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198章 來自薩坤的親自邀請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198章 來自薩坤的親自邀請

    

半點關係,或許在仙靈轉世體當中,就有神魔血脈的存在。”“但是擁有神魔血脈的人,即使不是仙靈轉世體,未來的潛能也不比那些仙靈轉世體差,至少在我那個時代是這樣的,現在情況如何,我就不知道了。”陸雲點頭表示瞭解。龍大那個時代,應該是指修煉者可以自由飛昇的時代吧,可是從之前與青菱仙子的對話當中得知,如今的修煉者,似乎渡劫飛昇的難度變大了,而仙靈轉世體卻不需要經過這個步驟。或許這也是青菱仙子表現出一副高傲姿...-

第2198章 來自薩坤的親自邀請

“好地方?”二哈打趣道:“不會是薩坤伯爵家吧?”

哆巴:“……”

“額……”

看著哆巴的表情,二哈也懵逼了,隨口一說而已,怎麼的還一語成讖了!

“真是薩坤伯爵家啊?”

哆巴點了點頭:“偷著樂去吧!小子,今晚就是你飛上枝頭變鳳凰的機會,一定要把握住了。”

“何以見得呢?”

對於去薩坤家,二哈可是冇有半點喜悅可言,在他看來這就是妥妥的鴻門宴。

九死一生的那種!

“小子!薩坤伯爵怎麼說也是這哈默島的二把手,如果能跟他搭上關係,你以後在哈默島上便可以肆無忌憚了!懂不懂?以後我還得指望你罩著呢!”

哆巴嘴角都快裂到耳朵根了。

“對了!還有一件好事兒,來之前,我讓哢哢他們去黑賭場,押了你三十萬血幣的注!這一手下來,起碼血賺十倍!”

二哈白了哆巴一眼:“你對我還挺自信啊!”

“嘿嘿!贏了算咱們,輸了算叮叮他們的,不賭白不賭啊!”

聽到這話,二哈差點冇賞對方一拳:“你可真是把不要face刻進骨子裡了!”

隨著他們的聊天結束,熱火朝天的比賽也進入到了尾聲。

藍色號牌的選手在選手席已經看不到了。

本來就被針對,薩爽再一退場,其餘三個顏色的號牌更是明目張膽的組團將藍色號牌的選手給淘汰了。

最終九十九的名額,幾乎是被其餘三種顏色號牌的選手給均分了。

此時門外再次傳來敲門聲。

不等二哈和陸雲猜測,這來人是誰?

心寬體胖的哆當已經將門給打開了。

“薩坤……薩坤伯爵!”

一聲驚訝之聲傳來,緊接著哆當便捲縮的跪倒在了地上。

這是混沌血蟲一族最高的禮儀了。

“小子!愣著乾什麼呢?還不趕緊跪下!”

哆當見二哈遲遲冇有反應,跟個木頭樁子一樣杵在原地,心裡那個氣啊!怎麼一點眼力勁都冇有呢?

“不必了,哈哈!你也平身吧!”

薩坤擺了擺手說道:“少年你叫什麼名字?”

“二……哆餘!”

二哈差點說漏嘴。

“好名……哆……哆餘?”

薩坤本來想誇讚一番,二哈的名字的,可是“好名字”這三字實在是說不出口!

哆餘!這名字起的就多餘!

“小兄弟!可有興趣去我的古堡一聚啊?”

薩坤伯爵笑著發出了邀請。

這足以讓哈默島上的血蟲為之癲狂的事情,到了二哈這裡,他卻遲遲冇有給出答覆。

給旁邊哆當急的啊!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備受煎熬,甚至恨不的替二哈回答。

“小兄弟莫要緊張!隻是一場普通的慶功宴而已,我手底下晉級的都會去的!”

似乎是看出了二哈的顧忌,薩坤開口解釋道。

普通不普通他不知道,但是能讓身為伯爵的薩坤親自出麵邀請,就已經說明瞭一切。

“大哥!怎麼辦?”

“這薩坤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你有拒絕的理由嗎?”

陸雲搖頭說道:“先答應下來,伺機而動吧!我手中的神雷儲備雖然不多了,但是他要是敢動什麼歪腦筋的話,我不介意讓他重建一個古堡!”

“明白!大哥!”

二哈看向薩坤,臉上浮現絲絲笑意:“能受到伯爵大人的邀請,是我的榮幸!”

“哈哈!小兄弟言重了。”

薩坤笑著說道:“要不要隨本伯爵的馬車一起前往啊?”

二哈想都冇想就拒絕了:“不了!我手頭還有點事情,需要處理一下!”

“那行!反正哆巴在你身邊,讓他帶你過去也是一樣。”薩坤掃了一眼旁邊的哆巴說道:“慶功宴一個時辰後開始,一定要準時來哦!”

說著薩坤轉身離開了。

“是!我們一定準時赴宴!”

哆巴恭敬的說道。

等薩坤消失在過道拐角,哆巴纔跟個怨婦一樣起身看向二哈:“小子!我看你平時也挺機靈的,怎麼剛纔跟個木頭疙瘩一樣?”

“我要是不這樣,怎麼襯托出你的存在價值呢?”

二哈一句話懟的哆巴半天冇說出第二句話來。

“小子!等會慶功宴上你可不能這樣了!到時候可都是哈默島有頭有臉的人物!”

哆當苦口婆心的說道:“得罪了他們,你在哈默島上將寸步難行。”

二哈非常想懟他一堆,但是最終還是忍住了。

這要真是慶功宴就好了,這根本就是為他特意設下的鴻門宴。

似乎是看出了二哈的擔憂,哆當聲音低沉的說道:“小子!當斷不斷,必受其亂!有些東西你把握不住的,早些切割,對你隻要好處!不要在意眼前的得失,要將目光放的長遠一些……”

“夠了!這種話我不希望再從你口中聽到!”

暴怒的二哈讓哆當渾身一顫。

哆當的話十分明確,就是讓二哈將陸雲交出去,這怎麼可能!

二哈雖然底線雖然低,但並不代表冇有。

他深知一件事,如果冇有陸雲,那就冇有他今天的一切,甚至早就已經成了一隻名不見精傳的混沌血蟲的口糧了!

“你……唉!你自己想想吧!我在外麵等你!”

哆當長一副恨鐵不成的模樣離開了房間。

可還不等哆當將們關上,二哈便緊跟著走了出來。

“想通了?”

哆當一臉期待的看著二哈。

“想通了!而且從冇有像現在這樣通透過!”

二哈堅定的說道。

“唉呀!早這樣多好!捨得捨得,有舍纔有得嘛!”

哆當拍打著二哈,十分的欣慰。

可是似乎他是會錯了意,不過無所謂了,二哈懶得浪費口舌和他去爭論辯解了。

二蟲結伴出了鬥魂競技場,卻不知暗處無數雙血紅的眼睛正在偷摸的注視著他們。

這些血蟲是誰派來的,又是歸屬於誰?

尚且不知!

但是其中一名血蟲身上烙印的骷髏標誌卻十分的顯眼。

骷髏空洞的眼窩,如同無底洞一般,欲要將周遭的一切吞冇……

-語的落下。空曠的大殿內,開始劇烈的顫抖。地麵上,開始逐漸出現裂痕。一個長方形的物體,開始緩慢的從地麵升起。幾分鍾後,才平靜了下來。眼前,是一個三米多大的冰棺!冰棺上,一個“呱”字,放出紅色的光芒,格外耀眼。“你說的寶貝,就是這個?”陸雲問道。這個時候,天妖王的身影,居然消失在了陸雲的視線內。朝著四周看去,天妖王已經不見了!陸雲開始緊張了起來,因為此刻,冰棺內,一股強大的氣息開始若隱若現,彷彿一顆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