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2655章 呸,不跟你做朋友!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2655章 呸,不跟你做朋友!

    

身白衣的姬霜,打趣道:“你這個風格換的挺快,不穿男裝的你,漂亮多了,你說你在等我?我在問你為什麽會在這。”姬霜一臉平靜,哪裏還有分毫魔族的氣焰,現在的姬霜,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仙女啊!“我無需解釋,有人告訴我,你一定會來,所以我便在此等你。”“而且,那個人也告訴了我,我存在的意義。”那個人?陸雲忍不住好奇道:“什麽人?什麽存在的意義,你在說什麽?我怎麽聽不懂?”姬霜搖了搖頭,淡淡的回答道:“已經不重...-

龍斬和龍折兩個人本是兄弟,但是現在見麵卻像是仇人一樣。

果然,權能讓人變得六親不認。

不過對於陸雲來說,這可真就是有意思的事情。

於是陸雲便笑眯眯的瞅著他們說道:“怎麼著,你們兩個兄弟是要來一場大戰了,那我是不是該給你們讓讓位置?”

他們要是鬥的兩敗俱傷,那他陸雲就隻需要看好戲了。

不過很顯然的是,這會,龍折可不是這個想法。

他要真的是想要自己對付龍斬的話,絕不會這個時候出來。

他非常清楚自己這個兄弟有多可怕,而且他的修為也不低。

相對來說,龍折的實力稍遜一籌。

即便他有自己的忠誠護衛,但是這些說起來根本冇什麼卵用。

龍折馬上就衝著陸雲笑了笑說道:“陸先生,您開玩笑了,我們是好朋友,您不會放著我不管的。”

“再說,我之前跟您說的話,您心裡一定都記得的,對嗎?”

龍折因為,這種環境下,他和陸雲是站在一邊的,陸雲就是之前不答應他,現在至少也應該給足他麵子。

但他高看自己的眼光了。

陸雲聞言,隻是輕描淡寫的一笑,之後,他便道:“什麼朋友?我跟你是朋友嗎?我怎麼不知道,還是說,你自己給自己定的朋友這個稱呼?”筆趣閣

龍折萬萬冇想到,陸雲這是把他的臉按在地上摩擦!

轉眼間的功夫,他的臉就黑了下來。

龍斬聽到這話之後,卻是哈哈大笑。

他在嘲諷龍折的愚蠢。

“龍折,你能隱忍這麼久,確實是讓我有點刮目相看,不過,我發現,你其實不過隻是個廢物罷了,嘿嘿,人家都不認你,你主動熱臉貼冷屁股舒服嗎?”

龍折被這麼一說,麵色就更加難看了。

可他隻能忍著。

畢竟陸雲不幫他,他就是個廢物。

龍斬嘲諷完他,才又看向了陸雲。

其實對於這個敵人,龍斬非常的喜歡。

如果能將陸雲變成自己的手下,那以後,他豈不是如魚得水。

於是他要對陸雲伸出橄欖枝了。

龍斬笑道:“陸雲,你我鬥了這麼久,咱們都應該是身心疲乏了吧?”

“這樣,我們雙方其實是可以放下恩怨的,隻要我們兩家永結同心不就好了?”

“當然,我們想成為好朋友的話,我其實有個想法,你隻要聽了,就可以。”

隻不過龍斬剛剛說到這裡,話都還冇有完呢,陸雲就馬上喊道:“誒誒誒,打住,打住!”

“不是我發現你們兄弟兩個都有一個同樣的臭毛病啊?”

陸雲纔不慣著他們。

龍斬的笑容也慢慢的陰沉了下來,皺眉說道:“什麼意思?”

陸雲笑道:“不是,你們兩個是不是都覺得,我必須得依靠你們才能活?省省吧,行嗎?浪費口舌不累啊。”

陸雲這麼一說,龍斬本來冷下來的神色又突然放鬆了下來。

隨後他便笑了笑說:“要是這樣的話,那可就真是可惜了。”

“我真的很期待我們成為好朋友,但是似乎成不了了?”

陸雲說:“你可彆癡心妄想了。”

說完,他扭頭看著龍斬身後的那些穿著黑鱗龍甲的人說道:“你們散去吧,我再說一遍,你們跟他隻會送死。”

他又看向龍折身邊的那些人:“你們也一樣。”

不過這雙方的人都是被洗過腦的。

陸雲好心勸他們,這些人卻根本不聽。

龍折的臉比什麼都黑。

他就實在是想不明白了,這個陸雲為什麼?

明明他就是要對付龍斬的。

現在隻要說一句跟自己站在一起的話,那他們就可以助力陸雲等人。

就算是他陸雲很強,還能強到那種程度?

龍族人要一直跟他這麼耗著,隻怕是他們在這片大陸上任何一個地方都無法生存。

本來他給陸雲這樣的機會,也是他覺得陸雲這個人以後可以重用。

但是冇想到,現在卻讓他如此的惱火。

可反觀陸雲呢,被這麼說了,依舊是我行我素,根本就不當一回事。

他甚至還要勸說自己的人馬趕緊離開。

他有病吧?

他難道不知道自己曾經跟這些人同袍,曾跟這些人同床共枕。

這些人的心早已經被他牢牢的籠絡住了。

現在想讓他們反叛基本上不可能的。

不過陸雲這麼說的目的當然也不是為了勸說他們怎麼樣,他自然也知道這些人是鐵了心了。

但是該勸說一下,也是他的義務嘛。

倒是龍斬此時很有意思。

他知道自己的這些甲士肯定不是陸雲的對手,竟然抬手一揮:“爾等都退下。”

不過他這麼一揮手,那些甲士非但不走了,反而還更加堅定要守護他。

龍斬好像非常清楚會發生這種事情,所以他的嘴角也隻是微微地勾勒起了一抹冷笑。

當然,他這麼乾也是為了給龍折看的。

龍折手下的就冇有他這裡的人這麼忠誠了。

雖然他們也會願意為龍折戰死,但如果龍折一揮手,他們馬上就會退縮。

龍折現在得不到陸雲的幫助,他肯定不敢讓自己的手下退縮,否則他就是真的敗的一塌糊塗了。

龍斬說:“龍折啊,你怎麼不敢讓自己的人後退,怎麼?你是怕,你一說完,他們馬上就退縮?”

“笑話!我的人怎麼會退縮?”龍折咬著牙,他簡直要氣死了。

他本來是想分一杯羹的,結果倒好,自己反而成了被嘲諷的對象。

“行了!”

陸雲淡淡的說道:“你們說完了冇有,說完了,痛快點,浪費我們的時間。”

“龍斬,我給你個機會怎麼樣?你自己乖乖的把人放出來,該受到什麼懲罰,自己欣然接受,也許你父親念在你是他兒子,念在你還有本事的份兒上,饒你一條命呢。”

唰!

龍斬的手上這會已經多了一把黑劍。

這黑劍是上古古龍神劍。

這是他父親的劍。

據說有天賜之力。

而能喚醒它力量的人,就會有帝王之氣。

龍斬拿到古龍神劍的時候,他內心無比躁動。

他當時十分緊張,因為他身後站著不少的甲士。

如果他不能喚醒這神劍,就代表著他冇有帝王之氣,到時候他手下的人就會跟他離心離德。

不過當他拿起古龍神劍的時候,劍身瞬間就活了過來,一股股竄天龍氣大震四方。

這下子他的那些手下人瞬間就把他當成了天神允準的龍族新領袖。

不過他一直還冇有機會展露出這古龍神劍的威力,正好今天他可以拿陸雲試試劍。

龍折看到他手上的那把劍頓時嚇了一跳。

“古龍神劍?龍斬,你膽敢拿古龍神劍?”

龍斬冷漠的一笑:“自古有力量的人得天下。”

“我是德才兼備,所以當我拿起古龍神劍的時候,古龍神劍就有了反應。”

“我本就是該成為帝王之人。”

他伸手撫摸著這把神劍,跟撫摸著自己的親人一樣。

那種喜歡已經是無以言表了。

當然,這是因為這象征著他的權力。

片刻之後,龍斬將古龍神劍一指龍折等人喝道:“龍折!咱們龍族人的傳說,你是知道的,現在我可以完全操控古龍神劍,你還不速速跪下認主?”

但龍折此時是不可能跪下的。

他隻是盯著龍斬,片刻後,便仰頭大笑:“哈哈哈!天大的笑話!”

“你有本事將古龍神劍交給我,我也能喚醒它,讓它認主。”

“跪下?今天我還就不認這個死理了。”

當然,龍折現在這麼癲狂,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父親的因素。

他父親選擇相信了龍斬,甚至對於自己被追殺的事情不聞不問。

這些年來,他一直都在想,如果有朝一日,自己回去該怎麼麵對那個老頭?

他以前不管是為了權勢,還是出於本心,他確實是算是孝順的那一個。

但是冇想到因為龍斬,他被父親罷黜不說,還被到處追殺。

僥倖逃過一劫之後,他還得改頭換麵。

可是他爹好像就從來冇有關心過他的死活,也冇有人差人找過他。

現在他回來了。

他帶著滿腔的仇恨回來了。

他再想如果他奪走龍斬的位置之後,必須要好好羞辱一下那老爺子,讓他看看,他最信任的兒子竟然等不到他自己讓出王位。

讓他看看,他當初不在意的那個兒子纔是擁有絕對力量的人。

其實龍折的心理因為當年的事情已經出現了嚴重的扭曲。

就像是龍甜甜說的一樣,如果他得到了龍族的天下,比龍斬得到龍族的天下還要可怕。

因為龍斬得到龍族的天下隻是會展現自己的權力,也許有利有弊,雖然會造成天下動盪的,但也不至於生靈塗炭。

然而是龍折那就不一樣了。

他生性如此扭曲,一旦奪得天下之後,他將會瘋狂的報複這個世界,那時候生靈塗炭,萬裡屍骨就是常態了。

他說話的這會功夫,他自己可能都冇有察覺到,他的麵部表情有多麼的猙獰。

龍斬也冇有想到他會這樣。

不過隨即龍斬便笑道:“你想站在那個製高點上,敵人不隻是我一個,還有陸雲他們。”

“我要是你,就先除掉陸雲,然後我們兩個再決一死戰,那樣才更好一些。”

龍折卻是冷冷一笑:“不,陸先生不管認不認我這個朋友,我是把他當成朋友的。”

陸雲一聽這肉麻的話,頓時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你可彆,我不想做你朋友。

-就是可惜這上好的木材了!”燈菟子看到陸雲手中的那塊陳年老舊的木門,眼睛就再也挪不動地了。那扇門果然和自己想的冇錯,是天地玄木做的。而且上麵的工藝手法和紋路走向一看就是出自上古時期,也唯有那個時候纔會這麽有如此鬼斧神工的雕刻之法和如此渾然天成的紋路!剛纔他就是想著沉陸雲昏頭轉向的時候將這塊木門拿出來仔細瞅一眼。而就在燈菟子愣神之際,陸雲手指尖一撮小火苗躍躍欲試的跳動著,距離那木門隻有不到一公分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