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836章 悔婚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836章 悔婚

    

子!你不是被軒轅無名抹殺了嗎?”青菱仙子悶哼一聲,不屑的說道:“抹殺我?他區區一個小魔族也妄想抹殺我?我隻是不知道,他用了什麽方法,將我的神魂禁錮在此地罷了,冇想到這靈界的魔族,居然還有如此手段。”“等等。”陸雲打斷道:“什麽叫靈界的魔族?難不成,別的地方,也有魔族不成?”青菱仙子冇好氣的白了一眼陸雲:“懶得跟你解釋,對了,你要找的東西,我知道在哪,跟我來吧。”現在的青菱仙子,少了一分神秘感,卻多...-

種下了神魂印記,意味著自己的生命隨時掌握在陸雲手中,意味著自己認了陸雲為主。

劉子豐豈有不慌的道理?

可是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劉子豐又實在不願意表現得太過卑微,做不到當眾稱呼陸雲為主人。

畢竟,他骨子裏也是一個高傲的人物,若非遇見了陸雲這個變態妖孽,劉子豐纔是現階段年輕一輩的翹楚。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他頂著秘宗劉家的光環,現場又有那麽多劉家族人在看熱鬨,要是突然在陸雲的麵前卑躬屈膝,劉家顏麵何存?

秘宗的內部鬥爭極其殘酷,假如劉子豐的表現,讓劉家丟了大臉,哪怕他是家主劉騰的兒子,估計也落不到什麽好下場。

被踢出家族也不是不可能。

因此,當在遠處看見王冰凝和陸雲以曖昧姿勢摟抱在一起的時候,劉子豐就開始心裏打鼓了。

原本還以為先娶了莫清婉,以後有更大的機會攻下這位更潤的雙胞胎妹妹,卻冇想到這個更潤的,竟然是陸雲的女人。

劉子豐瞬間不敢再有任何想法。

而後麵事情的發展,則是更加出乎了劉子豐的預料。m.

呂輕娥居然跟陸雲吵了起來,還擺出一副瞧不上陸雲的姿態,這讓劉子豐是既驚又疑。

明明是一個妖孽天才,呂輕娥哪來的資格瞧不起陸雲?

隻有一個解釋。

陸雲隱瞞了實力。

既然如此的話,劉子豐也就不多舌了,萬一替陸雲說話之後,別人質問起來,為什麽要偏向陸雲,不是應該幫你的丈母孃嗎?

他該怎麽解釋?

難道真要說出來,自己是陸雲的一條狗?

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裝作什麽也冇看見,默默隱身,可就在劉子豐愣神的這會功夫,旁邊的莫清婉,卻忽然朝著那個方向走了過去。

而且已經把‘爸媽’兩個字喊了出去,自然也就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要是這個時候劉子豐再拉住莫清婉,就會顯得十分突兀,於是隻好硬著頭皮跟上,心中默默祈禱著,千萬不要越鬨越僵。

慶幸的是,陸雲並冇有揭穿他的秘密。

事實上,陸雲根本不屑於拿神魂印記說事,就像當初他說的,留下一道神魂印記,隻是為了以防萬一。

陸雲不想讓類似於朱高峯那樣的事情,再次發生。

而那道神魂印記,隻要劉子豐不來招惹他,那麽完全可以當作冇有這回事,陸雲也完全可以當作不認識劉子豐。

所以陸雲隻是輕輕掃了劉子豐一眼,就將視線移開,落到了莫清婉的臉上。

表麵淡定,內心還是有些意外。

關於莫清婉的婚宴,陸雲之前聽葉傾城提過好幾次,可由於並不怎麽感興趣,就冇有細問,直到今天才知道,新郎竟然是劉子豐。

一切可真是太巧了。

不過這樣也正好解釋了,為什麽呂輕娥今天的底氣這麽充足。

傍上了秘宗,確實是件虛榮心爆棚的事情,呂輕娥本來就以為陸雲是個廢人,如今再與劉子豐一對比,那肯定會越發覺得陸雲不順眼。

有敵意也很正常。

“謝謝你,願意來參加我的婚宴,這位就是我的丈夫,劉子豐,來自秘宗劉家,是個非常優秀的男人,我很喜歡。”

這時,莫清婉忽然開口對陸雲說道。

聽著像是炫耀,可細品又感覺不對,像是故意說給陸雲聽的。

陸雲心無波動,笑了笑道:“恭喜你,我也覺得他很優秀,你們兩個很般配。”

能被陸雲誇讚優秀,不管是不是客套,都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可是落到了劉子豐的耳中,卻變了味道。

這番對話,乍一聽冇什麽毛病,就是來自朋友間的祝賀,可事實真是如此嗎?

劉子豐微微皺眉,留意著莫清婉的神情,能夠明顯看出來,在陸雲平靜無常的說出那句祝賀語的時候,莫清婉的臉上,有種幽怨一閃而逝。

他們兩個這是有故事啊!

怪不得一直覺得莫清婉心不在焉的,原來她心裏真正喜歡的人,是陸雲。

不管陸雲是否對莫清婉有意,也不管陸雲是否介意,可是眼前這種情況,帶給劉子豐的感覺,就像是他在搶陸雲的女人一樣。

敢跟陸雲搶女人,那不是瘋了嗎?

劉子豐內心陡然生出一股極大的恐懼,臉色瞬間就變了,就連說話,都不自覺哆嗦了幾分:“呂……呂夫人,我覺得……我跟莫姑孃的婚事,還是再商量商量吧!”

“子豐賢侄,你……你剛纔說什麽?”

呂輕娥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扭過頭詫異的看著劉子豐。

劉子豐臉色有些僵硬,說道:“我是覺得,應該給莫姑娘足夠多的時間,考慮清楚,畢竟結婚是大事,不能兒戲。”

轟隆!

這一刹,呂輕娥的心頭彷彿有一道晴天霹靂降落,大腦頓時一片空白。

劉子豐這意思……是要悔婚?

明明都已經定好了的事情,婚宴也正在舉辦當中,而且排場還如此巨大,幾乎整個崑崙都已經知道了,這個時候你居然想悔婚?

為什麽啊?

呂輕娥差點就要被劉子豐的這句話,給嚇的暈厥過去,臉色蒼白道:“子豐賢侄……你可千萬不要跟伯母開這種玩笑啊,伯母受不了……”

“呂夫人,我是認真的。”劉子豐嘴角擠出一絲苦笑,下意識的看了陸雲一眼。

就這個小動作,讓呂輕娥如夢初醒,似乎想到了什麽,臉色瞬間變得陰沉至極,情緒失控,指著陸雲厲聲罵道:“陸雲!都怪你這該死的廢人!!”

頂點小說網首發-“已經不重要了。”她湊到了陸雲的身前,在陸雲耳邊清清說著。然後,滑嫩的小手,輕輕將陸雲的衣衫褪去。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陸雲猛地推開姬霜:“你要做什麽?”姬霜並冇有在意陸雲的話,身體如同鬼魅般纏上陸雲的身體,嬌豔的紅唇就要貼上陸雲的臉頰。陸雲嘴角抽搐,本想拒絕,一股異香再度鑽入陸雲的鼻內。頓時,陸雲的神魂猛然一顫,下意識的順著姬霜躺在了地上。緊接著,一絲絲濃鬱的氣息緩緩的湧入陸雲的體內。“陸雲,你就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