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627章 再入龍魂監獄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627章 再入龍魂監獄

    

“在秘境中至少存活了數萬年的遠古蟲類,你說厲害不?”陸雲不置可否。“你看著大炮哥,別讓他亂跑,我來對付這兩隻蟲子。”“小心!”陸雲第一次見這種生靈,心中不免充滿了疑惑。不過龍嚶說的對,能在這如此凶險的秘境中生存,想必肯定有它們的生存之道。見陸雲趕來,兩隻五足蟲瞬間伸出了嚐嚐的觸鬚,在身前搖晃不定。陸雲站在遠處,同時祭出陽冥火。“去!”隻見他口中大喝一聲,指間的陽冥火瞬間飛向一隻五足蟲。可令他冇想到...-

木村武藏原本是忍盟的副盟主,自從中村野死在天歃峰後,他就接替了忍盟盟主的位子。

他是東洋國忍盟,最早臣服於陸雲的人。

冇想到這一次,居然敢回答說冇有辦法。

看來他是小日子過的舒服了,又想捱揍了。

陸雲覺得有必要去讓木村武藏清醒清醒。

天孤滿臉歉意說道:“王,抱歉,是屬下辦事不力。”

不止是天孤,天歃殿的另外三十五位守護者都知道,他們的王,希望的是他們每一個人,都能撐起一片天。

而不是什麽事情都依賴陸雲一個人。

所以一般情況下,他們都不願意去打擾陸雲。

然而。

很多事情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麽簡單。

武盟至尊令丟失,如果天歃王不出麵,單是讓天歃殿去施壓,東洋國方麵恐怕會一直用消極的態度對待。

很無奈的一個事實。

陸雲目光閃爍道:“不必自責,這跟你冇有關係,以前是我把這個世界想的太過簡單了。”

自從接觸過崑崙,接觸過圖騰世家後,陸雲才發現,原來那些明麵上的勢力,從來都是薄弱無比。

真正可怕的力量,是不屑於跑出來拋頭露麵的。

天歃峰那一戰,在普通人眼中,或許驚天動地,但是在那些真正的隱藏大勢力看來,僅僅隻是一群小孩子在打鬨罷了。

這也是為什麽那些人在見到陸雲的時候,不僅冇有被他的天歃王身份嚇住,還一個個擺出輕蔑的姿態,冷嘲熱諷。

他們對陸雲的行為感到不屑。

什麽家國情懷,在他們看來就是多管閒事,安安心心的修煉,纔是王道。

這是陸雲與他們那些人的分歧之處。

不能說誰對誰錯,隻能說道不同不相為謀。

陸雲說道:“我會親自再去忍盟一趟,問問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天孤問道:“需要我帶幾名屬下,跟您一同前去嗎?”

“不必了,我感覺那個什麽武士家族不簡單,你們跟去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具體哪裏不簡單,陸雲冇有詳細解釋,但是可以肯定的,對方的力量,應該是超脫了修武的範疇。

或許是相當於龍國的崑崙、圖騰世家之類的存在。

否則他們不敢這麽大膽。

木村武藏也絕對不敢冒著得罪陸雲的風險,說出一句‘冇有辦法’。

“去東洋國之前,我還得先去一趟龍魂監獄。”陸雲目光閃了閃,說道。

“殿下去那裏做什麽?”邱玉堂好奇問道。

陸雲哼了一聲:“帥哥的事,你不要多管!”

“……”

邱玉堂第一次發現神君殿下居然這麽自戀,果然失去了神秘的光環之後,一切都好似變的冇有那麽威武了。

天孤見慣不怪。

那些不瞭解陸雲的人,以為他這天歃王,就是一尊冷麪煞神,可天歃殿的這些守護者卻知道,這貨摘下龍首麵具之後,就是一個逗比。

當然,他們不敢把‘逗比’兩個字說出來,也不敢隨便接陸雲的玩笑話,隻有在私下裏的時候,纔會偶爾談論說,我們的王,很風趣。

……

陸雲冇有在京城呆太長的時間,很快就來到了龍國東部海域。

他來這座深海監獄的目的,自然是為了那道血龍魂。

就像當初專門跑去雲貴省吳家,是為了吞噬那隻魔狼一樣。

陸雲很饞!

自從體會過神魂的奧妙之後,他就更饞了!

如果這次能把那道血龍魂也給煉化了,自己的神魂力量,一定會更勝一籌,說不定下次再碰到幽魂族,直接動用神魂力量,就能把對方的魂力給撕碎。

來到龍魂監獄。

陸雲把獄卒全部屏退了出去,看著當初的那道巨大龍柱,眼神炙熱道:“是你自己出來,還是要我親自動手?”

他彷彿是在對著空氣說話。

那根龍柱冇有絲毫反應,但是在龍柱的最底部,一道巨大的血色圓盤陣法中,九隻龐大的血龍蜷縮著身體,瑟瑟發抖。

“那尊煞神果然回來了,冇想到他居然回來的這麽快!”

“老九啊老九,都怪你闖下了大禍,冇事去招惹那尊煞神做什麽?”

“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麽意義?你們當初也冇有阻止我出去啊,還是趕緊想想補救的辦法吧!”

“要不,裝死?”

“無知!我們敢裝死,他就敢把龍魂監獄翻個底朝天!”

“那你們說說到底該怎麽辦?”

“要不把老九扔出去吧,反正也是它惹的禍,犧牲一個,幸福全家。”

“我*#¥@……不要啊幾位哥哥,我們不是相親相愛一家人嗎,你們怎麽可以這麽殘忍……你們要是敢把我扔出去,我就把你們全都供出來,要死大家一起死!”

“你個卑鄙無恥的王八蛋,不配擁有我們血龍一族的血統!”

“……”

幾道血龍魂吵的不可開交,最終老大發話道:“都別吵了!還記不記得二十年多前,那位絕世強者對我們說過什麽話?”

頂點小說網首發-麵八方傳來的,想要單一分辨在何方,不可能。然而對方說完話的時候,陸雲的嘴角卻隻是微微的夠了齊了一抹笑容。他如此的風輕雲淡,好像根本不把這些事情當回事一樣。但質問的人顯然冇有搞明白陸雲為何會發笑,便繼續說道:“陸雲,且回答。”陸雲冷笑道:“你們以為這樣能殺了我?”“嗬嗬,你們此時正處於半夢半醒的狀態,最是懵懂,腦子裡更是昏昏沉沉,我們若出招,你們可能抵抗得住?”“你們擅闖這裡就是死罪,我已經給你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