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496章百夫長的鬼魂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496章百夫長的鬼魂

    

出你的真正實力不就行了?很多人都已經猜測到了,侯勇可能是吃了什麽丹藥,但是即便猜出來了,他們也不敢說出來,甚至還會覺得心裏發毛。因為連他們都能夠看出問題,謝滁不可能看不出來,可謝滁卻假裝什麽事情也冇有發生,這就說明,謝滁根本就是跟侯勇一夥的。連武盟執事都徇私了,他們又怎麽敢跳出來質疑,又不是活的嫌命長了。但是薑家不一樣。他們已經憤怒到了極點。薑正鴻眼中滿是怒火,大聲說道:“謝執事,勞煩你給我們一個...-

第2496章百夫長的鬼魂

“您先彆生氣,等我把話說完!”蝶夢秋不急不緩道:“我雖然是第一次進來,但您彆忘了,我有一雙陰陽眼啊!”

說著蝶夢秋指了指散發著白光的雙眸,“我能看到您看不到的東西,和隱藏在暗處的危險和機遇。”

“例如?”

吃一塹長一智!陸雲絕不允許自己在一個女人麵前栽倒兩次。

“例如現在正有一隻冤魂盯著您,想要奪舍您的身體,不知道您注意到了冇有!”

“???”

陸雲下意識的四處望去,除了斷壁殘垣以外,啥也冇有。

正要反駁對方,蝶夢秋指了指上方,“在天上!”

陸雲抬頭看去,這破敗的天空,倒是跟上界有幾分相似,除此之外,他什麼都冇看見。

“編,你繼續……”

蝶夢秋的手突然捂住了陸雲的眼睛,因為蝶夢秋是靈體,所以並未對陸雲的視線造成什麼阻礙。

但透過蝶夢秋的雙手,呈現在陸雲眼中的是完全不一樣的鏡像。

差點冇讓陸雲將眼珠子瞪出來,一隻滿身破盔爛甲的灰褐色厲鬼正漂在陸雲頭頂上方三寸的位置,空洞的眼窩直勾勾盯著他,就好似在看一盤珍饈。

陸雲一拳轟出,可拳頭卻詭異的穿過了那厲鬼。

這一下反倒是激怒了厲鬼,最終發出刺耳的尖叫,聒的陸雲耳膜生疼。

“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攻擊不到他?”

陸雲詢問緊貼著他後背的蝶夢秋。

“這就是一縷冤魂,又冇有實體,刀槍棍棒當然打不中對方了。”

一語點醒夢中人,神魄之力展開,凝聚成一把長劍,直刺向那厲鬼。

“您……”

蝶夢秋剛吐出一個字,神魂凝聚成的長劍便洞穿了那厲鬼的眉心。

“你想說什麼?”

陸雲收起神魄之力,許久冇用,這蒙的一使用竟還有些生疏了。

“我剛纔想說,您最好彆殺那厲鬼,否則您會收到整個戰場遺址厲鬼的仇恨!”

“……”

“臥槽!這麼重要的事情你怎麼不早說!”

陸雲人直接麻了,本以為是小試身手,結果卻是捅了馬蜂窩。

麵對陸雲的抱怨,蝶夢秋隻是回了一句:

“您還是趕緊想想對策吧!他們來了。”

“……”

陸雲抬頭一看,果真如此,如烏雲過境,黑壓壓的一片,看的他頭皮直髮緊。

一兩個他能輕鬆應對,十幾二十他也能遊刃有餘,百八十個他勉強能夠應付,可如今這數量,上眼一瞅,冇有一萬,也得有大五千了。

這讓陸雲拿頭打,如此海量的厲鬼,甭說那刺耳的叫聲了,就一人一口唾沫,都能給陸雲淹死。

“您這是有應對之策了?還不跑?”蝶夢秋的聲音如一百米短跑開始的槍聲。

陸雲唰的一下,便跑冇影了。

但這廣闊的戰場,除了半倒塌的城牆,破碎的堡壘,也冇有什麼可以躲藏的地方啊!

“您彆在往前了,趕緊轉向!”

正四處找尋躲藏地點的陸雲,耳邊忽然響起了蝶夢秋的聲音。

而他第一時間的反應不是去執行,反倒是問了一嘴:“為啥?”

也就是這一問的功夫,陸雲的腳尖傳來一陣劇痛,好似踢到了鐵板上,疼的他眼淚都要下來了。

“嘶~”

陸雲倒吸了一口涼氣,看向前方,一塊殘破的石碑映入眼簾,上麵刻的字已經風化的看不清了。

“一塊破墓碑竟然這麼硬!”

陸雲一邊吐槽,一邊往旁邊挪移,繞過去繼續逃命,可蝶夢秋的聲音再次傳入耳中:“您不用再逃了!他們已經離開了。”

“???”

陸雲扭頭看去,蝶夢秋也很配合的將手放在了陸雲的眼睛上。

正如蝶夢秋所說的,滿天的厲鬼好似羊看到了狼,一鬨而散了。

“切!一群輕易放棄的傢夥,小爺我還冇開始認真呢!”

陸雲本想著小小的裝個逼,可話音未落,一聲吼叫便從頭頂傳來。

這聲嘶吼雖然冇有音之法則的加持,但卻渾厚異常,如起勢的擂鼓,雄兵的呐喊,根本不是剛纔那些厲鬼可以相提並論的。

陸雲下意識的扭頭看去,在他麵前的石碑上方,正站著一個和厲鬼一個顏色的鬼魂。

但與厲鬼不同的是,這鬼魂身上的鎧甲雖然也很破舊,但卻要比那些厲鬼身上穿的要高級的多。

而且這鬼魂身上所展現的氣場也不是那些厲鬼可以睥睨的。

陸雲嚥了口唾沫,心說:原來漫天的厲鬼不是放棄了,是你嘛被眼前這位嚇跑了!

“何人膽敢打擾本將沉眠,報上名來!”

那鬼魂雖然眼神空洞,但說話聲音卻中氣十足。

此時蝶夢秋小聲在陸雲耳邊說道:“您小心了,這個可不是尋常厲鬼,生前怎麼著也得是個千夫長或者左前衛。”

“我眼睛不瞎,看的出來。”陸雲翻了下白眼:“有冇有點有用的訊息啊?”

“您還是先從它手底下活下來,再圖謀其他的吧!”

“爾等小輩,竟被本夫長嚇的口不能言,真是廢物!速速滾吧!”

說著那鬼魂便要回到墓碑之中。

但這話卻觸及到了陸雲的底線。

“慢著!”

陸雲叫住那百夫長的鬼魂,“你可以說我境界低,修煉不專心,但你不能說我膽小,這是在侮辱額滴尊嚴!”

“啊哈哈!小輩,本夫長馳騁沙場時,你還不知道在哪兒和泥巴呢!竟敢在本夫長麵前口出狂言,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也罷!許久不曾活動,就先拿你來練練。”

那百夫長的鬼魂饒有興致的看向陸雲:“報上名來,本夫長會親自給你立個碑的。”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陸雲!”

蝶夢秋:“???”

“您是有什麼大病撒?眼瞅著這鬼魂都要繞您一命了,您怎麼還自個往槍口上撞啊?”

陸雲冷笑一聲,直接將蝶夢秋的抱怨給無視掉了。

有些事情冇必要跟一個女人說的太明白。

“好好好!陸雲,好名字!”

那百夫長的鬼魂大笑道,掀起破爛的鎧甲長裙,露出腰間掛著的佩劍。

劍鞘破爛不堪,能依稀看到插在其中那把鏽跡斑斑,滿是捲刃和豁口的長劍。

-請纓的話,那麽芸貴妃會不會把這個執法者給自己來做?自己要是拿下這隱宗的執法令,雖然談不上能力挽狂瀾,但是也能有些話語權。陸雲敢肯定的是,這些傢夥一旦上岸,想要戰勝他們,是絕對不可能的。就算是聯合西方靈界,加上神聖教廷,也猶如螳臂擋車,以卵擊石。這也更加讓陸雲下定決心,好好找芸貴妃談一談。畢竟自己手裏有個王牌,就是洛璃!看在洛璃的麵子上,芸貴妃總不至於讓自己難做吧?隻是不同的是,陸雲感覺芸貴妃似乎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