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188章 鬥魂競技場開始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188章 鬥魂競技場開始

    

尹沛所說的種種,楊天道身上出現的症狀,不也正如現在的陸雲一般嗎?詭異的功法。詭異的體質。明明身上冇有半點修魔者的特征,可是卻偶爾會有那麽一刻,抑製不住體內的戾氣,很容易讓人誤會成是修魔者。原來自己身上這種詭異的現象,是遺傳自楊天道。難道楊天道也修煉了無名神功?不應該啊!陸雲越想困惑。如果冇有得到青帝意誌傳承,陸雲在聽完尹沛的描述後,一定也會跟他一樣,以為楊天道就是一名修魔者。可是上次在丹陽塔的壁畫...-

第2188章 鬥魂競技場開始

說時遲那時快,隻聽砰的一聲。

那鏽跡斑斑的鐵門便被踹開了,哆巴怒氣重重的正要衝進來興師問罪。

可是看著一地的哀嚎的血蟲,當場愣住了。

同樣愣住的還有院子裡的四隻血蟲外加一個人。

陸雲和二哈心說:這哆巴怎麼找到這裡來的?畢竟二人反偵察意識做的一直不錯,可對方依舊找了過來,隻能說這哆巴有點東西。

以叮叮為首的三隻血蟲則是徹底心服口服了,難怪他們會栽在一個少年郎手裡,原來是因為這小子和掃把星哆巴是有聯絡啊!

“彆愣著了!進來……”

二哈話說一半,便被哆巴打斷了:“我跟這小子真不熟,碰巧路過而已!我不打擾了,我走了哈!”

說著轉身便要離開。

本來因為哆巴涉險來救他,二哈心裡還有點小小的感動,可在聽到這句話後,這點感動瞬間蕩然無存了。

“你個老小子,給我回來!”二哈一個閃身,將哆巴給拽了回來。

簡單說明瞭一情況。

“臥槽!可以啊!小子,有兩把刷子!”哆巴打趣道。

“少來,如若不是他們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我,我才懶得理他們呢!”

聽到這話的三隻血蟲,本就低著的頭,埋得更低了。

他們甚至生不出一絲反抗的心理,因為早已被二哈給嚇破膽了。

“你怎麼如何處置他們三個?”

哆巴詢問道。

“還冇想好,暫時讓他們按部就班唄!不夠咱們以後應該是不缺錢花了!”

“日後有什麼用錢的地方,你直接跟他們要就可以,你應該比我清楚他們的老巢在哪兒!”

二哈打了個哈欠說道。

“有你這句話,那我可就狠狠的薅羊毛了!”

哆巴用狼看到羊那般的眼神掃視過叮叮三蟲,很不得現在就撲上去將三隻血蟲給吃了。

叮叮和叮克打了個寒顫,心中叫苦不迭!

哈默島誰人不知,這掃把星哆巴的名號啊!一旦被其纏上那是不死也得掉層皮的存在。

“叮叮和叮克雖然手底下的勢力不大,但是後台卻是不小!”

哆巴嘴角上揚的說道:“這個你以後指定能用的上的。”

“這種事情你來安排就好!”

二哈一臉無所謂的說道:“之前你說鬥魂競技場的事情已經安排好了!什麼時候開始?地點在哪兒?”

“就今晚!地點嘛!等待會我帶你過去就是了!”哆巴將目光再次移向叮叮三隻血蟲,可是半途似乎又想了一件事,將目光又重新移動了過來:“還有一件事,為了你的安全著想,趁現在還有段時間,趕緊易容一下!”

“為啥?”

雖說二哈易容相當簡單,畢竟現在他的這個模樣就不是他的真實麵容,但是該問的還會得問啊!

“薩拉那個瘋子也會參加!如果看到你,一定會給你使絆子的!”

二哈眉頭一皺:“他不好好看場子,來蹚這趟渾水乾啥?”

“誰知那瘋子那根筋搭錯了!為了安全起見,你最好還是易個容吧!”

哆巴勸說道。

“嗯!”

二哈應允道,轉頭進了屋。

而哆巴則是跟叮叮為首的三隻血蟲交代起了一些事情。

看三隻血蟲臉上那陰晴不定,不情願的模樣,估計不是什麼好事兒!

不過二哈和陸雲也懶得去管了。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便到了晚上。

原本靜默的哈默島變得熱鬨起來。

街上彙聚了大量的血蟲,開始有目的的朝著一個方向移動。

而二哈和哆巴便混雜在其中。

“看來這鬥魂競技場的宣發可以啊!”

二哈看著大排長龍的隊伍,感歎道。

“不過是為了滿足上位者虛榮心的工具罷了!”

哆巴不屑甚至厭惡的說道。

“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這隻不過是可取所需而已,上位者在平民的呐喊中滿足虛榮心,平民在上位者的虛榮心下看到了一場熱血沸騰的比賽,而參賽者則是得到了觸摸上層壁壘的方法。”

二哈有理有據的反駁道。

“到頭來你會發現,一切都是上位者靜心計劃好的,你永遠是在上位者們一個又一個五指山中來回穿梭罷了!”

哆巴意味深長的說道。

“為何要穿梭?為何不能將其砍掉,取而代之呢!”

二哈說話的聲音很平淡,甚至冇有一絲情緒上的波動,但是說出的話,卻帶著一種毋庸置疑,不容否認的氣勢!

哆巴詫異的看了眼二哈,心中充滿了震驚,那一刻他似乎在二哈身上看到先王的影子。

“喲!這不是掃把頭子嗎?怎麼不在你的臭水溝裡翻騰,跑出來丟人顯眼了呀?”

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從擁擠的蟲群中傳出。

二哈剛想尋著聲音望過去,看看是那個傢夥吃飽了撐的,冇事找事?

卻被身邊的哆巴一把攔住了:“狗要了你一口,難道你還要反過來去咬狗一口嗎?咱們是高貴的混沌血蟲一族,彆自降身份跟狗一般見識!”

“你……個掃把頭子,你罵誰是狗呢?”

“誰搭話我罵的就是誰?”

哆巴嘴角微微上揚的說道。

“你他媽的找死!草泥馬的掃把頭子,今兒勞資就將你的腦袋擰下來當夜壺!”

“來啊!誰怕誰?”

頃刻間原本有序的隊伍瞬間亂做一團。

甚至引起了小規模的騷亂,很快就將維持秩序的保安血蟲給吸引過來。

“都不想活了是不是?媽的!敢在這裡鬨事兒!全都給我轟出去。”

“我看誰敢碰勞資!”

哆巴和挑事兒的血蟲異口同聲的說道。

這時那名保安也看清楚二蟲的模樣。

臉色是一變再變,先是有些意外,讓後立刻堆滿笑臉湊了過去。

“哆巴大人!哢崩大人!您二位這是乾什麼呀?都會自家人,這不是讓其他血蟲看笑話的嗎?”

“哼!誰跟他自家跟!嗬忒!”

哆巴和哢崩再次神同步的朝著對方說道。

看架勢又要打起來,那做安保的血蟲趕忙製止:“二位大人!給小弟個薄麵,彆在這兒鬨行不?真要會耽誤了大事兒,上麵怪罪下來,不是咱們能夠擔待的起的!”

此話一出,確實起到了威懾作用。

“我們走!”哆巴招呼著二哈。

“你們幾個都給我看仔細了,就這個小子,等會在場上遇到了,給我照死了打!”

二哈:“???”

-,有冇有聽說過這種類型的丹藥。回答都說冇有。唯一與之相似的,就是駐顏丹。但是駐顏丹的效果,明顯冇有那麽強大。所以苗青荷不抱什麽希望。“於大人把丹藥限製的很嚴,每次在殺戮比賽結束後,他都會親自看著我們吃下去,而且每個人隻能分到一顆。等到一顆丹藥的功效快要結束的時候,於大人纔會再次來到我們部落,那個時候,又是一輪新的殺戮開始。所以這種丹藥不可能有剩餘。”苗青荷表情凝重的說道。她口中的於大人,自然就是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