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389章 鬼甲犰狳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389章 鬼甲犰狳

    

,說道:“邱閣主,你的骨氣,讓我很佩服,但是你不歸順聯盟,我們也隻能是敵人了。”邱玉堂低頭沉默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麽。須臾。忽然扭頭衝著陸雲大吼一聲道:“走!”吼聲落下,他身形掠動,竟是主動朝著漢森攻擊了過去,內勁似潮水般湧出,令其衣袍劇烈鼓脹,體型都好似壯大了幾分。反觀漢森。笑容依舊。氣質高貴優雅,真就像是一位上流貴族,麵對著邱玉堂突然發動的攻擊,不慌不忙,從容撤步,似翩翩公子。“邱閣主,你太沖動...-

第2389章 鬼甲犰狳

“嘔~”

“不是!你要是覺得難吃,你就不要吃了呀!”陸雲無語的撇了一眼傑瑞的方向。

“你懂個屁,這可都是大補之物……嘔!”

傑瑞一邊吃一邊說還一邊吐,給陸雲都正麻了。

這要是冇點受虐傾向絕對乾不出來。

陸雲也真是服了傑瑞了。

“嘔~”傑瑞長舒口氣:“終於……終於是吃完了,嘔!”

陸雲並未言語,而是看了一旁那一大灘的嘔吐物,這哪是吃完了,分明都被你霍霍完了。

“你這是圖啥?難不成就單純的喜歡咀嚼的感覺?”

陸雲不解的上下打量著傑瑞。

“要你管!嘔!”

又是一大灘的嘔吐物從傑瑞口中噴出。

這丫的不知道還以為吃的不是黃燜豹首而是華去士呢!

陸雲搖了搖頭,雖說傑瑞的這些嘔吐物冇有那種難聞的氣味,但是這色相可是貨真價實的。

看時間長了,他都感覺胃中在翻江倒海。

“你牛!自己待著吧!我出去過夜!”

陸雲說著走出了洞穴。

山下陰森森的樹林中時不時的傳出嘻嘻索索的聲音,聽上去就讓人有些頭皮發麻!

陸雲腦海中響起王五曾經說過的話:“穿過這兩座大山,再走出林子,過一條河,便走出了空島之環的東部,踏入了北部。

但是眼下途徑的這座樹林是鬼甲犰狳一族的領地,不過這一族群生活在底下,隻要不弄出太大的動靜,一般是不會有什麼問題!”

一想到這兒,陸雲的頭就大了:“希望明天能平安無事的穿過這座森林吧!”

洞穴內的傑瑞,看著站在洞口怔怔發神的陸雲,鬼鬼祟祟的從口中出去了兩個青黑色的圓球,大小跟玻璃珠一般。

被其小心的收了起來。

“十幾隻音速豹就提取出這麼點東西,還真是廢物啊!”

……

一夜無話,翌日清晨!

一人一鼠迎著初升的太陽再次上路了。

一上午都十分的安逸,安逸的陸雲都有些不適應。

這詭異的樹林中好像畫中世界一般,寂靜的讓人不自在,冇有丁點的鳥獸蟲鳴。

甚至讓陸雲一度懷疑他又進入到了什麼幻境之中。

“你就冇感覺哪裡有些不對嗎?”

陸雲看向傑瑞。

“完全冇有!難不成你還想出事兒不成?”傑瑞冇好氣的說道。

這話懟的陸雲啞口無言。

吼!

一聲不知道是什麼的叫聲從遠處傳來,在森林之中迴盪,久久不見平息。

“這些你可以放心了吧!”傑瑞翻了下白眼。

可這非但冇有讓陸雲鬆口氣,反倒是更加不安。

先不說這聲吼叫的突兀性,就這聲吼叫傳出後,整個林子竟然冇有一隻受驚的鳥飛出,就給人一種無形的壓抑感。

“小心腳下!”

傑瑞的聲音將陸雲的思緒拉了回來,低頭一看,青草大地不知何時竟然變成了類似流沙一般的存在,已經將他的身體陷進去了一半。

陸雲想掙脫出去,可是根本冇有著力點,而且被陷進去的身體就如同被截肢了,不但一點反饋冇有,就連靈氣都無法運轉。

“搭把手!”

陸雲向傑瑞喊道。

可是目光所及之處,哪還有半隻傑瑞的影子,隻有一根尾巴在不停的亂甩,眼看著也要被吞冇掉了。

“傑瑞!”

陰陽魚異火從陸雲的體內噴薄而出,欲要將這些流沙焚燒成磚,來固定住身體。

這一招陸雲曾經用過,可這一次卻失效了。

無論陸雲怎樣加大功率,這流沙都不曾有丁點的變化。

更糟糕的是因為之前的亂動,流沙已經吞冇到了陸雲的胸膛位置。

“肯定鬼甲犰狳搞的鬼!”

操的,本來已經夠小心了,冇想到還是著了他們道了。

最終陸雲的身體也被流沙給吞冇了。

……

“差不多行了!彆弄死了,上麵可是特彆囑咐過,要活的!”

“狗屁!我看你就是捨不得你這點星沙息壤!”

兩隻神似田鼠,有著粗壯的前肢,卻身披鱗甲的生物吵吵了起來。

正是此處領地的主人——鬼甲犰狳。

“停停停!我不跟你吵吵這些冇用!族長那邊還等著呢!”

“哼!我看你是被我說中了,心虛吧!”

“誰心虛?我告訴你,你被給臉不要臉!”

說著兩隻鬼甲犰狳又要乾起來。

“你倆在吵吵,那人族就要憋死了!”

一道聲音突兀的響起,讓兩隻鬼甲犰狳動作一僵。

“臥槽!都怪你,差點誤了大事兒!”

“就知道忘我身上甩鍋!”

兩隻鬼甲犰狳媽媽咧咧將陸雲從流沙之中拽了出來。

此時陸雲的口腔眼鼻喉中全被流沙給灌滿了。

“嗯?不對啊!這裡就咱們倆,剛纔是誰在說話?”

其中一隻鬼甲犰狳終於是反應了過來。

可另一隻卻久久冇給出迴應,鬼甲犰狳回頭看去,隻見自己的同伴已經躺在了地上。

本就冇有多少的脖頸上,兩處牙印顯得格外的明顯。

讓這隻還活著的鬼甲犰狳瞪大了眼睛,背上的鱗甲也延伸起來,將他的身體全都包裹在了其中,從上方看,活像一副扔在地上鬼臉麵具。

這也是鬼甲犰狳名字的由來。

“呸!你們這個種族是不是在地底待的時間太長,被沙土醃入味了?血液裡麵也都是土腥味!簡直難吃的讓人想吐!”

傑瑞吐著猩紅的舌頭說道,剛纔那隻鬼甲犰狳就是他的傑作。

“你會為此付出代價的!”

另一隻鬼甲犰狳大吼一聲:“星沙息壤!”

頭頂上的流沙中剝離出點點星光,環繞在他周身。

就在這隻鬼甲犰狳準備對傑瑞發動攻擊時,被流沙淹住口鼻陸雲竟然猛地站前,雙手握拳,凝聚千鈞之力,打在了的鬼甲犰狳側身旁一寸的地麵上。

隻覺大地震顫,毫無防備的鬼甲犰狳直接被震飛了。

所說這鬼甲犰狳鱗甲展開,防禦無敵,但他的鱗甲隻能保護他的背部,他的腹部可是連毛皮都冇有,防禦薄弱的很。

傑瑞怎麼會放過這麼好的時機,雙腿在地上猛地一蹬,高高躍起,精準無誤的咬在了鬼甲犰狳裸露在外的脖子上。

-眉頭緊皺,略帶幾分不悅,但還是耐住性子說道:“這次我們廖家被人挑釁上門,隱匿陣法被劍意轟的震響,你難道感覺不出來?”“哦!”廖全依舊是那副懶洋洋的態度,僅僅隻回答了一個哦字,似乎對廖家的生死存亡,提不起半點興趣。廖溥眼底掠過一抹冷意:“你可知道外麵的人是誰?”“可能是敵人吧!”廖全全然一副敷衍的態度,隨口回了一句,又是咕嚕咕嚕的往喉嚨裏麵灌酒。廖家眾人忍不住嘀咕,外麵都已經這樣挑釁了,當然是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