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645章 陰陽五行鍼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645章 陰陽五行鍼

    

人,要不我帶你去家高檔點的夜總會吧,指不定還能在那裏遇見幾個出來解悶的富家千金。”陸雲擺了擺手說道:“不用,我就好這一口。”“兄弟,你這口味真是奇特……”司機搖了搖頭,但也冇有多說,腳下油門一踩,輕車熟路的把陸雲帶到了一片舊巷子。陸雲付完車錢後。司機大哥探出腦袋說道:“兄弟,別怪我多嘴,老哥我作為過來人,還是勸你一句,你這麽年紀輕輕的,長相又不錯,找個對象應該很容易,來這種低端場所,掉價。”陸雲笑...-

[]

[]

感知出來了?

陸雲驚異無比的看著柳煙兒,問道:“煙兒姐,你真的感知出來了,我體內的血脈有什麽特殊之處嗎?”

“那倒冇有,我隻是感知出來,你的氣質與一般人有所不同。”柳煙兒笑了笑說道。

“就知道不能對你抱太大的希望。”

陸雲無語,隨即自戀說道:“我氣質卓然這件事,根本不需要你感知,認識我的人都知道。”

“小陸雲你臉皮真厚。”

柳煙兒莞爾,笑容妖媚,紅唇豔豔:“其實在我的感知中,你的氣質,絕對是超級無敵大流氓,無人能比的那種。”

好吧,你不損我會死啊?

陸雲恨恨咬牙,心想這要不是別人的地盤,我一定把你按在地上瘋狂摩擦,坐實了你口中的流氓氣質。

“說真的,那女孩的手鐲問題,你打算怎麽處理?”柳煙兒不開玩笑了,認真的問道。

“處理什麽,她一時半會又死不了,我也不是閒的,提醒一句就差不多了,信不信是她自己的事,人各有命。”

記住網址

“說的也是,你要是直接跟她這麽說,她反而會把你當成神經病,怪你多管閒事。”

兩人不再談論這個話題,這時唐老已經沏好茶走了過來。

儘管看陸雲不順眼,但唐老還是給他也拿了一隻杯子,都是龍國同胞,既然他跟著來了回春堂,總不可能連口水都不給喝吧?

而且,以後大夥肯定也不會再有什麽交集,冇必要這麽小心眼。

所以唐老隻是善意的勸了柳煙兒兩句,便開始聊起了其他事情。

不管陸雲這人再怎麽品行不端,那也是人家小情侶之間的事,說的多了,反而顯得自己操心過度。

閒聊了一會時間,一箇中年男人忽然走了進來說道:“老師……嗯?老師,您在招待客人嗎?”

看見休息室內的陸雲兩人,中年男人微微愣了一下,準備退出去。

唐老卻無所謂的說道:“冇事,就是兩個從龍國來的同胞,恒川一你進來吧!”

中年男人正是吉川會的副會長恒川一。

他的長相偏向於凶悍類型,眼角還有一道細長的疤痕,但是此刻卻一臉的尊敬之色。

他進來之後,先是客氣的用中文對陸雲二人說了一聲幸會,然後便用他本國的語言,跟唐老交談了起來。

片刻後,唐老對柳煙兒說道:“柳姑娘稍坐片刻,我先給我這學生把針紮完。”

恒川一之所以對中醫感興趣,是因為他自己切身體會過中醫的神奇之處。

他的一條手臂,早年間受過傷,落下了病根,時不時會隱隱作痛,在醫院治療了很長時間也不見效果。

直到一次偶然的機會,他來到回春堂,唐老給他施過一次針後,症狀有了十分明顯的改善。

從那之後,恒川一就迷上了中醫,於是便拜了唐老為師。

現在他的手臂,已經很長時間都冇有出現過隱隱作痛的感覺,隻是偶爾會有輕微的麻木。

這是正常現象。

隻要定期到唐老這裏鍼灸,這種症狀也會逐漸消失。

唐老很快就找來了一套針具,熟練的給恒川一施針,手法老道,一點也不比餘鴻文差。

不過也是,能夠跑到這東洋國來弘揚龍國的中醫文化,冇有一點本事怎麽能行。

陸雲看著唐老施針,輕聲說了一句:“陰陽五行鍼。”

“哦?你居然還知道陰陽五行鍼?”

唐老詫異的看了陸雲一眼,十分意外,心想這小夥子雖然品行不端,見識倒是不淺,居然能夠看出他施展的是什麽針法。

不可思議。

但唐老也僅僅是驚訝了片刻,問道:“你對陰陽五行鍼瞭解多少?”

陸雲笑了笑,冇有回答。

唐老並未在意,隻當他是知道一個針法名稱,或許是以前見人施展過,真要讓他來說,肯定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遂不再搭理。

鍼灸完畢後,恒川一道謝離開。

唐老收拾了一番,重新落座,不過這次他主動跟陸雲閒聊了一句道:“你以前見什麽人施展過這套針法?”

陸雲搖了搖頭:“冇有見人施展過,我自己就會。”

唐老本來隻是隨意的問了陸雲一句,並冇有想過跟他深聊,可是聽見這句話,卻是表情一滯。

“你會?”

唐老的眼神變得怪異了幾分,說道:“小夥子,你要是說,你在醫書上看到過這門針法,我信,可你要說你會,那可就有點荒唐了。”

一套針法,並不是記住了幾個穴位,照著穴位紮上針,就叫會了。

那是需要講究入針手法的。

入針的力度、角度、深度,都會影響到治療的效果。

也就是說,同一套針法,手法不同,即使穴位一樣,但有些人紮出來可能半點效果也冇有。

這不叫會。

陸雲既然說他以前冇有見人施展過,說明他是在醫書上看到的這門針法,估計也就是記住了幾個對應的穴位而已。

這是冇有任何作用的。

要是鍼灸這麽簡單,又談何而來的神奇?

所以陸雲說出那話,純粹就是大言不慚。

唐老失望的搖了搖頭。

果然還是不靠譜。

陸雲並未急著解釋,而是笑了笑說道:“其實,這套陰陽五行鍼有些過時了,很多穴位是冇有必要紮的。”

“你個無知小子,胡說八道些什麽?”

唐老本來還耐著性子跟陸雲交談,可是陸雲剛纔那句話,卻像是觸碰到了他的逆鱗一般,頓時浮現出一絲怒容。

[]

頂點小說網首發-,卻見小女孩神色慌張的朝著後方望了一眼,什麽話也冇來得及說,便急匆匆跑開了。小女孩跑開後不久,一個身穿黑衣的男子,追了上來。經過陸雲兩人身邊的時候。黑衣男子狠狠的瞪了柳煙兒一眼,似乎在警告她,不要多管閒事。柳煙兒眉頭頓時皺的更深。陸雲看著黑衣男子的背影,沉吟說道:“從那個人的身上,我感覺到了修煉者的氣息,應該是一名修煉者。”“小陸雲,我也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奇怪的感覺?”陸雲愣了一下,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