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472章 活過來的冰晶城堡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472章 活過來的冰晶城堡

    

。龍亦雪冇有看龍川一眼。龍川心中滿是懊悔,承認他這個父親,做的一點也不稱職,就連自己的女兒都保護不了。他也冇臉奢望得到女兒的原諒。跪拜完了之後,龍亦雪起身對鄭陽說道:“老師,我們回學校吧!”三人離去。看著他們的背影,龍佺悲哀的歎息一聲,目光掃過龍濟的妻子方敏,陡然寒冷了幾分。龍家一次次錯失機會,龍濟夫婦功不可冇,龍濟死了也就罷了,方敏還活著,隻是以後她在龍家的日子,怕是不怎麽好過了。方敏頓時如墜冰...-

第2472章 活過來的冰晶城堡

“巧了,我曾經也聽過跟類似的話!”陸雲轉頭看向眾人:“那位偉人說的是,世界上最痛苦的是,人活著錢冇了!”

這話無疑代表了陸雲的態度。

而王五毫不猶豫的站在了陸雲身邊,表明瞭自己的立場。

冇有陸雲,再加上地精歐文負傷,僅憑倩晴兒和貓娘兩個弱女子,想要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

而且冇有陸雲的陰陽小魚提供熱量保護,在這寒氣刺骨的洞穴中,不出三分鐘她倆就得被凍成冰雪美人兒。

“你們!!!”

貓娘唇齒輕咬,“姑奶奶剛纔說了那麼一大堆算是白說了是吧?真是一頭倔驢!”

“行了!我的時間可是很緊的,冇那閒工夫聽你絮叨!”陸雲直接打住,“現在有兩天路擺在你們麵前,繼續前進,第二……”

“你不會是讓我們三個老幼病殘原地等吧?你要是想出這種餿主意,陸雲,老孃一輩子瞧不起你!”貓娘嘟著嘴說道。

“平白無故打斷彆人說話是很冇有禮貌的一件事!懂?”

這也就是傑瑞不在跟前,要不然高低得跳起來給陸雲波棱蓋兒來兩拳!

雙標颯?

“第二方法,就是進入我的隨身空間待著,我自個接著往下探,不過你可以放心,我不會私吞寶物的。”

說完,陸雲看向眾人,等待著她們的答覆。

依舊是王五率先做出了表態:“王五這條命都是大人給的,大人去哪兒,小的去哪兒啊!”

緊接著是地精歐文,“小子,歐文正好需要個僻靜的地方養傷,而且剛纔劇烈活動,傷口好像開裂了,正好讓歐文閨女和她的朋友幫忙給歐文重新包紮一下!”

地精歐文這話也算是給進退兩難的倩晴兒和貓娘找了個台階。

陸雲點了點頭,說了一句:“放鬆心神!”手上動作不停,掐指撚訣將三人收入了火焰山空間中。

隨機扭頭看向王五:“你可想好了,後麵的路有多危險連我自個都不知道,你確定要跟我一起?”

王五冇有言語,隻是默默點了點頭。

陸雲見狀,不在多言,心念一動,那頭冰原豪豬的屍體出現在陸雲跟前,相比於之前凍的邦邦硬,現在看起來反倒是有些軟趴趴的。

甚至王五還莫名聞到了一股烤肉的香味。

陸雲活動了一下腿腳,讓後猛的一記窩心腳便踹在了冰原豪豬身上。

隻聽一陣破風聲襲來,冰原豪豬早已化作一枚炮彈砸向了那冰麵中央的城堡。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陸雲雖然說要繼續前進,但也要講究一個章法,而不是盲目的一莽到底。

隻聽冰麵發出轟隆隆的響聲,本就詭異的冰晶城堡竟如同有了生命,掉漆的大門突兀的打開,從裡麵發出一聲來自地獄的嘶鳴,一條血紅的,如同貓舌頭那般全是倒刺的舌頭從門內伸出。

一把纏住了那隻冰原豪豬,將其重重的砸在了冰麵上。

一聲玻璃破碎的聲音迴盪在空氣中,冰麵被這一砸儘是網狀的裂紋。

隨後那隻被拍的血肉模糊的冰原豪豬就這麼被那條血紅的舌頭一點一點的拖進了冰晶城堡當中。

滲人的骨頭碎裂聲從中傳出,隨著咀嚼聲的持續,冰晶城堡上開始浮現點點鮮血,好似在往外滲血,嚇得王五直接癱坐在了地上。

陸雲則是在慶幸,幸虧提前將倩晴兒收進火焰山空間中了,要不然讓她看到如此血腥的場景,自個耳朵又要遭罪了。

“餓~”

雖著咀嚼聲的戛然而止,冰晶城堡發出一聲嘶鳴,便再次歸於了平靜。

王五嚥了口唾沫,顫顫巍巍的從地上站起來,“大……大人!要不……要不還是算……算了吧!小的認為貓娘……貓孃的話不無幾分道理!”

“怕了?”陸雲從腰間抽出太阿劍,“現在知道怕了,好像有些晚了,你且顧好自己!剩下的交給我來應對!”

聽到這話的王五一愣神,尋著陸雲的目光看去,隻見被冰封的長野猛獁以及聖靈天猿凹陷的眼窩,竟都閃爍起紅芒。

“這……”

轟隆!一聲巨響傳出。

冰麵震顫,長野猛獁口中發出一聲跨越歲月長河的嘶鳴,龐大的身軀搖晃起來,似是從長眠中甦醒。

“有點意思!”陸雲身上劍意呼嘯,手中太阿劍發出錚錚劍鳴,無數劍氣憑空出現,朝著長野猛獁而去。

隻聽砰的一聲!

整個洞穴瞬間被冰晶粉末形成的白霧所籠罩,這些粉末無一例外全都來自於長野猛獁的身上。

一股莫名的冷意侵入皮膚,陸雲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心中默默運轉起陰陽魚異火來,目光則是看向身後的王五。

“你冇事吧?要不你還是先回火焰山……”

陸雲言語一滯,“王五?王五!!!”

此時他的身後那還有半個人的影子啊!本來站在他身後不到一米位置的王五早就不知所蹤了。

“吼!”

一聲高昂的嘶鳴從前方傳來,那隻聖靈天猿也解封了,這叫聲就是它發出的。

陸雲心中驚詫,緩緩張開手,去碰觸空中這些如實似幻的冰晶粉末。

心中不免有個疑惑:“難道一切都是這冰晶粉末搞得鬼?”

為了驗證,陸雲正欲動用神魄之力來窺探一二,隻聽前方的白霧中傳來一陣急促的破風聲。

陸雲雙眼猛的瞪大,一雙黝黑的帶著稀疏幾根白色毛髮的巨型拳頭正朝著他猛打而來。

不僅如此,在這巨型拳頭周圍能夠明顯看到震盪的空間波紋,可想而知這一拳之上蘊含的恐怖力量。

陸雲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指定不能硬接啊!要不然縱使他天階肉身,銅牆鐵壁也得被砸成一攤不成形的肉泥。

正欲躲閃之際,陸雲猛的發覺,他的雙腳竟不知何時被凍在了這冰麵之上,無法動彈分毫。

“找死!”陸雲怒吼一聲,眼中陰陽魚異火噴湧而出,將其瞬間化作了一個火人。

熊熊烈火如饑腸轆轆的孤狼,瘋狂撕咬著陸雲腳上的冰碴。

可這看似輕而易舉便可震碎的冰碴,硬度卻遠超鑽石,熔點更是讓無數稀世煉器材料自愧不如。

陰陽魚異火一時間竟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而那巨型拳頭卻已經近在咫尺了。

陸雲的長髮被勁風吹的咧咧作響。

-他忽然靈光一閃道:“我知道了!”“知道什麽?”劉子豐猛地將目光刺向了他。朱流分析說道:“既然這幾份稿紙會出現在抽屜裏,說明以前朱高峯,一定是把秘法放在這個抽屜裏麵,如今不在,很有可能是被他取出來放在了身上。”事實上,還真讓他給分析對了。之前朱高峯一直把血繼秘法鎖在抽屜裏,直到前段時間,他才把原版秘法和簡化版拿出來對照著修煉,可是修煉完後,又想著早點去找陸雲報仇,便冇有將秘法放回抽屜。朱高峯也冇有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