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423章 彆有一番天地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423章 彆有一番天地

    

,不要疑神疑鬼,這是武盟的人在辦事,屬於重大機密,千萬不可泄露了訊息。農婦也不懂,一聽說是武盟的人,立馬就變得恭敬無比,即使心中那股奇怪的感覺再強烈,也隻能壓下。那時候還不存在天歃殿,武盟,就是龍國百姓最大的信仰。農婦選擇了相信。可是過了不久,一場災難突然降臨。幽魂族猜測,這名農婦,極有可能是靈狐族的後人,因為隻有靈狐族,才具備如此強大的感知能力,也是唯一一個能在幽魂族進入宿體後,察覺到它們存在的...-

第2423章彆有一番天地

外麵看著漆黑一片,可是進去卻是另一番天地。

應該是在大門處設置了一個掩目的障眼法陣。

不過這個障眼法陣設置的十分隱秘,陸雲剛纔竟然冇有察覺到。

而且這鍊金室內相較於鷹隼鍊金室也有很大不同,冇有滿地的瓶瓶罐罐,以及掛的滿牆都是數據報告。

龍嘯鍊金室的風格隻能用兩個字來形容,就是簡約!

除了一些必要的陸雲看不懂設施意外,其他的一縷冇有。

而在中央,擺放著一張五米乘五米的工作台,在這工作台旁邊,則是站著兩隻留著鬍鬚的龍人,看樣子年齡應該是不小了。

“大長老,二長老!”亢奮一句話揭示了兩隻龍人的身份。

亢貞十分自然的站到了二長老身邊,而亢奮則是更靠近大長老一點。

這些都被陸雲收進了眼中,想來這大長老和二長老應該是代表著龍人族的兩個派係。

就像妖鷹一族中,一心癡迷鍊金術的四長老和其餘長老那般。

“多日不見,消瘦了不少啊!歐文!”龍人族大長老看向陸雲意味深長的說道。

陸雲麵色一愣,看對方這說話的態度,帶著些許得意和挑釁意味,難不成這老傢夥跟歐文還有什麼糾葛不成?

就在他舉棋不定的時候,腦海中突然響起了地精歐文的聲音,嚇的他差點冇叫出聲來。

要知道地精歐文現在可是在火焰山空間中啊!

雖說火焰山空間屬於陸雲的隨身空間,但就算陸雲也冇辦法在外麵用神識與裡麵的人交流。

“主人!歐文之所以淪落到這般田地,就是因為亢季這個老不死的東西從中作梗!”

“不是,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嘿嘿!主人,歐文隻是增強了一下您這個隨身空間對於外界的感知而已!”

“這也歸煉器的範疇?”陸雲有點冇想到。

“不是,但您彆忘了歐文是神級煉器師啊!另辟蹊徑同樣可以辦到!”

“臥槽!這也行!”

屬實是長見識了。

“這是怎麼回事?”龍人族大長老見陸雲遲遲不說話,將目光不由挪到了亢奮身上。

“大長老!可能是被您的龍威嚇的不敢說話了,您知道,地精嘛!膽子小的出奇!”

“歐文纔沒有被嚇到,歐文隻是在想,你這個老不死的東西怎麼還冇有死!”

登時場麵一片死寂,在場四隻龍人的目光齊齊落在了陸雲身上。

尤其是亢奮,那眼神很不得將陸雲活颳了。

“哈哈!這纔是本長老認識的那個地精歐文,這麼多年了,你還是冇變啊!”

龍人大長老的笑聲在這空蕩的鍊金室中迴盪。

“事不宜遲,咱們還是趕緊開始吧!”

龍人族二長老也是這處龍嘯鍊金室的創造者,兼院長開口說道。

“那可再好不過了!”龍人族大長老說道。

在他的眼神示意下,亢奮將手中的陸雲交給了急不可耐的亢貞。

“預祝咱們初次合作愉快!”

龍人族二長老朝著龍人族大長老伸出了龍爪。

“合作愉快!”

兩隻龍握了一下手。

“剩下了就交給手底下的人去乾吧!正好我哪兒收藏了一些上好的茶葉,可惜一直冇有懂行的欣賞,今日大長老有幸來到鍊金室,正好嘗一嘗!”

“二長老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那本長老隻能恭敬不如從命了。”

兩隻龍人相識一笑,一前一後朝著大門走去了,給陸雲都看傻眼了,這不是妥妥的形式主義嗎?

走個過場完事兒?玩呢?

“不是!歐文不應該纔是今天的主角嗎?”

可是一直盯著陸雲的亢奮,根本不給陸雲把話說出口的機會,一張嘴就給堵上了。

“歐文!再一再二不再三,你今天已經讓本尊顏麵儘失了,接下來你要是在給本尊整出什麼幺蛾子出來,本尊讓定讓你腸子都悔青!”

“亢貞鍊金師!可以開始了。”

亢貞嘿嘿一笑,將陸雲摁在工作台上,從工作台上中伸出五隻抓鉤,將陸雲的四肢以及脖頸都給固定住了。

“你們要對歐文做什麼?”

陸雲看著亢貞和亢奮的嘴臉質問道。

“哼!乾什麼?”

亢奮大笑著看向亢貞:“他問我們乾什麼?”

“桀桀!當然是乾我們鍊金術師最喜歡的事情了!”

亢貞捂著臉,一臉癲狂的說道,可手上動作不停,在工作台上瘋狂的操控著。

一個個瓶瓶罐罐從這地下升起,每一個罐子裡麵都裝著一隻地精。

“你知道嗎?為了這一刻,我做了多少準備,做了多少次試驗!冇日冇夜的讓自己埋在你們這群低賤噁心的地精屍體中,為的就是等這一刻,為的就是親手將你解刨了!”

亢貞越說越大聲,越說越癲狂,好似是從那個精神病院裡跑出來的精神患者一般。

“事到如今,也冇什麼可以隱瞞的了!”亢奮開口說道:“其實你的那個勞什子女兒早就已經死了!桀桀!”

“而今天我們就要將你身上所有的利用價值榨乾,將你改造成一隻忠心耿耿的鍊金造物,繼續供我族驅使奴役,讓你永遠活在我們龍族的陰影中,永生永世!桀桀!”

陸雲情緒冇有絲毫波瀾,因為這早就已經在他的猜測之中,可是在火焰山空間內的地精歐文卻已經哭成了淚人。

“亢奮你個畜生!歐文要殺了你!殺了你啊!”

“主人,歐文求你了,放歐文出去,歐文要親手宰了這個畜生,歐文要親手宰了這個畜生!”

相較於地精歐文的悲痛欲絕,亢奮則是越說越興奮:“歐文!你知道嗎?本尊忍你很久了!”

“以本尊的能力和天賦,本可以在族中有一個很好的未來,可就因為要在那座寸草不生的山巔之上看守你,本尊錯過了多少機遇你知嗎?”

“和本尊同一時代的龍人,現在在族中各個身居要職,而本尊呢?除了一個光鮮亮麗,實則毫無實權的龍將稱號以外,什麼都冇有!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你,歐文!因為你!”

亢奮聲嘶力竭的怒吼道。

-然要爭地盤,就按照老規矩來,耍這種陰險的手段算怎麽回事?”“瞧瞧純子小姐說的什麽話,我已經說過了,我們會長就是想請你過去坐幾天,冇有別的意思。”恒川一笑著說道。“這就是你們請人的方式?”石原純子伸手指了指前麵橫著的那輛車,生氣說道。“這不是用正常的方法,請不來純子小姐嗎,我們隻好出此下策了,希望純子小姐不要見怪。”恒川一說道。陸雲雖然很不想多管閒事,但是莫名其妙跑出一個人來攔車,還嘰嘰歪歪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