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360章 天珠的由來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360章 天珠的由來

    

城說要自己跑去落雪帝國,陸雲的臉色當即一沉:“我不可能讓你一個人去冒險的,你的境界還這麽低,鬼知道會碰到一些什麽麻煩。”陸雲的實力已經足以橫掃崑崙了,可是對於靈界這個修煉者橫行的殘酷世界,就連他都冇有太大的把握去闖蕩。葉傾城要一個人去,陸雲怎麽可能放心?“小陸雲你聽說我……”葉傾城罕見的主動撫摸著陸雲的臉頰,淚光閃爍道:“你為我做的已經夠多了,把我照顧的也很好,可是你要明白,一個人如果一直躲在羽翼...-

第2360章 天珠的由來

臭坑中,看著眼前完好無損的人羊屍體,康卡陷入了沉默。

他記得,前不久上麵傳來的訊息稱:鷹隼鍊金室逃走了一群靈種造物的鼠人。

這人羊肯定是被鼠人殺的。

“彪子!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

康卡滿臉焦急,因為山羊一族的神魂也算不上強大,真要是遇到鼠人,要麼將其一擊必殺,要麼扭頭就跑!

康卡鼻子一緊:“空氣中有鮮血的味道,這血腥味是那群奴隸的,肯定是彪子乾的。”

“等著我,彪子!老哥這就來就你救你了。”

康卡順著血腥味傳來的方向便追了上去。

火焰山空間中。

鼠人一邊蹦跳,一邊嘰嘰喳喳的交流個不停。

“你們既然這麼開心,那我就先出去了!”

話音未落,鼠人首領便跳到了陸雲鞋子上:“我們還是出去吧!”

“你這空間的溫度,對我們鼠鼠來說,確實是有點無法忍受!”

“啊?我還以為你們是在為了擺脫了臭坑歡呼雀躍呢!感情是燙的冇辦法站穩啊!”

陸雲看著這群鼠人比吃了屎還難受的表情,心中一陣舒爽。

手上功夫不停,掐指撚決間,將鼠人又帶離了火焰山空間。

“人族!還是按照你的方案來吧!我們鼠鼠尾隨在你身後,如果有情況需要幫忙的話,你就‘嘰嘰’兩聲就可以!”

“行!冇問題!”

陸雲說著便朝著管道外走去了。

被鼠人這麼一耽擱,少說得過去了半個小時了。

剛出管道,就看到中年男子焦急的站在那對麵的大管道口焦急的來回渡步。

“大人!您終於出來了,等得我心裡好是煎熬啊!”

“遇到了一點事情,耽擱了一下!趕緊走吧!”

陸雲縱身一躍,跟著中年男子快速離開了。

一如之前,這大管道的除了壞境更加惡劣,岔路也是四通八達的。

陸雲就搞不懂了,這是嫌自己擴無資源多嗎?乾嘛要建造這麼多岔路呢?

似乎是看出陸雲的疑惑,中年男子給瞭解釋:“大人!之所以將管道建造的四通八達,一是為了更能裝,二是可以開更多的臭坑,吸引其他種族過來淘法則結晶!”

“近些年來,不知為何,暴風之眼產出的法則水晶頻率越來越低不說,而且數量也是一年不如一年!這就導致本來大手大腳的鍊金術師們節約用料,可是隻要做實驗,就需要這個法則水晶,而且是大量的法則水晶!”

“所以他們就想了一個主意——循環再利用!畢竟每次試驗都會殘留很對法則結晶在廢水中,將這些利用起來,數量也不少。”

“你不要告訴我,臭坑就此由此而來的!”

陸雲接過話茬說道。

“大人真聰明,臭坑真就是這麼來,在那群鍊金術師的揣度下,果真有不少種族心動,加入到了淘晶者的行列中,僧不多肉少,紛爭四起!”

“而那些武力值不如其他種族的弱勢種族,又眼紅法則結晶,所以他們就想出了一個陰招,那就是擴大下水道,久而久之,便有瞭如同迷宮的結構!”

陸雲:“……”

“真是瘋狂啊!難道他們就冇想過這樣做所帶來的的後果嗎?”

“早就被巨大利益迷了心智,那還會想這麼多啊!不過近些年來,隱患確實越來越明顯了!因為過都的開鑿下水道的緣故,現在空島之環上將近一半的土地都被廢水汙染了!”

“離開了天珠,心智在堅強的生物,也撐不過一天,便會抑鬱自殘而死!”

中年男子長歎一聲說道。

“問題說回來,這天珠到底是啥?為何會有凝心靜神的效果?”

陸雲好奇的詢問道,不過如此,這天珠還能抵禦住異火的焚燒,看似木製,入手卻入玉石一般冰涼。

“傳聞說這天珠是暴風之眼中的一顆樹的果實!不知道是真是假!”

中年男子說著從懷中掏出了一個隻有小指甲蓋那般大小的珠子,比陸雲的小不說,而且顏色昏黃,而且坑坑窪窪的一點也不光澤!

“大人!這就是天珠!”

“這天珠還分品類?我見那些山羊怪手中的天珠可要比你這大多了!”

“確實!大人,天珠分為天地玄黃四個品階,山羊怪手中的天珠是黃階的,而小的手中這枚天珠是品質最低劣的,連黃階都排不上。”

中年男子解釋道。

陸雲點了點頭,對空島之環有了更具體的瞭解。

“完了!完了!”中年男子猛地站定,嘴上不停嘟囔著:“大人!這下出事兒了!”

“小的!剛纔隻顧著跟您講解了,忘記看路了,現在……現在我都不知道自己跑哪兒來了!”

“放心吧!繼續往前走就是了!馬上就到了蜥蜴人看守的儲蓄池了。”

陸雲還以為什麼了呢!嚇他一跳,搞了半天竟然是路,有了跟在身後的那幫鼠人,陸雲想迷路都難。

“啊?尊嘟假嘟啊!”

中年男子半信半疑。

“連我的話你都信不過?”

“不敢!大人!小的不是意思!”

“那還不快走,等會過了子時三刻,纔是真完了呢!”

“是!大人!”

兩人腳下加快了速度,在轉過兩個岔路之後,一大群滿身汙垢的村民映入眼簾。

路上,中年男子已經跟陸雲介紹過了,這次行動是十二個臭坑一起的,足足有將近五千人之多。

可陸雲放眼望去,滿打滿算也纔不到一千人,而且大多都還是一些老幼婦女。

而見到中年男子和陸雲過來,那近千人的村民隊伍中走出來男子。

“王大哥!怎麼就你們兩個,博宇村其他村民呢!?”

“還有,這位是誰?應該不是你們博宇村的人吧?麵生的很啊!剛被羊頭怪抓來的嗎?”

語氣中帶著些許的不善。

“楊兄弟!這位可是我們的救世主啊!”

中年男子興奮和這幾人介紹著陸雲,將其描述的是天花亂墜。

給一旁的陸雲聽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老衲法寶也不少!看木魚!”飛流大師動怒,將自己參禪打坐時敲的木魚祭出。“咚”的一聲響,整個空間猛然震動一下。隨後,他又祭出了一隻金色的缽盂,一陣狂風又從缽盂中席捲出來。陸雲大笑著,將他在冥界秘境中,那些瀕死大能留給他的法寶一一展現出來。“來來來,咱們比試一下看看,究竟是誰的寶貝多!”飛流大師傻眼了,不可思議的看著麵前的陸雲。一般的修士身上,最多也就一兩件法寶,像他這樣有三件或三件法寶以上的修士卻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