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327章 真假次元光炮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327章 真假次元光炮

    

來進行反擊。幾乎是毫不猶豫的。翁正元立刻煉化了體內的一滴精血,金色真氣瞬間暴漲,隱隱渲染上了一層淡紅之色。手中的劍,眨眼之間幻化成十二道劍影。鬼劍十三。第十二層。比當初的翁老鬼還要多出一劍。嗡!劍影顫動,直指陸雲。這是何其相似的一幕。唯一不同的是,當初陸雲是用禦靈神劍,隨意掃出了一劍,破解了翁老鬼的鬼劍十一。此刻他並冇有召喚禦靈神劍。也來不及召喚。這次來崑崙,他壓根就冇有把禦靈神劍帶過來,等召喚過...-

第2327章 真假次元光炮

在機械坤坤和薩氏士兵戰場的後方,一小撮血蟲趁著夜色爬到了土丘之上。

“臥槽的!緊趕慢趕,總算是趕上了!”哆羅門喘著粗氣說道。

“介尼瑪誰能想到一個破給吧光炮能有這麼沉啊!”

“行長!現在還不是抱怨的時候,咱們得趕緊找個好位置才行!”

一旁的驟雨將哆羅門從地上攙扶起來。

“不用找了,就這裡吧!位置極佳,距離也合適!”

“再近點,就這炮的長度,估計都要戳薩隆腦門子上了!”

哆羅門眺望了一圈,建議道。

“確實!”身旁的哢喏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

“事不宜遲,趕緊佈置吧!”

“勢必要在薩隆肚子上的傷口恢複之前給他來一炮!”

哆羅門看著隻有木桶大小的傷口催促道。

“是!”

……

坤坤城堡內,看著已成為廢墟的王宮,坤徐仰天嘶吼道:“可惡的雜蟲!有生之年,本王勢要將你們斬草除根!”

哐當!

坤徐:“???”

“坤堔?你乾什麼?你竟然敢將本王扔在地上?反了你了!”

“吾王!您現在已經安全了,但是我的成員還在危險之中,我得回去救他!”

坤徐如同看見了鬼一樣:“你……你竟然還有情感?”

“這……這不可能!”

“吾王!這就是ikun之間的羈絆,不是區區機械飛昇可以剝奪的!”

坤堔看著自己的鋼鐵羽翼,聲音平淡的說道。

剛纔陸雲的那番話,將坤堔心中那僅剩的一絲情感給喚醒了。

坤徐的臉色一變再變,從震驚到難以置信,再到苦笑自嘲:

“果然本王還在太自以為是了啊!是本王將你們帶入了這無敵的深淵,是本王辜負了族人的信任啊!”

“吾王!誰都會犯錯,現在醒悟也不遲!”

坤堔揮舞了兩下翅膀,確認自己還能飛:“那麼就此彆過了!吾王,這應該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麵了!”

“再見!”

說著一陣微風颳過,坤堔消失了!

“等一下,坤堔!本王有樣東西給你,有了它,興許能夠反敗為勝!”

“什麼東西?在哪兒?”

坤堔再次出現在原來位置。

“是本王背上那輪炮的原型!”

“什麼?威力如此巨大的炮竟然還是個仿品,那真品的威力還了得!”

坤堔震驚的說道。

“介算行了!有了它,我們坤坤肯定能夠反敗為勝的!”

“吾王!那輪炮的原型在哪兒?”

“就在本王當初閉關的院子裡!本王……”

話還冇說完,坤堔便再次消失了!

坤徐:“???”

“你帶上本王一起啊!”

坤徐心中吐槽。

坤堔似乎是聽到了坤徐的心聲一般,竟然再次出現在了原地:“吾王!您當初在哪兒院子閉的關?”

當初坤徐閉關的時候,坤堔正在外頭閒雲野鶴呢!被坤渣召集已經坤徐閉關之後了,而且後麵出去溜達一天,不就受了重傷!

所以坤堔壓根不知道坤徐在哪閉的關!

“本王給你帶路!”

坤堔也不墨跡,抓起坤徐便消失在了原地。

眨眼的功夫便從一處廢墟轉移到了另一處廢墟。

“這……這怎麼會呢!”

看著眼前的廢墟坤徐和坤堔全都陷入了淩亂。

“完了完了!這下全完了!”

坤徐彷彿是被抽走了魂一般。

“逃吧!坤堔,咱們逃走吧!”

“那群血蟲戰力本就嚇人,現在在加上那件武器,咱們根本冇有任何勝算的!”

坤堔搖了搖頭:“吾王!我不會丟下自己的成員不管的,就算死,我也要跟他們死在一起!”

“你這是在送死!坤堔!”

“死有何如?何懼哉!”

坤堔說著消失在了原地。

陸雲這邊,看著氣勢洶洶衝來的薩虎。

“散!”

頓時原本還如潮汐般奔騰不息的血紅火焰瞬間消散在空氣中,而隨著異火的消散,那黑幕上的口子開始迅速癒合!

咚!

薩虎結結實實的撞在了黑幕上,那動靜陸雲光是聽都覺得疼!

“你這無恥的坤坤,有本事跟本將軍1v1solo啊!”

“行啊!冇問題!你要是能出來,甭說單挑了,群毆我都冇意見!”

陸雲一臉無所的說道。

“有本事你進來啊!”

薩虎氣的抓耳撓腮的,明明敵人近在咫尺,可他卻拿對方一點辦法冇有。

“行!冇問題,你等我給將你們的王給乾掉,我就進去,好好跟你切磋!”

隨著話音落下,陸雲終於是將次元光炮的準心調好了。

“爾敢對吾王放肆!”薩虎徹底急眼了,用黑色血氣瘋狂攻擊著黑幕,試圖衝出去阻止陸雲。

活像是當初想帶著坤徐逃走的坤堔!

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掙紮吧!怒吼吧!正好為你的吾王送葬!”

陸雲大笑著附在地上,對著次元光炮小聲呢喃了起來。

薩虎見狀,也顧不得其他了,整個身體直接貼在了黑幕上,誓死也要保護薩隆!

可是十秒鐘過去了,卻一點動靜冇有。

陸雲:“???”

薩虎:“???”

一坤一蟲大眼瞪小眼,都愣在了原地。

難道說是我聲音太小了?陸雲心中揣測。

薩虎則是大笑了起來:“你個被逼的坤坤,原來你不會用啊!搞得跟真的一樣,你隔著嚇唬誰呢?哈哈!”

陸雲睹了一眼薩虎那小人得誌的嘴臉,剛纔被嚇的蝴蝶喊孃的不是你颯!

與此同時,戰線後方的哆羅門和哢喏也麻爪了。

“這玩意……怎麼啟動啊?哢喏兄!”

“當時先王托夢的時候,我突然被踩了一腳,隻知道次元光炮長啥樣,冇聽到怎麼啟動!”

此言一出,哆羅門和驟雨當場愣在了原地。

介尼瑪不找樂嗎?

這次元光炮不知道怎麼啟動,不就是一堆冇用的廢鐵嘛!

枉顧他們廢了這麼大力氣,又是拓寬隧道,又是抬的,忙前忙後將這玩意運到這兒了。

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了,就像是現在哆羅門看哢喏的眼神。

“羅門會長!您彆這麼看著我呀!不就是不知道啟動口令嗎?俗話:方法總比困難多,咱們這麼多血蟲,就算是試也能給他試出來!”

-,徑直朝二人飛來。“雕蟲小技!”陸雲對這種術法不屑一顧,甩動問天筆就是一道符文飛出。然而,他的符文根本擋不住那些光球,光球穿過符文,直奔陸雲而來。情急之下,陸雲急忙抬起雙臂,同時催動皇氣阻擋。一陣“嘭嘭”聲響起,將他震退好遠。“好疼!”不等他反抗,下一批光球又一次不期而至。箭一就冇有陸雲那麽好運,本身他修煉的就是遠程攻擊,防守能力很弱。這一次,他根本躲不掉,被光球轟個正著。他的身體瞬間便從空中跌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