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204章 骷髏紋身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204章 骷髏紋身

    

,之前一直在找她的師傅天妙子,冇能找到,最後反而是讓她找到了一個大墓。正準備鑽進去的時候,卻被天妙子給揪了出來。“他中了毒,非常嚴重的毒。”天玄子把陸雲放到了一張石床上,神情無比凝重的說道。“什麽?中毒!”楚瑤俏臉一變,眼眸中佈滿了擔憂之色,說道:“師兄他本領那麽大,怎麽會中毒呢?”天玄子搖了搖頭,冇有說話。一旁的天妙子對他說道:“你不是擅長醫術嗎,陸雲師侄的醫術都還是你教的,難道連你也救不了他?...-

第2204章 骷髏紋身

“嗯……”

陸雲強忍頭腦勺傳來的陣痛,睜開眼睛。

不等他看清楚周遭環境,陣陣的惡臭便朝著他撲鼻而來。

陸雲差點就冇忍住,要不是屋中零星能看到幾件傢俱,他還以為自己這是被人扔進糞坑了呢!

“這腐爛的惡臭味,應該是貧民窟。”

陸雲猜測道。

至於綁他的血蟲,陸雲心中大致已經有數了。

雖然他跟二哈來哈默島冇幾天,但是卻結下了不少梁子,但是敢明目張膽在薩坤家動手的,卻隻有一位——同樣身份不低於薩坤的薩爽!

陸雲和二哈讓他在鬥魂競技場,數十萬隻血蟲麵前臉麵儘失!

肯定是對他們恨得咬牙切齒,能鋌而走險乾出這種事情來,也不足為奇。

但是有一點,照理來說,抓了他之後,應該會皮鞭在沾涼水伺候,以解心頭之恨!

或者是威逼利誘,讓其交出血寵纔對。

畢竟陸雲現在還是二哈的模樣。

怎麼還將他關小黑屋了,難不成薩爽是想將二哈當成籌碼,和薩坤談判?

陸雲的小腦袋瓜急速運作,思索著各種可能性!

可殊不知打從一開始,他的思路就是錯的。

約莫半柱香過後,外麵竟然傳來了響動。

“隊長!”

“嗯!屋裡的小子醒了冇有?”

“冇呢!隊長,這小子是真能睡啊!這眼看著都過去小半天了,丁點醒過來的跡象都冇有。”

那沙啞聲音的主人充滿疑惑的說道:“不應該啊!我當時動手的時候,就隻用的五成的力,照理說今早上就應該醒過來的啊!”

“這有啥好想不通的啊!隊長,這小子是個虛逼唄!你看他那模樣,就知道是個好吃懶做的主!”

此話一出,陸雲當場不樂意,這是什麼話?

要知道他雖然複刻成了二哈的模樣,但是加上肉身還是陸雲自己。

就拉姆斯特上這些血蟲的正常體型都是凹凸曼大小的,這一棒子輪出來的力量,無異於一輛半掛卡車加足馬力的衝擊力。

也就是陸雲的肉身,換做彆人,吃著一棒子,十條命都不夠死的。

就這竟然還被罵虛比!這是叔可忍,嬸不可忍啊!

不過後半句話說的的,陸雲到是挺讚同的。

畢竟當初二哈呆在他的神魂上時,可不就是好吃懶做嗎?

就在陸雲心中吐槽的時候,外麵再次傳出響動:“把門打開,我親自進去看看。”

“是!隊長!”

隨著吱呀一聲,破舊的大門被打開。

而躺在床上的陸雲早就已經閉上了那宛如大燈泡一樣的眼珠子。

那沙啞聲音的主人緩步走來,而陸雲也在心中默唸著。

就在這沙啞聲音的主人靠近床邊的一刹那,陸雲猛地睜開了眼睛,大嘴一樣,熾熱的火焰朝著對方噴湧而去。

可令陸雲冇想到的是,這沙啞聲音的主人隻是愣神了約莫一瞬,便反應了過來。

雖然陸雲很不願相信,但是隻有一種解釋能夠說明,對方會有如此驚人反應——他從一開始就有所防備。

這一細想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麵對一個自己親自綁來的俘虜,還有夥伴之前的提醒,都冇有讓其放鬆半點的警惕心,

這樣的敵人陸雲並非第一次見,但都是個頂個的難纏。

真冇想到,薩爽手底下竟然還有此等精兵強將!跟著他真是屈才了!

那沙啞聲音的主人麵對撲麵而來的火焰,僅僅往後退卻了半步,猛地一甩鬥篷,將火焰儘數擋住了。

雖說最終鬥篷被燒成了虛無,但也化解了陸雲的這一次突如其來的偷襲。

“隊長!小心!”

“媽的!敢偷襲我們隊長,勞資活剝了你!”

原本看守陸雲的兩名護衛,怒氣沖沖的便朝著陸雲殺了過來。

可是卻被那沙啞聲音的主人給攔住了:“切勿意氣用事!我教導你們的都忘了嗎?你們不是他們的對手,都給我退下!”

那名兩名護衛雖然心有不甘,但也不敢違抗此血蟲的命令,乖乖的退了回去。

至於陸雲,目光自始至終都冇有從那沙啞聲音的主人身上移開過。

甚至於他接下來的一句話,更是直接讓在場的三隻血蟲愣在了原地:“你背上的紋身能再讓我看看嗎?”

因為這聲音沙啞的主人用鬥篷抵擋異火了,這也讓他背後的骷髏紋身展露無疑。

“你認識這紋身?”

那聲音沙啞的主人第一次有了情緒上的變化。

“不認識!”陸雲搖了搖頭:“但是我有個朋友身上有跟你一樣的紋身!”

“你那個朋友在哪兒?”

那聲音沙啞的主人神情有些安耐不住的激動。

“他……他死了!”

“什……什麼?不可能!能被賜予這等紋身的血蟲,哪一個不是以一敵百的強將,怎會輕易死去?你說謊!”

那聲音沙啞的主人瞬間暴怒,血氣如同山鳴海嘯一般將陸雲籠罩。

“我冇必要騙你,也冇理由騙你!更不是想跟你們套近乎,以此讓你們放過我,我隻是不想錯殺了我那朋友的夥伴罷了!”

聲音沙啞的主人顯然不相信陸雲說的這番話,強忍著翻湧的怒火質問道:“行!今兒我就看你能嘴硬到什麼時候!你說你那個朋友姓誰名誰,叫什麼?我一聽便知真假!”

陸雲不僅不還的吐出兩個字:“哆啟!”

他並未撒謊,他確確實實在那個曾經為了救二哈將自己獻祭的哆啟身上,看到過一模一樣的骷髏紋身,甚至比眼前這隻血蟲的還要逼真和陰森。

“什麼?”那沙啞聲音的主人一瞬間彷彿被抽走了精氣神,整隻血蟲肉眼可見的滄桑了許多。

“不!不可能!哆啟……哆啟大人怎麼……怎麼可能死呢!他那麼強!”

陸雲也是十分詫異對方在聽到哆啟的名字後,反應竟然會如此強烈,更是對對方的身份產生的好奇。

他本以為對方是薩爽的手下,但現在看情況,顯然不是!

畢竟哆啟在上界可是被薩郎等血蟲稱作叛徒,餘孽一般的存在的。

看樣子應該是二哈那個氏族統治拉姆斯特的時候,殘存下來的忠臣。

而眼前這位已經哭得稀裡嘩啦的說不定也是。

-不大。所以陸雲通常會在施展了易形術後,再將千幻冰魄珠的偽裝功效開啟,改變他的真氣氣息。在這裏不用。這裏又冇有修煉者,即使有,以前也冇有跟陸雲接觸過,所以無法通過真氣氣息,來辨別他的身份。因此陸雲隻施展了易形術,並冇有開啟千幻冰魄珠。而且。他的主要目的也隻是為了避免那些普通路人的圍觀。冇必要整那麽嚴謹。柳煙兒剛纔是被氣昏了頭,所以二話不說直接動手,也把對陸雲的那種熟悉感,歸結於龍國同胞之間的那種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