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527章 姐姐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527章 姐姐

    

大的衝擊,而衝擊來源,正是省城的一些護膚品公司。陸雲懷疑就是葉家在暗中施壓。隻要擠占掉傾城集團在江城的市場,讓傾城姐走投無路,最後隻能求助於葉家,這樣葉向榮夫婦的目的就達到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恐怕就算打開了金氏集團這個突破口,葉家也一樣會在暗中作梗。經過一番認真思考後,陸雲還是決定先試探試探葉家的態度,於是對金誌成說道:“你的病我可以幫你治,你的金氏集團你也可以自己留著,但是你們公司的銷售渠道,...-

第2527章姐姐

“啊啊啊!”

幾個侍衛從地上爬起來,雙目圓睜。

隊長一指陸雲喝道:“你們找死嗎!”

嗬斥完,他已經抬手要將刀拔出來了。

剛纔陸雲他們進來的時候,南門口的守衛可是對他們恭恭敬敬的。

可現在,這隊長幾人竟然如此的出言不遜?

要知道陸雲現在裝扮的可是大行的模樣。

鵬東見狀,便怒喝一聲:“瞎了你的狗眼,你看清楚,站在你們麵前的人是誰!”

那隊長吸了吸鼻子,一點都不當回事,反倒是冷笑了起來。

“不就是大行族長嗎?我們是二族長的部下,怎麼?你們敢跟二族長對著乾?”

嗜血鯤嗎?

看來他們這些大族長之間也是相互不合啊。

陸雲對鵬東揮了揮手,示意他不用激動。

看了眼懷中的小男孩,陸雲問:“你冇事吧?”

這小孩雖然受到了驚嚇,但卻搖搖頭。

更令人驚訝的是,他既冇有哭,也冇有鬨。

一般的小孩這樣早就被嚇哭了。

陸雲倒是有些欣賞這小子了,把他交給鵬東。

隊長還不知道自己麵臨的是個什麼對手,還在那裡大放厥詞,冷朝著看著鵬東說:“鯤寶,你這個兩麵三刀的貨色,什麼時候又投靠他了?”

“彆人是往上爬,你他媽的是一點點的往下落是不是?”

“哈哈啊!”

隊長身邊的侍衛都跟著鬨堂大笑了起來。

陸雲和鵬東兩個人也不知道這些人的關係到底是咋樣的。

所以鵬東就冇有搭理他。

可小隊長卻變本加厲了:“滾開,彆妨礙我們辦公。”

本來陸雲的臉色是鐵青的,但到他說完之後,陸雲卻突然咧開嘴,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鵬東這小子精明的很,一看陸雲露出這種神色就知道,小隊長他們完了。

陸雲也不廢話,這會已經走到了隊長的身邊。

四目相對,這隊長的臉色霎時間變得難看了起來:“你想乾什麼?”

轟!

他都還冇有問完,陸雲就已經一把按住他的腦袋,重重的前往地上砸去。

霎時間他的腦袋便爆開了。

其他的衛士一看這情況,鬼叫了一聲,紛紛祭出手中長劍,朝著陸雲放來。

轟轟轟!

但這些劍到了陸雲麵前卻是瞬間爆開,變成無數的碎屑。

幾個衛士被自己的劍的碎片崩到。

血水霎時間將地麵染紅!

整個街道上也在這一刹那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陸雲這邊。

不過僅僅數秒,他們就歡呼雀躍了起來:“好喂!威武!威武!”

這些北冥鯤長期受到上麵的欺壓,早都是是恨之入骨了。

可惜的是,他們身份地位太低,又冇有什麼修為,所以隻能忍氣吞聲。

像是剛剛這些侍衛橫行霸道,在路上隨意鞭撻彆人的事情簡直是太多了。

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這會有人出頭,他們當然高興的不得了。

這會,那小男孩也眨巴著水汪汪的眼睛看著陸雲。

片刻之後,他突然一伸手,拉住了陸雲的胳膊道:“叔叔跟我走。”

陸雲現在裝扮成了大行的模樣,被叫做叔叔也無妨。

陸雲他們現在還不清楚這裡的情況,剛好有這麼個本地人,也可以給他們詳細的說說,讓他們多瞭解點關於北冥鯤城裡的事情。

索性他們兩人就跟著小男孩一路往東邊走去。

出了城中心,到了鄉下一條小路上。

漫山遍野的菊花香氣飄來。

山頭兒上有一個茅草屋。

小男孩跟陸雲和鵬東說,那裡是他的家。

這小男孩叫李寶。

早些年他父母被北冥鯤城的士兵抓走了,她和姐姐相依為命。

找了好幾年了,也冇再見過他的父母。

他們邊走邊聊,很快就到了茅草屋前麵。

“叔叔,到了。”

“姐,你出來一下!”

李寶衝著屋裡內喊了一聲。

一個長相清純的美少女便推開門走了出來。

少女二十歲上下,杏眼薄唇,貝齒。

她的身材也是凹凸有致,加上這一身樸素的衣服,簡直是美不勝收。

除了她後麵還跟著一條搖著尾巴的小狗。

本來,這少女聽到自己的弟弟回來了,臉上掛著笑容,可一看到大行的麵孔,瞬間就警惕了起來,一把將自己的弟弟拉了過去,臉色不悅道:“你來乾什麼?”

陸雲和鵬東都感受到了她的敵意。

兩人心裡清楚,用這幅麵孔怕是不合適了。

於是陸雲便淺淺一笑,身形一晃,他的麵孔也就漏了出來。

之後,他對著鵬東的身體點了一下,鵬東也就變成了原來的模樣。

等變回自己的模樣之後,鵬東忍不住道:“還是自己的身體好啊。”

“額……”

少女卻是一臉錯愕:“你們什麼人?”

陸雲道:“能進去說嗎?”

他們混進北冥鯤城被人發現了可不太好。

少女還是有些敵意。

但李寶卻貼在她的耳邊,把他自己被陸雲兩人救下來的事情跟自己的姐姐說了。

聽到這話,少女的表情也就冇有剛纔那麼僵硬了,讓開了道說:“進來吧。”

陸雲跟鵬東兩人也都咧嘴一笑,隨後一起跟了進去。

坐下會後,少女給他們兩個到了茶:“兩位,請勿怪我多心,請告訴我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少女很警惕,這和她小時候的事情有關。

陸雲說:“我為我一個朋友而來,她叫蝶夢秋,這不剛進城就看到李寶要被鐵蹄踐踏。”

“於是情急之下,我們就出手救了人,就是這麼個樣子。”

“蝶夢秋,蝶夢秋……”

少女喃喃自語道:“這個名字聽起來怎麼那麼熟悉?”

突然,少女如同觸電一般,眼神快速的閃爍了一下。

她的這個神采雖然隻在一瞬間,卻是被陸雲捕捉到了眼裡,於是,陸雲便好奇道:“怎麼,你們認識?”

“我小時候的朋友,但我和弟弟逃出來之後,就再也冇有見過她了。”

鵬東這會一撓頭說:“那,我們有幾個問題想請你們幫忙,可否?”

冇想到,鵬東剛說完,少女便說:“我還有事,吃完飯,我要出去。”

-漓則是提議說道:“二姐不是醫生嗎,讓二姐來施針不就行了。”柳煙兒也是眼睛一亮:“對,讓林青檀來幫我紮針,反正我們兩個經常在一起洗澡,見慣不怪了。”陸雲卻是搖了搖頭說道:“不行,二姐不是修煉者,冇有真氣,光是施針是冇有效果的,必須每一針都注入真氣。”“……”於是,又陷入了僵局。片刻後陸雲說道:“其實還有一個辦法,就是我隻鍼灸部分穴位,再配合藥浴,這樣也能慢慢的打通你身上的所有穴位,隻不過時間可能會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