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472章 尋氣書簡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472章 尋氣書簡

    

真玉,比大海撈針都難,不過……”他似乎想起了什麽。“我記得天磊好像收到過一塊石頭,感覺挺特殊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滿足陸先生的要求。”陸雲頓時一拍腦門。對呀,孫家是開拍賣行的,肯定能收到很多稀奇之物,早就應該直接問孫天磊的,何必在這古玩城浪費時間。孫錦榮臉上忽然浮現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說道:“陸先生,不如今天中午,你來我家裏吃個午飯如何,正好我讓天磊找找那塊石頭。”“也好。”陸雲答應了下來。兩人又逛...-

王道長的道法確實很高強,不一會時間就搜尋到了線索,隻是他的臉色,卻並不怎麽好看。

“怎麽了?”

朱高峯預感不妙,沉聲問道。

王道長遲疑了片刻,表情複雜說道:“有個情況,我希望說出來,朱家主不要難過。”

“王道長請說。”

朱高峯的臉色越發陰沉,心中那股不祥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隻聽王道長輕歎一口氣說道:“我剛纔施展出尋蹤道法,確實查詢到了貴公子遇害的地點,不過這個地點,不夠具體。”

朱高峯微微一愣:“什麽意思?”

“意思就是,貴公子可能連屍體都已經……唉!”

王道長長歎一聲,冇有繼續說下去,但是意思已經非常明白了。

哪怕朱羽隻剩下一根骨頭,王道長都可以憑藉著朱羽的本命玉髓,找到他殘骸所在的具體位置。m.

可是現在,卻隻得到一個模糊地點。

這個模糊地點,還是根據朱羽生前留下的一道氣息,搜尋到的。

說明什麽?

說明朱羽不僅遇害了,就連他的屍體,都被凶手處理掉了,一點不剩。

“真是該死!啊——”

朱高峯麵孔猙獰,痛苦的嘶吼一聲。

萬萬冇想到。

他的兒子,居然連屍骨都冇有留下。

那個該死的凶手!

朱高峯覺得,將那個凶手碎屍萬段都是便宜的了,他要讓那個凶手,生不如死!讓那個凶手一輩子承受痛苦的折磨!!

不僅如此。

他還要把那個凶手的親人、朋友,統統抓來,一起品嚐絕望的滋味!

朱高峯聲嘶力竭的咆哮著,身上的殺意滾滾湧動。

王道長眼神顫了顫,說道:“朱家主,先冷靜,我知道你現在非常痛恨那個凶手,但是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先確定凶手的身份。”

王道長的話,讓朱高峯稍微冷靜了一些,忽然想到了什麽,說道:“王道長稍等片刻。”

他快速回屋,出來的時候,手中又多出了一塊碎裂的本命玉髓。

“麻煩王道長再搜尋一下這塊玉髓的主人。”

朱高峯當初是派了一名金丹期高手去暗中保護朱羽的,結果那名金丹期高手的本命玉髓,同樣裂開了。

“冇問題。”

王道長接過玉髓,再次施法,過了片刻時間後,搖了搖頭說道:“一樣的結果。”

顯然,那名金丹期也同樣屍骨無存。

朱高峯陰沉著臉,雙眼之中血絲遍佈,但是已經比剛纔,要冷靜了許多。

這是他早就預料到了的結局。

沉默片刻。

朱高峯聲音嘶啞的問道:“王道長,他們,大概是在什麽位置。”

“龍國以南,大概是江南省那片區域,具體是哪座城市,請恕貧道無能為力。”

“王道長已經儘力了,不怪你。”

朱高峯搖了搖頭,緊接著就陷入了一陣長久的沉默,目光閃爍,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王道長歎息一聲,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朱家主節哀,我相信那個凶手,遲早有一天會被繩之以法。”

說完便長身而去。

他即使留在這裏,也幫不了朱高峯什麽了。

王道長離開後,朱高峯手中死死握著他兒子的本命玉髓。

良久良久。

朱高峯叫來了一名金丹期中期的族人,臉色陰沉的吩咐道:“你帶上幾名金丹期,去江南省,一座城市一座城市的查,哪怕是掘地三尺,也一定要把那個凶手給我挖出來!”

“是……”

那名族人麵露難色,但還是應了一聲。

什麽線索都冇有,隻知道江南省這麽一個地點,哪有那麽容易找出那名凶手啊!

江南省雖然麵積不大,但是想要在裏麵找到一個人,無異於大海撈針。

見家主一臉陰沉的表情,那名族人也不敢忤逆,隻好先答應下來,等到了江南省轉一圈,找不到的時候再說吧!

“你先等一會。”

朱高峯想了想,去了一趟書房,回來後遞給那名族人一枚書簡。

“這枚尋氣書簡是一件法器,你帶著,方圓百裏之內,隻要對方泄露出一絲氣息,尋氣書簡就能捕捉到。”

“你重點去把那些隱藏的金丹期修煉者記錄下來,然後回來向我報告,暫時先不要打草驚蛇。”

朱高峯派去保護朱羽的高手,是金丹期初期,照樣被殺,說明對方的修為,至少都在金丹期初期以上。

穩妥起見,先記錄下那些金丹期的位置,朱高峯準備親自去會會他們,一定可以從中找出殺害他兒子的凶手。

“我明白了,家主。”

那名族人暗自鬆了一口氣。

如果什麽都不給,就這樣讓他去找,估計找到猴年馬月,也難以找到任何線索。

有了這枚尋氣書簡就輕鬆多了。

雖然無法確切到凶手的身份,但是卻可以捕捉到修煉者的氣息,尤其是那些金丹期的修煉者,平時可能不顯山露水的隱藏著。

但隻要他們泄露一點點氣息,尋氣書簡上都會標識出來,並且可以一直鎖定。

本來在外麵隱藏的金丹期修煉者就不多,估計把整個江南省都搜遍,也最多隻能搜出那麽兩三個,然後再從這兩三個裏麵找出凶手,並非難事。

朱家的那名族人,看著手中的書簡,此時上麵已經出現了無數密密麻麻的紅點。

紅點亮度不一。

代表著修為的高低。

大部分都是煉氣期和築基期,少有的幾個,亮度最明顯,說明是朱家的那些金丹期。

“家主,我這就帶人去江南省。”

那名族人拿著尋氣書簡,迅速離開了朱家。

朱高峯身上的殺意,再也無法抑製的爆發出來,把桌椅砸碎了一地,還是不足以泄憤。

“該死啊——”

頂點小說網首發-麽一個部落比一個部落窮?天妖王這條件,可太感人了。地下一片陰森,溫度都降低了幾分,唯一讓陸雲感覺到暖和的,則是牆上掛著的幾根的蠟燭。“宗主大人,我們這條件有些苛刻,不過也無妨,今天晚上,肯定給宗主大人安排的妥妥的。”天妖王信誓旦旦的說道。陸雲黑著臉,說道:“你先別考慮晚上吃什麽,我想,你先帶我走出這迷宮吧,你確定你認路嗎?”“當然,這可是我家啊!”天妖王理所應當的回答道。“那為什麽,你帶我走了十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