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182章 決鬥!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182章 決鬥!

    

。如果不藉助龍大的龍魂,陸雲不可能會是魂無極的對手,而魂無極的存在,足以毀滅了崑崙。所以陸雲必須這麽做。至於界行山開啟後會如何,他考慮不了那麽多。葉傾城也察覺到了異常。同樣的。她也冇有絲毫意外的表情,隻是眼眸中的色彩,越發覆雜。其實在龍大剛剛脫離龍魂監獄的那刻,崑崙就已經在發生著變化,隻不過由於陣法延遲的緣故,那時的變化很細微,一般的修煉者根本察覺不出。葉傾城不一樣。她是仙靈轉世體。從昏迷中醒來的...-

第2182章 決鬥!

陸雲立刻就意識到了一件事:這看起來枯瘦嶙峋的老頭竟然會使用死亡法則!

“哈!快看!那無往不利的血寵不敢動彈了!”

“這小子的血寵雖強,但是在屠夫叮卓的砍刀麵前,還是有些不夠看的!!”

……

周遭的血蟲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那些將大額籌碼甚至梭哈屠夫叮卓的,呼吸都變得急催起來,似乎是已經看到了紅丹丹的血幣在向他們招手!

就剛纔這小子血寵表現出來的本事,應該不至於這麼拉吧!

這間底下死鬥場的老闆薩西心中嘀咕道。

他並非在乎二哈的生死,而是心疼他的投資。

二哈要輸了,他不光要賠進去投資在二哈身上的兩年的營業額,再加上開盤的至少近十年應該是白乾了。

“那個藥粉給那小子了冇?”

薩西忍不住詢問身邊站著的大堂管事。

“給了!但是那小子看了一眼便給扔儲物戒指裡了,看樣子似乎是不知道藥粉的功效……”

“什麼?你怎麼不告訴他啊?”

薩西儘力讓自己的神態表現的正常。

“屬下想告訴他,可是這小子壓根不給機會啊!”

“廢物!”

此時場內再次響起一片驚呼:“哇偶~這小子的血寵快要被逼入死角了!”

“砍刀的黑霧已經快蔓延整個台子了,馬上死鬥就要結束了!”

“我已經看到血幣在向我招手了!”

……

“還真是有點棘手呢!”

陸雲看著空氣中瀰漫的死亡黑霧,說道。

不過!也僅僅隻是棘手罷了!

剛纔的躲閃,陸雲已經大致瞭解了這名為砍刀老者的死亡法則的威力。

隻能說威力有,但是很一般,殺傷力不錯,但欠缺火候!

陸雲之所以敢如此評價,完全是因為他又不是第一次和死亡法則打交道了。

當初北寒之地,北帝招來的天劫中,死亡法則之濃鬱,勝這百倍有餘。

而且陸雲甚至都懷疑,對方

“大哥!需要我的幫助嗎?”

二哈利用血契跟陸雲交流道。

“不用!有這功夫,還是想想等會怎麼裝逼吧!”

陸雲嘴角微微上揚,說道。

他要開始反擊了。

一刹那的功夫,陸雲似乎變了一個人似的!

身體在地麵上留下數道殘影,如同閃現一般朝著砍刀殺去。

剛纔避之不及的死亡黑霧,如今卻視若無物。

刺拉拉的聲音在陸雲身上響起,這是死亡法則在侵蝕他的皮膚。

不過也僅僅隻是侵蝕罷了。想要在進分毫,根本不可能!

陸雲的天階肉身可不是吃素的。

“不好!砍刀,快躲開!”

屠夫叮卓大吼道,可是等他喊出口時,已經晚了!

陸雲已經大手抓住了砍刀老者的頭顱。

隻聽一連串刺耳的骨頭碎裂聲從黑霧中傳出。

老者的頭顱如同西瓜一樣被陸雲捏了個粉碎。

腦漿混雜著鮮血在空中炸裂開來。

如此血腥的一幕,本應該獲得全場的喝彩的,結果整個場地鴉雀無聲。

一個個血蟲似乎有些無法接受看到的這一幕,陸雲捏爆的那是老者的頭顱啊!

那分明是無數血蟲的發財夢啊!

“冇了!一切都冇了!”

“完了!全完了!”

在場的血蟲一個個癱軟在了地上。

這就是賭狗的最終下場,而陸雲所做的,隻不過是簡化了這個過程,讓他們更加直接的得到了結果。

千萬彆沾賭,一入賭局深似海!

“不!!!不可能!”

屠夫叮卓狀若癲狂,他是最不能接受的!

“願賭服輸!叮卓,還想造次不成?”

心中無比舒暢的薩西喝止道。

“勞資冇有輸!”

屠夫叮卓大吼道。

薩西雙眼瞪大:“放肆!叮卓!爾敢……”

話說一半,隻見台子上的那已經被陸雲捏碎頭顱的老頭竟然又站了起來。

鮮紅的脖頸上,還在往外冒著血,那模樣可比恐怖片裡的怪物讓人毛骨悚然多了。

這老頭不光氣死複生般的站了起來,身上的死亡法則更是強橫了不少。

就連陸雲都有些抵抗不住了。

“砍刀!給我殺!殺了這個雜碎!”

屠夫叮卓瘋狂大吼道,濃鬱的血氣從身上噴湧而出,直接灌輸到了無頭老者身上。

讓其乾瘦的驅趕,瞬間變成了肌肉猛男。

血氣和死亡法則雜糅在一起,朝著陸雲殺了過去。

陸雲雙手一拍,砍刀前衝的身體瞬間僵直在了原地。

隨後哢嚓一聲!

砍刀身處空間竟然如同鏡子一樣密密麻麻的不滿了破碎的蜘蛛紋路。

“碎!”隨著陸雲平淡如水的聲音落下。

那砍刀和他周身的空間瞬間碎成了一地殘渣。

“不……不可能!”屠夫叮卓雙眼通紅,身上血氣翻湧,竟然當眾違背規則朝著台子上陸雲出手了。

二哈見狀冷哼一聲,便要出手,畢竟他怎可能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這麼欺負自己大哥!

卻被陸雲製止了:“二哈!還用不著出手,不還有他的嗎?”

二哈和陸雲心意相通,看向薩西,聲音含怒的說道:“這就是你當擔保人的作用嗎?在一旁眼睜睜的看著,有血蟲在你的場子裡搞這種事情?”

這話無異於是在打薩西的臉。

“薩奇!!!”薩西臉色陰沉的喊出兩個字。

隨著聲音落下,陸雲便感受到一股從未感受過的腥臭血氣在空氣中瀰漫開來。

“殺!”

薩西大吼一聲。

登時滿目猙獰,狀若癲狂的屠夫叮卓的頭顱便滾落在了的台子上,還差點冇砸到陸雲,幸虧躲的快。

“敢在勞資場子裡造次,翻了天了!”

薩西怒氣未消的說道:“薩奇!將這屠夫的頭顱掛在門外一年,以示警戒!”

“讓他些不長眼的,在鬨事前,也好好掂量掂量!”

說完這些,立刻轉變態度,麵帶微笑的看向二哈:“還真是自古豪傑出少年啊!小兄弟,年紀輕輕,竟然就有此等血寵,想來自身實力也已經不俗吧?”

“怎的?想試試?”二哈將陸雲小心的送回耳廓內,自始至終都未曾看到對方一眼。

似乎是在抱怨對方剛纔的坐視不管。

“不敢!不敢!”薩西嗬嗬一笑:“就是想請小兄弟去裡麵喝杯血,叫個盆友!”

“不必了!”

二哈:“???”

這話並不是他說的,更不是陸雲說的。

二哈尋著目光看向這間底下死鬥場的門口。

-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擔任代理團長,他夠格嗎?”……“你們這是想造反?”坤姆掃視全場,一句直接將場子鎮住了。氣氛變得相當詭異!ikun成員雖然嘴是閉上了,可不善的眼神卻一刻都不曾消停過,在陸雲身上掃過一圈又又一圈。見此情形,陸雲率先打破了僵局:“坤姆兄!這個代理團長我是萬萬不會當的,就彆再趕鴨子上架了。”“如果坤姆兄真瞧的起我,不如這樣,你來當代理團長,給我一個出謀劃策,輔佐代理團長的軍師職位,你看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