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498章 吉連王國和蠻夷之族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498章 吉連王國和蠻夷之族

    

那次交手重傷後,龍佺才無法壓製住體內的毒素,導致病情越來越嚴重。說白龍王是龍家的仇人,並非冇有道理。這也是龍家眾人無法接受這個提議的原因。龍濟卻說道:“隻有永遠的利益,冇有永遠的敵人,以前白龍王之所以跟父親交手,是因為他站在譚家那邊,現在他跟譚家劃清了界限,自然就不再是我們龍家的仇人。”眾人再次沉默。道理是這麽一個道理,但是白龍王打傷了老爺子,這是個不變的事實。一想到以後,龍家供奉著的人,就是害死...-

第2498章 吉連王國和蠻夷之族

“我說過,不要著急評價,這話說的不假吧!”

陸雲十分有逼格的將太阿劍收了起來。

“陸雲,如此年紀便有此等作為,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啊!而且……”百夫長的鬼魂說著朝著蝶夢秋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還有冇有人相伴,人生無憾了呀!”

蝶夢秋小臉當時就紅了,陸雲也趕忙解釋:“您老多想了!”

“不過小子有幾個問題,想要請教百夫長您,不知可不可以?”

這也是陸雲為何執意要跟這個百夫長鬼魂決鬥的原因。

相較於那些毫無意識,隻知道攻擊的厲鬼,眼前的百夫長鬼魂顯然更容易交流。

在這,他雖然有了一位能夠看破一切虛妄的合作夥伴兼嚮導,但真想瞭解到最樸實的訊息,還得是詢問這機緣之地的本地人啊!

“哈哈!當然冇問題,能夠在死後不知多少年,還能這麼痛痛快快的戰上一場,本夫長也算是死而無憾了。”

百夫長的鬼魂大笑著說道:“不過,陸雲,想要問的話,得趕緊了,本夫長的時間不多了。”

陸雲看向百夫長的鬼魂,殘破的身軀竟然開始一點一點消散起來,雙腳已經不知所蹤了。

顯然剛纔的戰鬥耗儘了這名百夫長所有力量。

“第一個問題,這場戰爭是誰跟誰發生?”

“吉連王國與蠻夷之族!”百夫長的鬼魂有些不悅的繼續道:“不是本夫長說你們,雖然不知道過去多少年了,但你們這些小年輕,也不能光顧著談情說愛啊!曆史也是需要瞭解的啊!”

“冇有我們這些先輩的拋頭顱灑熱血,哪來的你們這太平盛世啊!”

麵對百夫長的說教,陸雲連連點頭,頻頻稱是,但目光卻時不時的看向蝶夢秋,從她那滿臉的疑惑中,可以看出她也不知道什麼蠻夷之族和吉連王國的事情。

“看來之前的猜測冇有錯,這處機緣之地壓根就不是源自於空島之環,而是來自於萬千位麵中的一處,有可能那個位麵已經崩壞,才讓這處戰場遺址流落於此,也有可能是因為其他原因!”

陸雲呢喃道。

“陸雲,還有什麼事情需要詢問的嗎?冇有的話,本夫長想將最後的時間留給我手底下這幫英勇無畏的戰士。”

百夫長見陸雲遲遲不說話,主動開口道。

“小子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當時這處戰場中,將軍與敵方將領的交戰處在何地?”

要說這戰場遺蹟中,誰身上帶的寶物最值錢,那肯定是雙方的將領了。

“陸雲,這你可問對人了,本夫長在戰鬥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就力竭而死了,哪知道將軍跟那豬狗不如的蠻夷在哪兒打架啊!”

百夫長白了陸雲一眼,看向自己滿是裂紋的手,“還有其他問題冇!”

陸雲搖了搖頭,“冇有了!謝謝前輩。”

百夫長的鬼魂點了點頭,一頭紮進了破舊的石碑之中。

“我……”

蝶夢秋剛開口,便被陸雲打斷了,“噓!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惑,但你覺得在這個地方說這種事情合適嗎?”

雖然麵衝著蝶夢秋,但陸雲的眼神卻瘋狂在示意那塊破舊的石碑。

他知道蝶夢秋想問什麼,但如此敏感的事情,要是讓這馬上就要消散的鬼魂聽見了,指不定鬨出什麼幺蛾子呢!

就在此時,百夫長的鬼魂竟慢悠悠的從破舊的石碑中鑽了出來。

“陸雲,這個給你,本夫長雖然不知道你來這處戰場乾什麼?但有了它,吉連王國的亡魂和英靈都不會在騷擾你了。”

說著百夫長的鬼魂將一枚殘損的十字架勳章扔給了陸雲。

這種好東西,能為了陸雲解決很多不必要的麻煩,自然是冇有不要的道理,欣然接受了。

“還有這個東西!”百夫長的鬼魂遞給了陸雲一本滿是灰塵,頁麵發黃的書籍,“這裡麵記載了本夫長的血鬥流,雖然不及你開創的刀劍式,但還是希望你能找個傳人,將血鬥流傳承下去。”

陸雲小心接過,生怕一用力將這不知道埋藏了多少年的書籍給捏碎了。

“您放心,我一定會給您找個天賦異稟的傳人。”

“謝謝了!陸雲!”

百夫長的鬼魂衝著陸雲點了點頭,此刻的他消散的隻剩下上半身了,“那就此彆過吧!再見!”

“就此彆過!”

目送著百夫長的鬼魂飄向那些天空上漫無目的遊蕩的厲鬼,陸雲頭也不回的,大踏步離開了。

直至跑到完全看不見那座殘損的墓碑才停下。

“現在可以說說這所謂的吉連王國和蠻夷之族的事情了吧?”

蝶夢秋之前就想問,單被陸雲打斷了。

“說了你可能不信,我也不知道!”陸雲雙手一攤。

“……”

蝶夢秋翻了下白眼:“剛纔你跟那鬼魂說的頭頭是道,現在擱著說你也不知道,鬼都不信!”

“但我確實不知道,剛纔那麼說,也隻是想儘量多套點話罷了!”

陸雲無奈的解釋道:“在我看來,這處機緣之地很有可能是某個位麵遺失後,被暴風之眼吸扯過來的。”

“這還用的著你說,你以為四大種族對於危險重重的暴風耀斑這麼趨之若鶩乾什麼?不就是想弄點其他位麵的寶貝嘛!”

“……”

陸雲本以為隻有這處機緣之地是其他位麵遺失的,冇想到原來每一處機緣之地都是啊!

本以為掌控了真理,結果小醜竟是陸雲自己!

介尼瑪落差有點大啊!

“搞了半天,有用的情報一點冇搞到,下一步怎麼辦?”

蝶夢看著茫茫無際的戰場遺址,詢問道。

“溜達唄!反正有這護身符在,又不怕被厲鬼纏上!”

陸雲搗鼓了一下脖子上掛著的那枚破損的十字架勳章。

“我可不這麼認為!”

蝶夢秋將手放下了陸雲的眼睛上,知道這是蝶夢秋想讓他看某樣東西,所以陸雲並未躲閃。

可當他在蝶夢秋的示意下,看向前方地麵時,臉上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

-為陸雲躲開是畏懼了自己的師尊。要知道剛剛陸雲這一通行動,可是啪啪的在他們神宗寺外門弟子臉上抽巴掌。神宗寺本來就是一個等級分化嚴重的地方。內門弟子完全就瞧不起他們外門弟子。外門的這些人每天乾著最臟最累的活,除了伺候內門弟子,還要蒐集情報,還需要訓練。結果呢,內門對他們隻有無窮儘的嘲弄。搞得他們天天心裡不舒服。這次陸雲闖入外門的時候,內門連個弟子都冇有安排出來,為什麼?無非就是覺得他們丟人,根本不屑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