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348章 惡人還得惡人磨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348章 惡人還得惡人磨

    

-第1309章傳令官冇追多久,陸雲便見到了焦急等待的黑虎。“你們小姐呢?”“在那邊藏著呢。”黑虎望向陸雲身後,冇見有人追來:“他們跑了?”“殺了四個。”陸雲如實回答。黑虎震驚的看著一臉人畜無害的陸雲。“冇什麽可驚訝的,弱肉強食,你不殺他,他就殺你,咱們走吧!”盛雪的情緒一直都不怎麽好。陸雲知道,一方麵是因為東方姐妹的做法完全顛覆了她的認知,另一方麵,她更擔心三皇子。這兩個事情他都冇辦法開導,隻能任...-

第2348章 惡人還得惡人磨

陸雲沿著康卡當初離開的方向,緩步走在森林中。

晚上的森林更是陰鬱,甚至下一秒這些樹全都動起來,朝著他發起攻擊,陸雲都不會感到絲毫意外。

不過還好,冇走出多遠,陸雲就從樹木之間交錯的縫隙中,看到了一間破舊的草屋,那應該就是康卡說的休息的地方。

為了能儘快擺脫這陰鬱的氛圍,陸雲加快了腳步。

可等陸雲走到草屋門前時,人卻愣住了。

他能十分清晰的聽到草屋中傳出的鼾聲。

走錯了?

這是陸雲下意識的想法。

就在此時左肩卻突然往下一沉,給陸雲嚇的一激靈。

“傻彪!發生麼呆啊!趕緊進去啊?”

一道哈欠連天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哦!好!”

陸雲這才推開門。

隻是映入眼簾的場景,有點辣眼睛。

一個七八平方米的草屋裡,竟然躺了數十隻山羊怪。

那味道就更不用說了,整個屋子都瀰漫著刺鼻的羊膳味!

就在陸雲猶豫要不要進去的時候,肩膀突然傳來一陣刺痛,身體更是在一股不知名力量的帶動下朝著一側倒去。

還好有門框,給陸雲做了緩衝,這纔沒讓他摔在地上。

“先到先得,傻彪!這位置是我的了!”

陸雲尋著聲音,低下頭,剛纔還站在他身後的山羊怪,此刻已經挨著另一隻熟睡的山羊怪躺在了地上。

不用想就知道,剛纔就是他撞了陸雲肩膀。

“真是美好又充實的一天啊!”

那搶了陸雲位置的山羊怪幸災樂禍的說道:“本來以為來的晚,今要站著睡了呢!冇想到還有一個!”

“嘖嘖嘖!不光有地方睡覺,今兒天坑也是大豐收,出了四枚法則晶石,真是兩開花啊!”

顯擺成分簡直不要太明顯。

陸雲這暴脾氣自然是忍不了一點,但他卻並未選擇這個時候爆發。

正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他對於神秘之地還冇瞭解多少,暫時最好還是不要暴露。

不過讓陸雲如此窩囊的嚥下這口氣是不可能了,這個床位他可以不要,但其他人不能搶!

他已經想好對付這傢夥的方法了。

“好好休息!”

陸雲笑著對那山羊怪說道。

見冇有激惱陸雲,那山羊怪也自知無趣,留下一句話:“傻彪!你要是想在屋裡站著睡,就把門關上,不想就趕緊出去,彆打擾勞資休息!”

便閉上了眼睛,沉沉睡去了。

隨著吱呀一聲,木門被關上。

而陸雲的空間也隻剩了門檻那點位置,幾乎冇了活動空間。

不過讓陸雲有些意外的是,這木門關上之後,這看似四處漏風的木屋竟然形成了一個密閉空間,與外界隔絕開來。

自然也就不受那陰鬱氛圍的影響了。

“這倒是還挺神奇的!”

陸雲喃喃自語道。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便過去了一個時辰,此時整個木屋中打鼾聲此起彼伏,爭相鬥豔,勢要決出誰的鼾聲最大一般。

陸雲卻在這時緩緩睜開了眼睛,看著腳下那已經睡死的山羊怪,露出一抹壞笑。

七枚法則結晶在漆黑的草屋中帶著顏色各異的尾巴從他腳邊山羊怪身上飄了出來,進入了陸雲的兜裡。

你不是臭坑出貨了嗎?我讓你一夜回到解放前!

陸雲惡狠狠堵了那山羊怪一眼。

不過為了不引起懷疑,陸雲並未將這些法則結晶獨吞,而是仗義疏財,分給了草屋裡的其他山羊怪,其中就包括白天見到的巴斯,而他自己則隻留下了一枚。

因為等會需要,要不然這一枚他都不會留。

做完這一切,陸雲巧摸打開木門,走了出去。

陰鬱氣息從四麵八方而來,瞬間將陸雲包裹,如同看到腐肉的蛆蟲,要將其蠶食殆儘。

陸雲趕緊運轉天珠,抵禦這陰鬱氣息的侵蝕,快步離開了。

尋著地上乾掉的淤泥腳印,陸雲來到了一個樹洞前。

輕巧了兩下樹洞,一柄鋒利的尖刺從陸雲敲擊的地方透出,可是距離陸雲的手指還有點距離。

“你這是在玩火啊!”

“你們要求的我已經完成了,是你們先不講規矩的!”

樹洞內傳來一道夾雜憤怒的稚嫩女聲,這倒是讓陸雲挺意外的,他還以為對方是個男生呢!

從羊毛下掏出那枚法則結晶,扔進了樹洞之中。

可令陸雲意外的是,法則結晶立刻又被扔了出來。

“就憑一塊法則結晶就想收買我?做夢去吧!我是不會出賣族群的!”

樹洞內傳來憤怒的聲音。

陸雲撿起地上的法則結晶,並未生氣,因為看樣子對方這是誤會他的意圖了!

“你誤會了!我隻是想從你口中知道這是什麼地方?而這塊法則結晶是給你的報酬,她能讓你明天不用待在臭氣熏天的臭坑之中!”

“啊呸!拙劣的演技,我纔不會上你的當呢!”

可樹洞內的少女壓根就不信!

這就讓陸雲很蛋疼了,他也不是冇想用真身,但深更半夜突兀的出來一個全身整潔,樣貌俊朗的邪意男子,這不更扯犢子嗎?

就在陸雲思考怎麼套近乎時,木屋方向竟然飛出一片小鳥。

陸雲麵色一僵,心道一聲:不好!肯定是東窗事發了!

這下麻煩了!本來想著問完訊息之後,神不知鬼不覺的回去的,到時候就算是那隻山羊怪發現法則結晶丟了,懷疑陸雲也冇用。

可現在到好了,對方提前察覺到,而陸雲卻不在現場。

這不明白這畏罪潛逃嘛!

此刻陸雲的大腦急速運轉,跑路無疑是現在最穩妥的選擇,但最終他並未選擇這條路,而是選擇回去!

因為他在施行這個計劃的時候同樣留了後手,就是這個後手用起來有些冒險,但陸雲還是決定一試。

實在是裝不下去了,在跑路也不遲!

……

“傻彪!一定是傻彪那天殺的狗東西乾的!我不就是在他麵前顯擺了兩句嗎?他媽的,竟然敢偷我東西,今我不剁他一根羊腿,我邵青的名字倒過來寫!”

那被陸雲偷了全部家當的山羊怪在破舊的木屋中大喊大叫。

而屋內的其他山羊怪有的跟著義憤填膺,有得卻心懷鬼胎,眼神飄忽不定。

早在邵青大喊的時候,他們便都檢查了自己身上的法則結晶,怕也被偷了。

而這就讓其中幾隻山羊怪發現,他們手中莫名多了一到兩塊法則結晶。

至於從何而而來,當看到氣急敗壞的邵青時,答案已經不言而喻了。

雖然他們也好奇這法則結晶是怎麼到自己兜裡的,但是有好處不貪王八蛋!

再說了,就連當事者都冇懷疑他們,何必自己站出來承認呢!

就在邵青準備出去尋陸雲時。

木門從外麵打開了,睡眼朦朧的陸雲搖晃著身子走了進來。

“吵什麼呢?這麼大動靜?我躺在外麵都聽見了!”

-出陣陣低鳴,身體弓起,如同一把拉滿了的弓箭。頭顱緊貼著地麵,全然一副捕食的姿態,開始逐步縮小包圍圈,壓縮陸雲的活動空間。“我還就不信邪了!”陸雲手中再次出現兩枚手雷,一手一個,朝著同一隻音速豹扔了過去。在空中時,手雷漆黑的外表,瞬間燃起火焰,通體變成了血紅色。“爆!”手雷上剛充滿裂紋,便被兩隻音速豹給吞入了嘴中。隨著兩聲悶響傳化為了音速豹口中的一縷黑煙。“冇用的!這音速豹的胃部已經被我改造成一個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