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409章 地精歐文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409章 地精歐文

    

長老之托,叫你們進冰晶宮殿一敘!”陸雲開口說道。“火猿?”火狒以為自己聽錯了,可是放眼望去,手底下的修仙者和他的表情簡直如出一撤!“你確定是火猿叫你來的?”陸雲點了點頭:“似乎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當時神情十分的緊張!”“二長老!不可前往啊!這肯定是大長老設下的陷阱,想要將我們坑殺在這窮鄉僻壤之地!”“是啊!這不妥妥的此地無銀三百兩嗎?”“而且大長老比咱們都要早到達北寒之地,興許已經和北帝達成了某種...-

第2409章 地精歐文

第2409章地精歐文

這一夜,陸雲發了瘋的狂奔,期間不停的變換形態,為的就是能隱秘行蹤。

甚至已經不顧及方向了,遇山翻山,遇河過河!

直至東方露出魚白,才停歇下腳步。

陸雲環視一圈,周遭皆是鬱鬱蔥蔥的森林,一夜的奔襲,讓他從平原又返回了樹林中。

隨意找了顆大樹坐下,想要休息片刻。

可還不等屁股著地,腳下的樹葉竟然根根連起,化作了一張繩網,將陸雲給吊了起來。

陸雲:“???”

誰這麼無聊啊!在樹下設置這種陷阱。

心中吐槽著,陸雲手掌做劍,在身前一劃,令他冇想到的是,這看起來做工粗糙的繩網竟然毫髮無損。

甚至連丁點斬擊的痕跡都不曾留下。

“這怎麼可能!”陸雲有用力試了一下,這次雖然比上次好了一點,但也隻是斬斷了幾個細如髮絲的植物纖維而已。

照這個進度下去的話,陸雲至少要砍上上萬次,才能將這個繩網的一小節砍斷,想要脫困的話,至少要砍上六個這樣的小節,也就是七萬次。

照這個速度進行下去,他還冇累死,就有可能被貂炸天找到了。

“看來得動點真格的了!”說著陸雲眼中燃起陰陽魚異火,就在此刻身旁的大樹竟突然發出轟隆隆的怪響。

打斷了陸雲的施法。

“來貨了!來貨咯!”

陸雲尋聲看向樹下,一隻青色皮膚,青椒臉,長鼻子的地精赫然映入眼簾。

“草!怎麼是人啊!白讓歐文高興一場了!”

那地精滿臉的失望都快寫在臉上了。

“不過!有總比過冇有的強!”

說著這隻地精竟然在褲襠裡掏出了一張泛黃的樹葉。

陸雲野種懷疑這是塔喵的地精的苦茶子。

那隻名叫歐文的地精拿著那張泛黃的樹葉,嘴中神神道道的吟唱著的陸雲聽不懂的咒語。

突然這地精猛地抬頭,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袖箭,對著陸雲的屁股就是一箭。

看著那口徑隻有幾毫米粗的箭矢,陸雲嗬嗬一笑,就這小玩意還想破開的他的防禦,簡直是癡人說夢……

“啊!!!”

陸雲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小小的箭矢竟然毫無阻礙的破開的陸雲防禦。

要知道他現在的防禦力可是能硬吃龍人族一擊的啊!

可在這袖箭麵前卻形同虛設。

“快給歐文住口,你這該死的人族奴隸,簡直都要煩死了!”

樹下的地精一邊嗬斥,一邊用手中那枯黃的樹葉藉助了從陸雲傷口處滴下來的鮮血。

隨著枯黃樹葉上的葉莖被鮮血染紅紅色,這樹葉竟然自燃了起來。

“大功告成!”地精拍了拍手,抬頭對著陸雲說道:“從今以後,你就是歐文的奴仆了,你要是好好表現,歐文也不會虧待你,但你要是偷奸耍滑,那歐文會讓你嚐到比這精鋼袖箭還要痛一百倍的武器!”

“我奴你大……”

陸雲話剛說一半,神魂之上便浮現出一個地精頭像的烙印。

而且因為陸雲現在對地精歐文抱有不滿的情緒,這神魂上的烙印中散發出陣陣的波紋,震盪他的神魂。

陸雲瞬間感覺頭疼欲裂,腦袋要被撐爆了一般。

“啊!!!”

地精看到這一幕,發出一聲尖笑:“桀桀!冇想到還是個硬骨頭,歐文最喜歡啃硬骨頭了!”

“看你能硬到幾何!”

說著將網繩中樹上放了下來,連帶著陸雲拖回了樹洞之中。

陸雲也是服了,自打來了這個空島之後,他就冇好過。

先是臭坑中求生,在這鍊金室裡鬥暴龍,不光要被各方勢力勢力追殺,還要時刻提防著貂炸天這個性取向不正常的吞天貂。

如今竟然又被地精抓住淪為了奴隸,介尼瑪日子過得,真是苦逼啊!

但陸雲是誰啊!如果這麼輕易就打倒,那他就會走到這一步了。

不就是個奴隸烙印嘛!想要囚禁住他這顆自由的靈魂,還早兩萬年呢!

此時身在拉姆斯特的二哈冥冥之中似有所感:“大哥!等著二哈,二哈忙完手頭的事情,就去幫你!”

身旁的臧波耶魯低鳴一聲,似乎是在迴應著二哈一樣。

“吾王!您快看前方,是不是一塊新大陸!”

哢喏激動的大吼道。

“我都說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吾……什麼?哪兒呢?在哪兒呢?”

二哈神情激動的眺望遠方……

樹洞中。

陸雲有些驚訝的掃視著周圍,雖然這顆樹不小,起碼有數萬年的曆史,但是這內部的空間是不是有點太大的了點,足足有有一百多平。

至於這裡麵的裝潢擺設隻能用一個字來形容——亂!

非常亂,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散佈在房間的四周,地上更是隨處可見不知名的金屬材料。

要說這樹洞中唯一還能看的地方,好像就隻有中央的那座即將滅掉的熔爐了。

“奴隸!歐文交給你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將這個裡打掃的一塵不染!”

地精說著將陸雲從繩網中放了出來:“明天這個時候要是打掃不完,歐文會給你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的!”

“是嗎?”冇了繩網的束縛,陸雲從地上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有些麻木的身體,順帶整理了一下髮型:“那你彆等到明天了,現在我就已經迫不及待了!”

“你說什麼?你這該死的人族奴隸!竟然敢這麼跟歐文說話!”

地精尖叫道:“看來你還是冇有嘗過奴隸契約的真正的苦頭。”

話音未落,地精自己便痛苦的抱頭倒在了地上。

“啊!!!歐文的頭好疼,歐文的腦袋要炸開了!”

“該死……奴……奴隸……啊!!!”

地精疼的在臟亂的地上直打滾,反觀陸雲,屁事冇有!

好似地精纔是被簽訂奴隸契約的那個仆從。

“下次簽訂奴隸契約的時候,先看看對方的神魂強度。”

陸雲蹲下身子,拍打著地精歐文那張青椒臉說道:“要不然誰奴役誰還不一定呢!”

地精喉結蠕動,眼中滿是驚恐,他做夢都不會想到,一個人族的神魂強度竟然能夠強橫到反製奴隸契約的地步。

-坤一族損失一個冉冉升起的新星,他怕自己冇辦法向還在昏迷中的團長坤堔交代。不夠好在一切的擔憂都在晨曦時分戛然而止,陸雲和坤學經過兩個時辰的狂奔,終於是回到了坤坤王宮這邊。“團長!坤學和坤吉回來了!”聽到這話坤姆心中懸著大石頭總算是落地了。“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可高興冇冇兩秒。“可是……”聽到這倆字坤姆心中咯噔一下,看著來報的手下:“可是什麼?發生什麼事情了?”來報的手下被坤姆的反應嚇的一哆嗦,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