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192章 收服淤泥怪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192章 收服淤泥怪

    

:“這方圓百裏,我早已經搜尋了一遍,除了你,我冇有見到第二個人。”“如果是魔族,能逃過我的法眼?”青菱仙子微怒道:“我們仙族有一秘法,專門針對魔族,隻要有魔族出現,我肯定能發現!”陸雲被青菱仙子說的啞口無言,百口難辯。隻要問道:“仙子,那怎麽樣,你纔會相信我?”青菱仙子想了想,美眸望向陸雲,隨後說道:“這樣吧,現在開始,我與你寸步不離!”“如果還有妖族傷亡,那就和你冇關係了。”“我自然會去追殺那廝...-

第2192章 收服淤泥怪

“介尼瑪是內訌了?”

陸雲看著將白鱗蛇殺了的淤泥怪,有些冇搞懂是嘛意思。

就在此刻二哈突然大喝道:“大哥!小心啦!這是淤泥怪的種族天賦,能將自身轉嫁到某種生物身上,從而強化這個生物的全項能力。”

陸雲:“???”

下意識的陸雲便要出手乾預,畢竟等淤泥怪附著完畢,那白鱗蛇將會異常的難對付。

可是從二哈告訴陸雲,再到他反應過來的這段空白期,淤泥怪便已經完成了轉嫁。

隻見原本潔白無瑕的白磷蛇,全身鱗片已經變成了駭人的深紫色。

僅是看這個顏色,都知道其跟毒脫不了乾係。

白磷蛇吐著蛇信子,豎瞳中似乎藏著一個虛幻的烏托邦,竟讓與其對視的陸雲眼神迷離了起來去。

看到這一幕的二哈臉色大變,不停呼喊著陸雲,試圖將其喚醒。

奈何根本無濟於事,陸雲依舊癡癡的站在原地,任由那深紫色的白磷蛇逼近。

“桀桀!雜種,你就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血寵被撕成碎片吧!”哢崩手下的五名手下一臉得意的看著二哈。

“可惡!我在就應該想到淤泥怪的這項種族天賦的,如果能夠早一點提醒大哥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

二哈自責的一拳砸在了選手護欄上,心中毅然下定決心,就算是暴露,他也不能無動於衷的看著陸雲涉險。

可就在此刻,一個熟悉的聲音在二哈腦海中響起:“二哈!你這未免有些太沉不住氣了,而且你也太瞧不起你大哥我了吧!就這點小伎倆難道我還能真的中招不成?”

“大哥!你……”

二哈眼中滿是欣喜,看向場內的陸雲,隻見其正逮著白磷蛇七寸位置猛錘呢!

“哼!就這?”二哈看向哢崩的那五名手下,臉上儘是不屑。

而原本勝券在握的五隻血蟲此刻臉色一個比一個陰沉,畢竟這始料未及的一幕,實在是讓他們有點難以接受。

心中更是納悶不已,憑什麼一個卑微的人族修仙者血寵能夠破除淤泥怪強化後的白磷蛇的幻術攻擊啊!

“攻擊啊!給老子攻擊啊!”白磷蛇的主人不停的下達著死命令。

可是場內,被牢牢控製住要害的白磷蛇甭說反擊了,現在想要掙脫陸雲的魔爪,都是一件天方夜譚的事情。

“給我死!”

陸雲爆喝一聲,雙手猛然發力,雙臂之上瞬間青筋暴起。

“嘶嘶嘶~”

白磷蛇疼的如同一條蚯蚓那般,不停的扭動著纖細的身軀,試圖以這種方式將擺脫陸雲的束縛。

可是陸雲的雙手如同鉗子一樣,牢牢的鎖住了白磷蛇的七寸,並且伴隨著他的不斷髮力,白磷蛇七寸位置的白鱗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剝落。

眼看著白磷蛇就要被陸雲活生生的掐死的時候,異變突生。

抱著必殺之心的陸雲,滿臉驚駭的一把將白磷蛇扔了出去。

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發紫的雙手,他明明已經附著了陰陽魚異火了纔對,按道理來講,不應會被淤泥怪身上的毒素侵蝕纔對。

而就在陸雲愣神的功夫,毒素已經通過經絡,從雙手蔓延至兩條手臂了。

而被陸雲甩出去的白磷蛇,並未因此撿回一條命,身體在地上不停捲縮,本來被淤泥怪附身後,變為通體紫色的鱗片,也在肉眼可見的褪色。

隻是這個過程對於白磷蛇來說,就好似在蛻皮,樣子十分的痛苦。

“嘶嘶~”

白磷蛇喘息一聲,趴在地上在冇有了動靜,全身的鱗片更是可怖,白一片紫一片。

尤其是紫色的部位,散發出陣陣惡臭的濃煙,身體也在快速的**。

陸雲這邊情況也冇好到哪裡去,遵從二哈之前說的,需要立刻將沾染了淤泥怪的毒素的部位切除。

可當他忍著劇痛將左臂連根砍下的時候,右手臂上的毒素卻已經直逼心臟而去了。

“艸!”

陸雲暗罵一聲,這淤泥怪得毒素的侵蝕速度要比他預想的快上數十倍有餘。

現在想通過截止來阻擋劇毒,顯然是有點異想天開了。

除非陸雲可以在冇有心臟的前提下能夠生活。

他現在唯一能做的除了等死意外,就是利用身體內一切能夠用上的力量,嘗試的將毒素彙聚到一處,將其一刀切。

幫不上任何忙的二哈隻能乾著急,突然身體一哆嗦,看了眼哢崩的那五名手下,又看了一眼快化為白骨的白磷蛇,似乎相當了什麼。

“大哥!你聽我說,現在侵入您體內的有可能不是淤泥怪的毒素,而是淤泥怪自身!”

陸雲:“???”

聽到這話的陸雲一愣:“什麼?”

要知道,淤泥怪自身可要比毒素難對付多了。

畢竟一個是活物,一個死物。

“大哥!您先彆著急,聽我說!這淤泥怪現在在您體內,是壞事同樣也是好事!”

陸雲:“???”

“二哈!你有冇有搞錯啊!你大哥我都生命倒計時了,你怎麼還有心情開玩笑的!”

“我冇開玩笑!大哥,我是認真的。”二哈一臉嚴肅的說道:“隻要您現在遮蔽身體和外界的感知,淤泥怪接收不到訊息,便能將其困在您的身體內。”

“讓後呢?你總不能讓你大哥我當個人形牢籠吧?介尼瑪跟等死有啥區彆?”

聽完二哈計劃的陸雲瘋狂吐槽。

“彆著急啊!大哥,聽我把話說完……”

“能不著急嗎?這淤泥怪又冇在你身上!”

陸雲冇好氣的打岔道。

“大哥!都這個時候,你就彆插嘴了!”二哈被陸雲整的汗都下來了:“將淤泥怪困在身體內之後,你就可以用陰陽魚異火對其進行威脅,這淤泥怪雖然難纏,但是智商極低,隻要大哥您稍微施壓一下,他就會乖乖聽話的!到時候將其神魂上的烙印換成您的,不光危機可以解除,還能得到一員得力乾將!”

“此話當真?”

陸雲兩眼冒光!

“大哥!我何時在這種事情上坑過您?”

二哈笑著說道。

話音未落,一道極其不和諧聲音便傳進了二哈的耳朵裡:“血寵馬上都要死到臨頭,竟然還笑的出來,心可是夠大的啊!”

二哈當時臉上笑容便消失了,目光不善的看向哢崩的那五名手下,剛纔出言嘲諷的正是和哢崩有一腿的189號選手。

-芸貴妃會不會把這個執法者給自己來做?自己要是拿下這隱宗的執法令,雖然談不上能力挽狂瀾,但是也能有些話語權。陸雲敢肯定的是,這些傢夥一旦上岸,想要戰勝他們,是絕對不可能的。就算是聯合西方靈界,加上神聖教廷,也猶如螳臂擋車,以卵擊石。這也更加讓陸雲下定決心,好好找芸貴妃談一談。畢竟自己手裏有個王牌,就是洛璃!看在洛璃的麵子上,芸貴妃總不至於讓自己難做吧?隻是不同的是,陸雲感覺芸貴妃似乎和天魔王達成了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