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451章 雪狐一族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451章 雪狐一族

    

雲倒是守誠信,說了給機會就給機會,果然冇有再廢掉熊日輝的另外一條腿,而是提了一張椅子過來,架在熊日輝的腦袋邊上,坐著等待。這又是一種巨大的羞辱。熊日輝痛苦的叫囂說道:“狗日的,等淳叔過來,你死定了……”“聒噪!”陸雲一腳踩在他的脖子上:“再亂叫一句,我把你的脖子踩斷。”熊日輝頓時不敢再叫囂,但眼中卻湧動著可怕的怒火,心想等淳叔來了之後,一定要讓這個狗東西承受百倍羞辱。接著就是一陣漫長的等待。終於。...-

第2451章 雪狐一族

嘬嘬!

雪被擠壓發出的聲音逐漸在陸雲耳邊清晰。

聲音很輕,顯然對方已經察覺到陸雲了,在極力剋製落腳的力度,減輕腳踩積雪的聲音。

“來都來了,不必這麼偷偷摸摸的。”

陸雲率先開口,打破了這黑夜雪地死寂的氛圍。

於此同時,陣陣龍威從陸雲身上迸發而出。

咕咚!

嚥唾沫的聲音在這一刻是那麼的震耳欲聾。

撲通!

“小的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是大人您再次借宿,無意冒犯。”

一道說不上渾厚的聲音在頭頂傳來。

“現在知道了,趕緊滾吧!”陸雲看著冰屋外那模糊的沙白身影,冷聲道。

看模樣,應該是這處平原上的物種,這不由的讓陸雲鬆了口氣,他還以為是貂不敗追上來了呢!

可麵對陸雲的曆喝,外麵那道白色身影卻並冇有要立卡的意思,反倒是繼續朝著冰屋走來。

“嗯?你這是什麼意思?聽不懂吾的話嗎?”

話語中帶著些許溫怒。

“大……大人,您在這兒荒郊野外過夜,這要是傳出去,俺們雪狐一族的脊梁骨還不被戳斷啊!”

“您若是不嫌棄,就跟著老朽回族中暫住一宿吧!”

陸雲想都冇想就給拒絕了,“不用!吾有要事在身,隨時都可能動身,在這兒隻是稍微歇腳而已。”

他的意思已經相當明確了,可冰屋外的雪狐好似冇聽到一樣,竟然還在悄摸的靠近冰屋。

這立刻就引起了陸雲的不爽,“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是吧!”

哢嚓!

陸雲直接撞破冰牆,撲向了那道白色身影,一把將其摁在了地下。

“找死?”

恐怖的氣場從陸雲身上四散開來,讓其身下的那一臉狐相的老者渾身一顫。

“大人,您誤會小的,小的隻是不想……不想您在這冰天雪地裡過夜而已!真的冇有其他心思。”

被陸雲扼製住脖頸的白狐解釋道。

說話的檔口,陸雲也順帶將其檢查了一遍,確確實實是一隻雪狐,並非其他物種偽裝,而且境界也隻有大羅金仙境初期。

“趕緊滾!”

就在陸雲放鬆戒備,下達最後通牒時,火焰山空間中突然傳來了王五的聲音,“大人,這是雪狐一族,大概率是將您當做來他們族裡消遣的客人了。”

“嗯?消遣的客人?這是什麼意思?”

陸雲麵露不解。

王五嘿嘿一笑,“大人,您有所不知,這雪狐一族的女子各個長得貌美如花,冰貞玉潔!是個頂個的美人胚子。”

話已至此,陸雲也是在不懂,就妄為男兒身了。

世人誰不知龍族的品性,風流成性,八成是將這雪狐一族當做是他們泄火的一個窯子了。

“你速速離開吧!吾不是來玩的,隻是途徑這裡。”

陸雲並未為難這隻類似龜公的雪狐。

早就被剛纔陸雲身上散發的氣場嚇破了膽的老年雪狐,那還敢有片刻的停留啊!

灰溜溜的逃竄離開了。

陸雲看著雪白的地上那類似梅花盛開的腳印,長歎一聲。

默默的回到了他那坍塌的冰屋中。

對於雪狐一族來說,能夠得到龍人族的寵幸,應該是光榮的吧!

但對於他們族中那些真情相愛的男女來說,可能是悲哀的。

一夜無眠!

天剛矇矇亮,陸雲便再次上路了。

一個時辰過後,陸雲終於是見到了第二座雪山的身影。

早知道距離他歇腳的地方這麼近,昨天他就在堅持一下了。

不等陸雲飛到雪山山頂,一道黑影便憑空出現在了地麵上,並直奔他而來。

正是昨天與他有過約定的黑鱗龍人。

對方打著哈欠,睡眼惺忪的模樣似乎剛從床上爬起來一樣。

“你這速度有點慢啊!”黑鱗龍人抻了個懶腰說道。

“你這是?”陸雲在這黑鱗龍人身上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氣味。

黑鱗龍人上前拍了拍陸雲的肩膀說道:“可以啊!小子,竟然經住了本尊昨晚的考驗。”

“???”

陸雲一愣神,下意識開口:“昨晚那隻雪狐是你派去的。”

黑鱗龍人聳了聳肩,算是默認了。

“是該說你小子耿直呢!還是說你小子榆木疙瘩呢!這雪狐一族的女子細皮嫩肉,各個可都水靈的很啊!”

黑鱗龍人說著,還不忘咋舌,似是在回憶昨晚那**的一夜。

陸雲翻了下白眼,不想在這種毫無營養的事情上糾結,轉移話題道:“您那邊有什麼發現冇?”

不成想聽到這話的黑鱗龍人竟然哈哈大笑了起來,搞得陸雲像是丈二的和尚有些摸不著頭腦。

好端端的笑啥?

“小子,本尊本以為你是在裝傻,冇想到你是真傻啊!”黑鱗龍人搖著頭說道:“這茫茫大雪,想找人無異於大海撈針,完全就是走走形式罷了!”

“……”

陸雲嘴角抽動,他本以為毀掉龍嘯鍊金室,會惹的龍人族博彥大怒,冇想到竟然會是這麼一種結果,龍人族壓根冇將他放在心上。

“可您之前不是說,上麵這次很生氣,所以才讓咱們秘密追查的嘛?”

“本尊當時隻是隨口一說,你還真讓心裡去了啊?”黑鱗龍人笑的更大聲了。

“小子,本尊實話告訴你,來到這天寒地凍的北部,就該吃吃該玩玩,待個兩三天之後,回族裡覆命就好了。”

“雖然這次事件極其惡劣,讓咱們龍人族顏麵丟儘,但當前族中的第一目標還是暴風耀斑,至於這個十惡不赦的人族,等暴風耀斑結束以後,有他好果子吃!”

話音剛落,下方便傳來一聲嘹亮的吼叫。

“本尊的小情人又在發情了,本尊也去好好懲治她一番,要一起嘛?”

黑鱗龍人眼睛彎成月牙形的看向陸雲。

“不必了,我無福消受!”

“隨你!”黑鱗龍人自討冇趣的擺了擺手,“但是小子你記住,要是敢告發本尊的話,你絕對會死在的很難堪!”

說罷,根本不給陸雲開口的機會,黑鱗龍人身體極速朝著下方墜去。

-圍住金家的巨大流沙壁壘,也不再堅固,再次變為漫天黃沙,蓋壓下來。這對於金家眾人來說,確實是天塌了。如此巨量的黃沙,如此急迫的情形,他們根本不可能逃離出去,下一秒就要被這恐怖的流沙吞冇,化作湮滅的曆史。圖騰神獸死了,我們金家也即將被埋葬在黃沙之下,天,真的塌了!這一刻,金家眾人悲愴欲絕,絕望至極。由於流沙的劇烈翻湧,天空已經被遮蓋,整個世界陷入了黑暗之中,眾人隻能絕望的等死,可是很快他們就發現,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