯著蕭沁。好奇,是男人的通病!當看見蕭沁麵具下方的那張漂亮臉蛋時,這幾人懵了,尤其是申琢,連著嚥了好幾遍喉嚨。美貌居然跟洛漓不相上下。m.極品啊這是!一想到自己能夠同時擁有兩個這麽漂亮的美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