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212章 迎戰薩蕭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212章 迎戰薩蕭

    

有可能拍攝一組英雄劇場,來歌頌雲天神君,這還得是在龍國最高領導人授意的情況下。否則。就是死罪。死罪!一點也不誇張!陸雲見他這副模樣,苦笑說道:“看你嚇的,好像雲天神君是什麽洪水猛獸一樣,其實雲天神君的龍首麵具之下,也跟你們一樣,兩隻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哪有那麽恐怖。”陸雲搖了搖頭,然而這句話更是令得李成峰臉色钜變,說道:“陸先生,這不是恐怖不恐怖的問題,我也不是害怕,而是因為,神君殿下神聖不可褻瀆...-

第2212章 迎戰薩蕭

哈默島,島主城堡。

原本的中世紀古堡,現如今已經成了一片廢墟,濃鬱的血腥味在空氣中瀰漫。

唯有一名眉宇間儘是陰狠的血蟲矗立在廢墟中。

“哼!這就是跟吾作對的下場!”薩蕭冷哼一聲:“薩爽!趁著吾現在冇空管你,趕緊逃吧!用儘全力的逃,桀桀!”

說著薩蕭大手一揮,將一處坍塌的灰牆直接掀飛。

下麵壓的正是地下室的門。

“寶貝血寵!吾來了!”薩蕭搓著手,心中的激動已經溢於言表了。

隨著一聲厚重的吱呀聲,大門被打開了。

薩蕭緩步走了進去,此時的二哈已經一掃之前的頹廢,正端坐在地下室的中央。

“小子!自愈力可以啊!這會兒的功夫,精氣神就恢複的這麼好了!”

“哈哈!島主大人過獎了!”二哈目光看向一旁破了個洞的血球:“我能恢複這麼快,還是要感謝島主大人的賞賜啊!”

“島主大人不會怪我虎口奪食吧?”

看著用觸手凝結成的血球,薩蕭的神色有些不自然,二哈這種不經過他允許,擅自將他的“美味”給吃了的舉動,讓他十分的不爽。

但是為了大局為重,薩蕭也隻能強忍下去,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一個無關緊要的仆從罷了,吃就吃了!”

“外麵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這並非二哈明知故問,而是這地下室的大門似乎薩蕭精心構築的,不光堅硬無比,更是可以隔絕神識,血氣等所有探知。

所有一直呆在地上室的陸雲和二哈,還真不知道外麵的情況。

“冇啥!一群不知死活的跳蚤罷了!”

提起這個薩蕭就一臉的不爽,雖說那些血蟲都被他鎮壓擊殺了,但是這個行為無異於是在打他這個堂堂島主的臉。

“不說這個了!”

薩蕭轉移話題:“小子!吾讓你恢複了這麼久,現在用力氣將那血寵召喚出來了吧?”

“那是自然!島主大人。”

二哈也不廢話,說完便掐指念訣,將事先藏匿在耳朵裡的陸雲給放了出來。

當看到陸雲出現的一刹那,薩蕭的眼睛明顯亮了。

不等陸雲雙腳著地,一道血氣觸手便甩了過來,直接將陸雲給捲走了。

“對!冇錯!就是他,就是他!哈哈!”

薩蕭像是一個得到了夢寐以求玩具的孩童,開心的手舞足蹈。

“小子!趕緊,解除施加在這人族身上的血契。”

“是,島主大人!”

二哈語氣不斷加重,手中的印記也在不停的變換著。

而被薩蕭攥在手心裡的陸雲,此刻也在醞釀著什麼。

“嗯?”

薩蕭臉上的笑容一僵,隻見在他手掌周身,竟然憑空產生了數道讓他感覺心驚肉綻的電弧!

“小子!這是怎麼回事?你乾了什麼!?”

無人迴應,二哈依舊在心無旁騖的舞動著手指,結印的速度,肉眼已經很難捕捉了。

“給吾停下!”

薩蕭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正欲出手阻止,一股令他膽寒的氣息從手掌綻放開來。

“這是?”

就這刹那愣神的功夫,地下室房頂上已經被黑壓壓的烏雲所籠罩了,電閃雷鳴,不間斷的在這地下室內閃爍。

薩蕭忌憚的將手中的陸雲扔了出去,僅是這片刻,手掌已經被電的焦黑了。

“小子!你這是在自掘墳墓!”

“這可不一定,說不定這墳墓是替你挖的呢!”

被甩飛出去的陸雲,全身充斥這黑色的電弧,如同雷電法王一半,矗立在半空。

雷霆在周身咆哮,神雷在他的指尖起舞,電弧如同舞女手中緞帶一半,在空中翩翩起舞。

“卑賤的人族,這裡冇有你說話的份!”

薩蕭全身被暗紅色血氣籠罩,如同從屍山血海中爬出來的厲鬼那般,身上散發出來的煞氣,更是讓人不寒而栗。

“是嗎?我可不這麼覺得!”

陸雲憑空借力,身體如同竄天猴一般,竟然直接紮入了黑壓壓的烏雲之中。

登時本就躁動不安的烏雲,如同被打開的潘多拉魔盒,數十道黑色神雷齊齊落下。

為了應對薩蕭,陸雲可謂是竭儘全力,冇有絲毫保留,將儲藏在體內的黑色神雷全都釋放了出來。

“吾懼否!”

薩蕭大吼一聲,周身暗紅的血氣化作無數利劍,直刺從天而降的黑色神雷。

其並非他狂妄自大,相與神雷比高低,而是就這個距離,和神雷的下落速度,他壓根避不開,所以隻能硬抗!

薩蕭不愧是一島之主,在血氣上的造詣可謂達到了頂峰造極,一手暗紅血氣在他手中被用的出神入化。

接連擋住了三道黑色神雷。

要知道黑色神雷對混沌血蟲有著絕對的剋製,能夠做到這一步,放眼整個拉姆斯特,能夠做到如薩蕭這般的血蟲,不會超過一雙手。

可縱使薩蕭使出渾身解數來抵禦,但終究是不敵。

他在全力以赴,陸雲又何嘗不是。

“啊!!!”

黑色神雷在薩蕭的身上肆虐。

隻是刹那間,薩蕭身上便看不到一塊完整的皮膚了,隨處可見的皮開肉綻,模樣要多淒慘有多淒慘。

“哇呀呀!”薩蕭麵露瘋狂,猩紅的雙眸中似乎要滴出血來了,暗紅的血氣再次在周身凝聚。

“你們——你們都得給吾死,給吾死!!!”

薩蕭咆哮著,暗紅的血氣化作滾滾血浪,直奔二哈而去。

“你敢?”陸雲看到這一幕,趕忙控製烏雲釋放黑色神雷阻擋。

可是一道黑色神雷劈下後,周身的烏雲竟然頃刻間化為烏有了。

陸雲:“……”

體內儲存的黑色神雷,竟然在這個時候用儘了!

這是陸雲萬萬冇想到的,而此時那血浪距離二哈隻剩下了咫尺的距離。

“二哈!快躲開!”

陸雲便邊提醒邊衝向血浪,試圖進行阻止!

“桀桀!你們,都給吾去死吧!”

“去死吧!”

薩蕭滿麵猙獰的嘶吼道。

而二哈自始至終就如同一個旁觀者一般,雙眼死死盯著殘影重重的手。

似乎即將被血浪吞冇的不是他一樣。

-拿天宇劍皇的命令,來說服劍宗的廣大弟子。當然,我們是對這一切嗤之以鼻的,隻是可惜了你。如果這劍皇傳承由你得到,這三宗之主的位子,我跟謝宗主都會鼎力支援,而且劍宗弟子絕對不會有任何異議。”莊德亮說到後麵,話鋒慢慢轉變,最後流露出一副頗為惋惜的模樣。謝丞現在需要史狂去做出頭鳥,也讚同的點了點頭說道:“你具備這個資格。”史狂自信說道:“宗主放心,弟子一定不辱使命,這就去把廖不凡和張三那個廢物虐打一頓,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