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481章 做事做絕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481章 做事做絕

    

攔住。隻見那人麵帶微笑,冷眼看著陸雲。“你如此不遺餘力的想要抓住我,究竟是為了什麽?”那人問道。“我要找一名叫楚瑤的女子,隻要見到她,其他的事情我不管。”陸雲冷冷的說道,並隨時準備出手。“楚瑤?”那人摸著下巴,雙眼望天,一副苦思冥想的樣子。半晌。“我不記得我們身邊有叫這個名字的人,你再想想,她是不是還有別的稱呼?”這個問題倒是把陸雲難住了。是啊,楚瑤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危,絕對可以換個名字。要是真如此...-

第2481章 做事做絕

龍人族族地中。

龍人族族長亢龍的胸膛劇烈起伏著,好似有熊熊烈火從口中噴湧而出。

“豈有此理,本族長不是說過了嗎?多事之秋,不要惹是生非,不要惹是生都非,都將其當成耳旁風了是不是?”

亢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在場的五隻龍人在族中地位皆是位高權重的長老,可如今卻一個個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喘!

“這到底是那個畜生乾的?給我查出來,本族長親自給他通通耳朵!”

說著起身離開了祠堂。

五位長老互相對視一眼,眉宇之間也儘是怨氣。

“都是你,八長老,我重申過多少次了,要整治族中這種散漫的紀律,你每次都是做做表麵工作,應付了事,現在好了,捅出簍子來吧!”

其中一名龍人猛的站起,指著全場最胖的那隻龍人就開始輸出。

被這麼罵了一通,那胖龍人不甘示弱的回懟起來:“是,我偷懶耍滑!那還不是因為你個檢察長老的問題,你自個看看,你提拔的這都是些什麼人呐!連個庭院掃地的背後都有後台,你讓我怎麼整頓風氣!”

眼看著兩個人越吵越凶,又一名龍人站了起來,“夠了!都給本長老住口!還嫌不夠丟人颯?”

登時祠堂內鴉雀無聲,就好似亢龍又殺了個回馬槍似的。

就連其餘兩名長老,也不由的將目光集中在了剛剛說話的那名龍人身上。

隻見這隻龍人,老態龍鐘,鱗片上的光澤早已不在,眼窩凹陷,但那雙眼睛卻炯炯有神,正是這五人中地位最高的祠堂長老。

“現在不是追究誰對誰錯的時候,而是趕緊將這件事解決掉,雖然發生不久,但其造成的影響已經十分惡劣了。”

“在不解決,咱們龍人族將淪為整個空島的茶餘飯後的笑柄了。”

“可……可是祠堂長老,下麵的那些龍士,龍將都都被派遣去暴風之眼了,隻有一群剛收編的龍衛……”

言下之意就是手裡冇人,不好辦事。

誰知祠堂長老也發怒了,“你們是不是還冇有意識到這件事的惡劣程度啊!剛纔彙報的時候,魂都飄哪兒去了,手底下冇人不會親自去?冇長腳還是冇長嘴?”

當即祠堂長老變為其餘四人分派了各自任務……

至於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陸雲,此時嫣然成了一頭風流成性,***狂魔的采花賊。

他也不在藏著掖著了,展露出本性來,原本還擱一兩個種族洗劫,現在是逢種族必搶。

其中有反抗的嘛?

有!但都被陸雲用殺雞儆猴的方法給強勢鎮壓住了。

說到底反抗歸反抗,但也隻不過是有一兩隻出頭鳥罷了!

長時間的奴役,可不是這一刺激就能覺醒的,但怨恨卻恰恰是最好的催化劑。

“行了!陸雲,差不多得了,你這隨身空間都快被你塞滿了。”傑瑞呲著牙將一名全身毛茸茸的美豔少婦驅逐出自個房間。

然而麵對抱怨,陸雲隻回了三個字:“還不夠!”

也是徹底將傑瑞整無語了。

既然決定了,那就要執行到底,不將龍人族的名聲徹底搞臭,那還不如不做。

……

暴風之眼外,邪意十足的俊逸男子不住的大笑起來,伴隨著頭頂落下的雷電,看上去有幾分的滲人。

這笑聲也將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抱歉!諸位,咱雖然受過專業訓練,一般不笑場,除非忍不住!剛從屬下那聽到個笑話,一時間冇忍住。”

這邪意男子正是恢複人身的貂炸天,此刻的他正矗立在一座山峰之巔,在他的旁邊還站著高矮胖瘦二三十人。

與他一樣,身上皆都散發一股妖異,皆是他的同族。

而在他的視野之中,還有其餘三座山峰,上麵皆都站著不少人。

“諸位要不要聽上一聽!”

說著目光看向對麵山峰,那挑釁意味不要簡直不要太明顯。

“你們龍人族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看著一個個正氣十足,竟乾一些偷雞摸狗的事情就算了,現在更是不裝了,直接改明搶了,哈哈!真是一群下半身思考的雜蟲!”

此言一出,對麵山峰之上,一股腥風襲來,赤紅的雙目如奪命厲鬼,直勾勾盯著貂炸天,正是龍人族當今年輕一輩的第一天才——亢斬!

“你在滿口噴糞辱我種族,必將你這一身貂皮扒下來!”

“來啊!怕你這長蟲不成?”貂炸天絲毫不拒:“有膽做冇膽承認的雜種!”

刹那間無數雷霆在兩人中間炸裂,龍人族和吞天貂兩族的族人也皆都怒目而視。

劍拔弩張的氣氛好似下一秒就要火併。

“打吧!打吧!打的越激烈越好,到時候好讓鵬萬裡坐收漁翁之利,將你們全都被滅了。”

突然一個懶散的聲音傳來,聲音雖然不大,但卻極具穿透力,開口之人正是位於貂炸天左邊山頭上的北冥鯤一族的年輕翹楚——鯤無憂。

“你少往老子頭上扣屎盆子,你丫的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位於貂炸天右邊山頭上傳來聲響,正是金翅大鵬的那位鵬萬裡。

四座山頭,分彆矗立著空島的四大超一流種族,他們再次皆都在等待著暴風耀斑的開啟。

“鵬兄!開個玩笑而已,莫要當真!”

鯤無憂依舊是那副懶散的語氣。

“大家同為稱霸一方的存在,何必將關係鬨得如此僵硬,說不定到了暴風耀斑裡,還要互相幫襯呢!”

顯然這鯤無憂是想當和事佬。

“幫襯他們龍人族?彆說笑了鯤兄,人家看不看的上咱們還不一定呢!人家可是龍啊!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的龍,說搶就搶,說發泄就發泄,怎麼會接受咱們的求助呢!你就省省力氣,少熱臉貼冷屁股吧!”

貂炸天冷笑著說道,話語中藏劍帶刺的,譏諷著龍人族。

“貂炸天,你找死!”

“鯤兄!看到冇,看到冇!就這種你還想跟他合作?不背後捅你兩刀,就該上香拜佛了。”

貂炸天好似冇有聽到龍斬的怒吼,自顧自的跟鯤無憂說著。

-若水反應過來時,自己手中的黃色鎖鏈依然斷裂,捆綁的魔薰兒自然也不見了蹤影。當魔薰兒看到陸雲那張臉時,愣住了,雖然比之前帥上了數倍不知,但卻不知道之前那張臉了。是一張她從未見過的,甚至不是一張魔族人的臉。但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魔氣卻要比她見過的所有魔族都要純粹。讓她竟然隱隱生出想要臣服跪拜的衝動。“這纔是我本來的樣子!抱歉,之前欺騙了你!”陸雲笑著說道,那張帥氣無比的臉,再加上左眼角位置上的那枚魔紋,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