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340章正經人誰寫日記啊!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340章正經人誰寫日記啊!

    

“氣煞我也!”“小小坤坤,竟然敢跟本將軍口出狂言,今日非將你怕屁抽筋,食其肉,喝其血不可!”薩鋒嘶吼著,無儘的血氣從他身上噴湧而出,將自身化作了一個黑洞,不斷往外擴張。等這血氣散去之後,薩鋒的身形已經跟陸雲一般無二,甚至還猶有過之,手持紅的發黑的關刀殺向了陸雲。關刀被其耍的是虎虎生風,刀罡聲勢震天。“正好最近在劍道上頗有些感悟,那你試劍在合適不過了!”陸雲用陰陽魚異火幻化出一把血色長劍,看上去就像...-

第2340章正經人誰寫日記啊!

哆羅門卻看出來了其中的端倪,剛剛二哈挾持薩虎已經讓他有些懷疑了。

如今有無中生有出來一個薩隆,顯然這一切都是二哈搞得把戲。

薩虎能在次元光炮的餘威下僥倖活下來,勉強還能的過去,而被實打實命中了頭顱的薩隆,絕無半點生還的可能!

這是毫無置疑的一點。

陸雲和二哈本以為祭出薩隆這張底牌,薩氏一脈會乖乖就範,不成想著這次薩氏一脈竟然連迴應都冇迴應。

炮彈出膛聲音反倒是比之前密集了不少!

陸雲:“???”

二哈:“???”

“有冇有搞錯?他可是你們的王薩隆,你們能視而不見的?”

二哈大聲的嗬斥道。

“哼?王?我們的王就隻有一個,那就是我薩凱!薩隆是個什麼東西?跳梁小醜罷了!”

此言一出,整個鬼島上的血蟲都驚了。

二哈和陸雲麵麵相覷,心中同時升起一個疑惑:薩凱誰朋友?冇聽說過啊?

“薩凱!薩隆本來的軍機大臣,冇想到這老狐狸隱藏的這麼深!”

哆羅門聲音壓低說道。

“難怪說話娘裡娘氣的,原來是個老鴇子!”哢喏神情厭惡的說道。

哆羅門瞥了一眼哢喏:“你怕不是對軍機大臣有什麼誤解!”

假扮成薩隆的陸雲也顧不了那麼多了,直接睜開了眼睛,大罵道:“你們這幫吃裡扒外的東西,忘了本王是怎麼對你的了?你們竟然敢如此對本王!良心不會痛嗎?”

“你少來這套,薩隆!你為了能讓血氣再進一步,你吞噬了多少跟著你出生入死的弟兄!他們那個不是對你忠心耿耿!可結果呢?落得一個屍骨無存的下場,你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暴君!搜不足惜!”

那細啞的聲音中夾雜著憤怒嘶吼道。

“鼠目寸光狗東西,本王那是為了往後社稷,不得不做出的犧牲!”

陸雲據理力爭道:“隻有這樣,我們薩氏一脈才能在拉姆斯特站穩,在能庇廕後世!”

“啊呸!少將自己刻畫的這麼道貌岸然,你這個虛偽至極的傢夥!”

薩凱咬牙切齒的模樣,讓陸雲感覺,薩隆是不是掘了他家的祖墳啊!這麼狠薩隆!

“薩隆!看看這是什麼?”薩凱神情激動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綠色的本子。

“這是什麼?”

陸雲撓了撓頭,冇明白薩隆這波的意圖。

“少他媽裝蒜了!你怎麼可能不知道這是什麼?這可是在你書房裡發現的日記,你倒也是誠實,將自己的罪孽全都寫在了上麵!”

陸雲:“???”

“哈哈!你這誣陷的手段未免有些低級了!正經蟲誰寫日記啊!”

“你寫日記嗎?”

陸雲看向二哈!

“我不寫!”

陸雲又看哢喏:“你……算了吧!”

哢喏:“……”

目光又看向一旁的哆羅門:“你寫嗎?”

“誰能把話寫在日記裡?”哆羅門笑著迴應道。

“寫在日記裡的那還是心裡話嗎?”

二哈趕緊附和道。

“下賤!”

陸雲和哆羅門對視一眼,異口同聲的說道。

“等會!有點亂!”哢喏揉著太陽穴,看了眼薩隆又看了一眼哆羅門:“你到底那夥的?怎麼還能幫助薩隆說話的?”

“你閉嘴!”哆羅門嗬斥道。

二哈也趕緊用眼神製止哢喏。

生怕這傢夥口無遮攔的說出點什麼不該說的出來。

而經過陸雲和二哈以及哆羅門的一番話,將薩凱手中日記的可信度降低了不少。

已經在薩氏一脈中引起了小範圍的騷動。

如果冇有哢喏剛纔出來打岔,效果可能還要好!

“你放屁!薩隆!這就是你親筆寫的!這還有你的落款呢!”

薩凱氣急敗壞的翻開一頁嘶吼道。

“哼!筆跡?落款?這些難道不能偽造?不妨告訴你!本行會中就有不下於五十隻仿造高手,各個可以做到以假亂真的程度!”

哆羅門侃侃而談道。

薩凱臉色鐵青,其他血蟲說這話,他可能覺得是放屁,但是身為黑龍行會會長的哆羅門,卻真有這個底氣。

此時二哈也開口:“而且下次找血蟲偽造的時候,能不能細心一點啊?哪怕檢查一遍也行啊?”

“暫且先不提內容,就這一句話數十個錯彆字,能是本王寫的?”

“至於這個內容,更是假上又假!整個拉姆斯特都在本王的掌控下,什麼樣的美色找不到,偏要覬覦其他將領的夫人?”

好為人婦,這是什麼曹操行為!

陸雲本以為他這麼番話一出,可以徹底將這日記徹底廢掉。

可是引來的確實全場死一般的安靜。

哆羅門和哢喏更是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陸雲。

“你不是薩隆,你到底是誰?”

薩凱怒吼道。

陸雲:“???”

怎麼莫名其妙就暴露了?

陸雲硬著頭皮還想嘴硬一下,迎來的卻是滿天空的炮彈。

“曾經身為將軍的薩隆,雖然戰無不勝,但在文學方麵卻是個實打實的門外漢,一句話有四五個錯彆字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在這兒,薩隆好為人婦這個事情,幾乎蟲儘皆知!”

哆羅門無語的解釋道:“剛纔你的那番話,無疑就是將‘我不是薩隆’五個字寫在了臉上!”

陸雲:“……”

“臥槽!大意了!”

陸雲辭了呲牙,本來眼瞅著就策反成功了的,結果竟然前功儘棄了。

“大哥!彆內疚了!啟動B計劃吧!鬼島馬上要沉了!”

二哈將襲來的炮彈打飛。

陸雲看了一眼西方,昏黃的餘暉灑在神秘的星河之上,並未有波光粼粼,而是全都被星河給吸收了。

“現在還不是最佳的時機,再等等!”

“想想辦法,在拖延會時間!”

“這怎麼拖延啊?”二哈看著愈發搖晃的鬼島。

“我承認我是假扮的,可是難道你就不想知道我們從寶藏空間中帶回來的寶貝嗎?”

陸雲對著薩氏一脈的飛舟大吼道。

可迴應他的是數枚炮彈。

“看來不動用絕招是不行了!”

陸雲從儲物戒指中翻找起來:“有了!出來吧!就決定是你。”

-能,這讓他以後在空島之環上還怎麼立足。“不!!!”蜥蜴人隊長怒吼一聲,為自己打氣。可在他吼出這一聲的時候,他已經輸了,輸的十分徹底!因為這聲吼叫說明他怕了,需要這聲吼叫來給他壯膽。隻是隨著這聲吼叫落下的,還有他握著楊春的爪子。疼痛感瞬間席捲全身,蜥蜴人隊長不可知悉的看著平滑的切口。他的身體,他自己在清楚不過。一般的仙器根本破不開他的鱗甲防禦,更彆提他皮下還有一層厚厚的脂肪層,能起到緩衝作用,骨頭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