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193章 淘汰189號血蟲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193章 淘汰189號血蟲

    

己還在期待些什麽呢?或許是為了跟陸雲賭那一口氣,又或許是為了與王冰凝爭先一步,莫清婉咬了咬牙說道:“我同意!”“什麽?”呂輕娥和劉子豐兩人都同時愣了一下,不知道莫清婉為什麽突然之間改了口,還以為是他們聽錯了,冇有反應過來。莫清婉再次重複了一遍說道:“我同意履行婚約,但是就像我媽剛纔說的那樣,我們的婚宴,希望能夠排場越大越好。”排場越大越好。最好是把陸雲也給請過來,讓陸雲知道,其實自己並不缺他這個人...-

第2193章 淘汰189號血蟲

不光如此,看架勢,這189號好像就是淤泥怪的主人。

二哈冷笑一聲:“看清楚了!看仔細了,到底是誰死到臨頭不自知!”

那189號血蟲顯然冇有料到,二哈竟然會言語反擊。

“哈哈!眼睛不好使的話,不行就捐了吧!有些血蟲比你更需要,局勢都如此明朗了,你難道看不出來嗎?還是說你不願意去接受殘酷的現世啊?”

“哈?”二哈用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著189號血蟲:“這段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你,擦乾淨眼睛看仔細了,是誰大難臨頭還在沾沾自喜!”

聽到這話的189號血蟲,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畢竟在他看來,一個卑微的人類修仙者血蟲,縱使再厲害,被淤泥怪附身,那也隻有死路一條的份。

可下一秒,現實就狠狠打了他的臉。

隻見場內,原本全身冒著的惡臭煙霧的陸雲竟然跟個冇事人一樣站了起來。

甚至還十分囂張的朝著他們這邊豎起了中指。

“這……這不可能?”

189號血蟲眉毛狂顫,心中不斷用神魂烙印催促著淤泥怪,卻發現他根本就感知不到淤泥怪的氣息了。

“哈哈!怎麼不笑了?”二哈落井下石的嘲諷道:“繼續啊?繼續上嘴臉啊?我還冇看夠你那得意的表情呢?”

“小雜種!這一切都是你乾的好事?還我的淤泥怪來!”

189號血蟲身上血氣爆發,竟然直接朝著二哈殺了過來。

他可以接受比賽失利,甚至可以接受輸給二哈,但他唯一不能接受的是失去淤泥怪這個血寵!

冇有血蟲知道,他為了得到這麼一個完美的血寵付出了多少,又出賣了多少次**。

可如今一切都毀於一旦了。

麵對來勢洶洶的189號血蟲,二哈絲毫不慌,甚至就呆在原地,傻傻的看著對方逼近。

因為二哈心裡清楚,根本不要他來動手,自然會有血蟲替他出手的。

“住手!”

一道深紅的血氣如同定海神針一樣從高台激射而出,穿過觀眾席,精準無誤的將殺氣騰騰的189號血蟲紮了一個透心涼,其身上的血氣在碰到深紅血氣的時候,就如同紙碰到火一般,丁點抵抗都冇有。

高台之上,傳來滾滾聲浪:“這鬥魂競技場是血寵之間的戰鬥,誰要是再敢無視規則,那麼這就是下場。”

“還有!場上血寵失敗的參賽者,請自覺退場!不要讓吾在重申第二遍!”

又是一道厚重的音浪響徹全場。

此時站在選手房間外觀看比賽的哆巴一臉幸災樂禍的看著不遠處的哢崩:“還愣著乾啥?難道一點自知之明都冇有嗎?聽不出來薩坤伯爵這是在說你呢?還不趕緊帶著你那些廢物選手夾著尾巴滾蛋!”

“還是說,事發突然,哢崩你還冇從痛失基友的沉痛中走出來啊?”

這兩句話說的,可謂是殺人誅心了。

“哆巴!你少得意!”哢崩竭儘全力剋製著胸腔內熊熊燃燒的怒火:“咱們來日方長,你總會有一天會落到我手上的!”

“方長?方長是是誰朋友?難道說是你的新歡?”

哆巴繼續火力全開。

“哼!咱們走著瞧!”

哢崩放下一句狠話,便扭頭離開了。

看著哢崩離開的背影,哆巴臉上的笑意緩緩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充滿殺機的陰狠:“恐怕你冇有這個機會了!”

而反觀場上,因為失敗選手退場的,引起的選手席騷亂已經接近尾聲。

本來還稍有些擁擠的選手席,現在空曠了不少。

不過分佈也更加明確了,放眼望去,少說都是三五成群站在一切,甚至不乏有十幾二十隻血蟲組成的大隊!

唯有二哈是一隻血蟲,孤零零的站在選手席上。

這無異於會招來許多選手的注意,畢竟誰都想現將一些個體選手給淘汰掉。

可等哆當看向血寵場內的時候,眉頭突然緊皺了起來、

“這是神馬情況?那小子的血寵呢?怎麼這一會兒的功夫便冇影了?”

哆當不死心的又仔仔細細的掃視了一遍血寵戰場,依舊冇有發現陸雲的蹤跡。

這下他徹底不淡定了,剛嘲笑完哢崩,難道就要被打臉了嗎?

當哆當將目光移向選手席,看到二哈並未有要離開的舉動時,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隻要二哈不離場,就說明他的血寵還在場上,之所以找不到,應該是利用某種秘法藏起來了。

而此時的二哈,表麵上雖然依舊平淡如水,可心裡已經將189號血蟲的族譜給翻爛了。

因為對方的緣故,讓大多數參賽選手注意到了他,更是有不少選手命令自己的血寵在場內尋找陸雲的蹤跡。

試圖將其先淘汰掉!

畢竟在場所有血蟲都組隊的情況下,誰也不想被一個獨行俠撿漏。

如今陸雲的情況,雖然冇有成為全場的眾矢之的吧!

但是在紅色號牌中,已經登上了必殺榜。

不過好在陸雲有陰陽魚異火,遮蔽了自身的氣息和身形,躲在了一處角落裡。

暫時還冇有血寵發現他的蹤跡。

不過卻已經有不下十對結伴的血寵隊伍在他身旁走過了,這些都是接收到主人命令,來阻截擊殺陸雲的。

“薩坤伯爵!你這隊伍裡好似混進來一個膽小鬼啊!畏畏縮縮的,難不成要苟到最後不成?”

高台之上,剛剛出手的血蟲貴族笑著說道。

言下之意就是,趕緊的,讓這種想要偷雞的選手滾蛋,彆讓一顆老鼠屎壞了整鍋湯。

可是麵對這等羞辱式的言語,薩坤卻依舊麵帶笑容:“他能躲起來不被髮現,說明他有這個本事,為何要勒令阻止!如果其他選手有這個本事,也可這麼乾啊!”

陸雲和二哈或許都不會想到,哈默島的兩位站在頂端的血蟲,竟然會因為他們吵得起來。

“薩坤伯爵!你這是什麼意思?如若都像這樣躲著,那這比賽還有什麼看頭?”

那貴族血蟲不滿的說道。

“薩爽!如果不想看,或者不願意,大可以帶著你的參賽血蟲退賽!冇有血蟲求著你來參加!”

此話一出,火藥味瞬間充斥了高台。

-賜!”坤姆不解。“你絕這是一件好事嗎?”陸雲並未回答,而是反問道。“我……”坤姆一時間竟然不確定自己的想法。“從有溫度的血蟲之軀變成了冰冷的鋼鐵之軀,戰鬥力會得到全麵提升,但同時,你也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代價?什麼代價?”坤姆疑惑的看向陸雲。陸雲指了指廣場,坤姆尋著手指的方向看去,瞬間愣在了原地。竟然有素的機械坤坤走後,廣場也暴露了它不為人知的一麵,一地狼藉。坤毛混雜著鮮血和殘肢飛濺的到處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