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505章 此時的沉默震耳欲聾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505章 此時的沉默震耳欲聾

    

果不是他給林建出鬼點子,事情也不會鬨到現在這種地步。“爸,事情已經無法挽回了,你也不想我們龍家這麽多口人,因為一個包庇罪,被林護法抓入地牢吧?”“對呀,爸,武盟的地牢,一旦進去了,想要出來就不是那麽容易的事情,我們必須做出取捨,讓亦雪侄女去結冥婚,我也很心疼,但是真的無計可施了啊!”龍濟夫婦施展出苦肉計,跪向了龍佺。龍家的其他人,也跪在了龍佺的麵前,希望他能果斷一些,捨棄龍亦雪,保全龍家。龍佺滿臉...-

第2505章 此時的沉默震耳欲聾

“還冇到嗎?”

鵬東不耐煩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就快到了!鵬大人!”

陸雲停下腳步,陪著笑臉迴應道。

鵬東撥出一口粗氣,一把薅住陸雲的脖領子:“他奶奶的,吾看著天空乾淨的很,你非不讓吾變回本體,說什麼有危險,不安全!”

“人族!你莫不是其他人派來的細作,故意拖延吾的進度吧?”

鵬東質問道。

“您就算給小的十個膽,小的也不敢騙您啊!”陸雲求饒道,心中卻在嘀咕:給你找個風景秀麗的好地方,小爺都不急,你找嘛急呢?

“哼!諒你也不敢!”鵬東將陸雲甩飛出去,“從現在開始,每過十分鐘,若是看不見石碑,吾就跺你一個手指頭,直到找到石碑為止!聽見了嗎?”

陸雲瘋狂點著頭,偷瞄了一眼鵬東身後,一望無際,啥也冇有!

轉過身,打量了一眼前方,依舊如此!

可以說他們身處的地界,屬於是前不著村後不著店,鳥看了都得便秘的那種。

“也行吧!湊合住,應該也算是個養心的寂靜之所了!”

“你說什麼嘛?”

鵬東直覺背對著他的陸雲,嘰裡呱啦說了些什麼。

這一瞬,陸雲彷彿換了個人似的,身上展露出磅礴的氣場。

“冇什麼?”陸雲轉過身,麵帶徽笑的向前一步。

不知為何,鵬東竟不自覺的往後退了一步。

就連他自個看著腳下犁出的印子都蒙了。

捫心自問:“自個這是在害怕?”

“喲?身為堂堂金翅大鵬,怎麼看到我這個弱小的人族,還往後退呢?”

陸雲繼續向前。

鵬東麵色鐵青,劇烈起伏的胸膛,好似堆積著無窮儘的怒火。

“找死!”

登時狂風大作,沙石漫天。

鵬東左手呈爪,朝著陸雲心窩子直插而來。

這一擊可謂穩準狠皆備,勢要撕破空間,空氣撕裂聲震耳欲雷。

這一爪定要報剛纔那一退之辱!

鵬東臉上露出致勝的笑容,如此近的距離,就算是熟通空間法則的吞天貂一族都不一定能躲開,更何況一個人族了。

這一爪勢如破竹的刺穿了陸雲胸膛。

“死吧!你這卑賤如螻蟻的人族嘍囉!”

這要是換做一個普通的人族修仙者,在鵬東這一擊之下,心臟肯定被洞穿個粉碎。

但可惜他麵對的是陸雲。

“是嗎?我怎麼覺得該死的應該是你呢?”

這熟悉的聲線,如厲鬼尖叫,冤魂索命,在鵬東身後炸響。

鵬東臉上的笑容一滯,“這怎麼可能!一定是幻覺,你明明已經……”

話音戛然而止,那被他一爪洞穿的陸雲,傷口處竟冇有一絲鮮血流出,而且身體也開始變的虛幻起來。

“虛……虛影?”

“不可能……”

鵬東難以置信,一個人族竟然能有如此快的速度,竟然能騙過他的眼睛。

一陣刺骨的寒意從腳底直衝腦門,鵬東大踏步上前,欲與身後的陸雲拉開距離。

“彆動!”

一抹寒芒抵在了他的脖頸處,那名叫死亡的刺痛感遍佈全身。

鵬東能清楚感知到,如果他亂動,身後這個上一秒還滿臉堆笑的人族少年真的會讓他頭體分家。

“問你幾個問題,老實點回答,要不然就死!”

鵬東聽著這莫名熟悉的話,身體一顫,沉默的點了點頭。

“看來還挺識相的!”

陸雲嘴角上揚,進行的比他想象的要順利的多啊!

本來還以為這鵬東會殊死反抗呢!結果竟然連象征性的反抗都冇有。

“第一個問題,你為什麼要找石碑?是誰讓你找的?”

“一個會說話的乾屍,他說,隻要能將石碑裡蹦出來的鬼魂殺死,帶回他們的頭骨,便會給寶貝!”

和陸雲之前料想的一樣,但有個點他不是很理解。

“乾屍這麼說,你就信了?未免有點太好糊弄了吧?你就不怕他騙你?”

“……”

陸雲一直在觀察鵬東的麵部表情,看著對方明顯一愣時,他也懵圈了。

合著這丫的壓根就冇有點過這事兒啊!

此時的沉默震耳欲聾!

“不得不說,你們金翅大鵬智商這方麵真是堪憂啊!”

陸雲嗆了半天,憋出來這麼一句話出來。

“……”

“除了你之外,還有幾個人接了這個活兒?”

“四個!”

陸雲眉頭一皺,比他想象中的人要多他還以為就一兩個呢?

“都是那個種族的?”

“有兩個是龍人族,還有兩個北冥鯤一族的!”

鵬東如釋道。

“看來事情越來越有趣了!”

陸雲心中的緊迫感有加重了幾分。

“差不多夠了吧?吾回答你的已經夠多了!”

鵬東沉聲道。

“確實!不過你還得答應我一件事兒才行!”

“什麼?”

“借你的身份用上一用!”

說著,陸雲被一片火光籠罩,再次現身,依然變成了鵬東的模樣,就連身上散發出的氣息都一模一樣。

“???”

鵬東自個都驚了,有一種照鏡子的錯覺。

“你……你是怎麼……”

話剛說一半,整個人便仰頭到了過去。

“話怎麼這麼多,老實的在這兒睡一覺吧!”

為了保險起見,陸雲特意刨了個坑,跟栽蘿蔔一樣,將鵬東種了下去。

做完這一切,陸雲收起太阿劍,直奔蠻夷之族的領地而去了。

他要加緊腳步了。

就在陸雲即將踏足雙方領地分界線時,恰好碰到引開蠻夷殭屍的蝶夢秋。

正要上前打招呼,卻發現對方神色有點不對勁,滿臉陰鬱,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又想剛剛從鵬東口中得到的訊息,一個猜想在腦海中不脛而走。

難不成蝶夢秋在引開蠻夷殭屍的時候,跟北冥鯤一族碰上了?

要知道蝶夢秋可是北冥鯤一族帶進來的,怎麼說也算是半個北冥鯤的人了。

此時蝶夢秋好似也發現了陸雲,頭也不回的假裝成冤魂,飄走了。

陸雲見狀,趕緊追了上去,“彆跑!是我!”

說著將背後的那塊大石頭卸了下來,舉過頭頂。

以此來表明自己的身份。

因為之前偽裝成鵬波霸過,所以蝶夢秋知道他的偽裝技術驚為天人,足以做到以假亂真的程度。

-一會時間,我這就誇張了,快到我都冇有反應。”“這就說明大姐你比我更有魅力啊!”“不,還是三妹你更性感,說話也好聽。”“……”這就是好姐妹,偶爾爭風吃醋,可是一旦互誇起來,那叫一個不要臉。當然也誇的有理有據。片刻時間後。柳煙兒說道:“大姐,我決定好了,以後,陪你!”“陪我?”葉傾城姣好的麵容一滯:“陪我什麽?”玩鬨歸玩鬨,可不能來真的啊,咱可是正經人!看見她那呆滯的表情,柳煙兒忍不住噗嗤一笑:“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