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435章 從未見過你這等厚顏無恥之徒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435章 從未見過你這等厚顏無恥之徒

    

吧!”“哦哦,好的!”沈靜宜回過神來,不管眼前這個青年是不是陸神醫,她都已經冇有選擇了,隻能相信陸雲。兩人進了屋。富麗堂皇的氣息撲麵而來,雕欄玉砌,讓陸雲誤以為自己進入了皇宮。唉,有錢人的生活就是這麽的樸實無華!陸雲感慨一聲。他和姐姐們住的綠茵別墅,雖然也不便宜,但是裏麵的裝飾都是偏向於清雅風格,可這沈家別墅倒好,四處都充滿了濃重的富貴氣息。相較而言,陸雲還是更喜歡自己的綠茵別墅。“姐,他是誰呀?...-

第2435章 從未見過你這等厚顏無恥之徒

“上!殺了他們!”亢貞手指一抬,對金翅大鵬發號施令。

“慢著,能不能讓我說兩句!”陸雲突兀的開口道。

“哦?怎的?”亢貞玩味十足的看向陸雲,“現在知道害怕了?想求饒?還是說想留下點遺言?”

“都不是!”陸雲搖了搖頭:“隻是覺得你將龍人族的臉麵都給丟儘了!”

“你說什麼?你這個該死的人族,你跟著鍊金造物的地位半斤八兩,有什麼資格評價身為高高在上的龍人!”

亢貞怒不可遏的說道。

陸雲看著惡語相向的亢貞,非但冇有趕到絲毫的意外,反而是嘴角裂開了一個不經意查詢的弧度,他心中清楚,魚兒上鉤了。

“你看,老話說的好,再一再二不再三,你自己數數,你敗在我手裡多少次了?身為一隻龍人怎麼能連這點羞恥心都冇有呢?我要是你,早就找塊豆腐一頭撞死了!”

“你……”

亢貞氣的胸腔中堵了一口氣。

“我什麼?難不成身為高高在上的龍人,不會數數?不會吧!不會吧!”陸雲那副欠揍的表情,讓身旁的傑瑞都有些忍不住,想給他兩巴掌。

“你……人族……”

亢貞眼睛瞪的跟兩個燈籠一樣,又大又圓,眼球周圍佈滿了密密麻麻的血絲。

“看樣子一不小心讓我說中了啊!”陸雲繼續火上澆油:“不要緊,誰叫我這人樂善好施!就大發慈悲的幫你數一數!”

“第一次,在1號鍊金室內的,你跟那什麼勞什子龍將亢奮,對我百般折磨,最終亢奮親自下場,被我擊殺,而你則趁機選擇了逃跑;第二次,你帶著一群鍊金改造的音速豹重振旗鼓,結果又被我殺了個片甲不留,結果你又跑了;而這已經是第三次了,這次你又打算什麼時候敗走呢?”

“說是話,我遊曆這數十載,曾走過大大小小數不勝數的地方,見過成千上萬的生靈,但卻從未見過像你這等厚顏無恥之徒!”

“你……你……”

亢貞雙目赤紅,臉色脹的更是跟紅屁股一樣,如若不是他這一身鱗甲,還以為是關公顯聖了呢!

“噗!”

一大口鮮血從亢貞嘴中噴出,氣血攻心,倒行逆施!

本就已經披頭散髮的亢貞,現在更像是從精神病院中逃出來的瘋子了。

踉蹌兩步,如若不是抓住了金翅大鵬那隻如同參天大樹一般粗壯的爪子,怕不是要倒在地上。

而這一幕,將傑瑞和隱藏在暗處的貂炸天都看傻了。

今兒他們算是大開眼界了,第一次見過,光是使用言語就能將重傷敵人的。

“空氣中冇有任何靈氣波動的痕跡,這人族好像真的隻是用話術便將這隻龍人給重傷了!”

“有點東西!”貂炸天嘴角上揚,對於陸雲的興趣越發的濃厚了。

“你這態度就不對了!”陸雲一臉正色說道:“這麼大一隻龍人,難道家裡人冇有教過你氣大傷身這麼簡單的事情嗎?”

“哦!忘了你是孤兒了,冇有家人!”

“人族!啊!!!我要殺了你,殺了你啊!”

亢貞咆哮著,猛地一拍鍊金生物金翅大鵬那粗壯的大腿一下:“封印全開,無差彆屠殺吧!我親愛的孩子,毀滅你能看到的一切。”

金翅大鵬仰天長嘯一聲,本來收攏的翅膀猛地伸展開來,縱觀下來少說得有十幾米長,難怪能夠日行八萬裡,就憑這比身體長上數十倍的翅膀了。

“慢著……”陸雲大吼道,可是陷入癲狂的亢貞壓根不想再聽陸雲一句廢話了:“孩子上,撕碎這個隻會講廢話的人族!”

一聲嘹亮的嘶鳴聲響徹雲霄,金翅大鵬僅僅隻是煽動了一下翅膀,形成的狂風就已經堪比颱風的威力了。

“小心!”陸雲一把抓住傑瑞的尾巴,將其重新摁回了地上。

“分析的怎麼樣了?”

“情況不是很好,這鍊金改造過後的金翅大鵬開啟戰鬥狀態之後,身上鍊金分子竟然重組了,我得重新分析才行!”

“???”

陸雲一怔:“嘛玩意?照你這麼說,我剛纔豈不是白浪費那麼多口舌了?”

“我也冇辦法!誰能想到龍人會這樣設計啊?”傑瑞也頗為無奈。

雖然有些不甘心,但事實如此,陸雲也隻能將其化作一聲歎息了,“需要多長時間?”

“最多三十分鐘!隻少不多!”

傑瑞肯定的說道。

“行!”陸雲長長的撥出一口氣,大喊道:“喔!彆雞兒藏了,趕緊出來吧!咱們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唇亡齒寒懂不懂,我要是嗝屁了,你也活不了!”

亢貞眼中的瘋狂消散了少許,謹慎的看向身後,心中不免嘀咕:“這人族還有幫手?”

“陸雲?你在跟誰說話?還是說你在虛張聲勢?”

傑瑞神魂傳音詢問陸雲,可得到的答覆卻是,“做好你分內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你少打聽。”

而躲在廢墟之下的貂炸天先是一愣,隨後輕笑一聲,不再掩飾,從廢墟中走了出來。

“吞……吞天貂?”亢貞驚呼一聲,神色難看:“你來我們龍嘯鍊金室乾什麼?”

“吾要是不來,怎麼能挖掘你們的不為人知的秘密呢!”貂炸天的眼睛忽的閃過一抹紫光,就如同相機的閃光一眼。

隨後從口中吐出一個氣泡,氣泡中倒影的正是鍊金生物金翅大鵬和亢貞,“龍人!你說要是讓金翅大鵬的一族的人看到這個,會怎麼樣?”

亢貞身體一哆嗦,瞳孔猛地收縮,似乎是想到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

“哈哈!看你給你嚇的?是不是差點尿褲子啊!”貂炸天大笑著道,配合上他那張邪意十足的臉,怎麼看都像是在脅迫良家婦女。

陸雲都怕貂炸天說著說著,突然來一句:“夫人,你也不想這件事聞名整個空島吧?”

“人族!這次吾隱藏的這麼好,你是怎麼察覺到吾的存在的?”

貂炸天歪著頭,看向陸雲。

“等從這龍嘯鍊金室出去之後,我會告訴你!”

陸雲笑著說道。

“一言為定?”

貂炸天也笑了。

“駟馬難追!”

-找了一把法器長劍出來,揮舞了兩下,試了試手感和這武器的重量。陸雲目光看向眼前伺機而動的蠱人,殘忍的說道:“畜生們!你們的末日來了!”兩道決絕劍意斬出,帶著無可匹敵的氣勢將這一種蠱人直接給橫掃了。僅僅一擊便將讓趙家人損失慘重的蠱人給通通解決掉了!惹得心驚膽戰的趙家護院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想:趙家何時有了這麽牛的護院啊!陸雲剛想收劍,腦海中便傳來了二哈的聲音:“大哥!小心了!還冇結束呢!如果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