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蛙小說
  2. 陸雲葉傾城
  3. 第895章 秘法祖碑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作品

第895章 秘法祖碑

    

是在守護我們劍宗,跟你拒絕拜師冇有半點關係!”“狂徒張三,你自己憑藉主觀臆斷,把兩件不相乾的事情聯係在一起,惡意揣測雲老前輩,我看你纔是那個心胸狹隘之人!”“這不就是在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嗎?太可笑了!”“……”群情激奮。雲老心中冷笑,表麵上卻是大度的擺了擺手說道:“無妨,且再聽聽他怎麽說,老夫從來就不是什麽不講道理之人。”看看,這就是雲老前輩,多有高人風範啊,這個張三居然還好意思說雲老心胸狹隘,...-

“金輪,你的手臂,為何如此?”

廖全瞬間衝至廖金輪的身前,死死抓著他那空蕩蕩的袖子,眼中淚水滾落,心痛不已:“他們不是說,你當年被劍皇宗宗主救走了嗎?為什麽會這樣啊?!”

“父親……”

廖金輪也是心頭苦澀無比,更咽著不知該從何說起。

廖不凡氣憤說道:“不是當年的事,我爸的手臂就是最近被人斬斷的,那畜生不僅砍了我爸的手臂,還把我爸的金丹給毀了!”

“什麽……”

廖全身體巨顫,臉色也是瞬間陰沉到了極點:“究竟是怎麽回事?”

他隻知道廖金輪父子挑釁上門,卻不清楚具體緣由,還以為是當年之事讓廖金輪耿耿於懷,如今找到了幫手,這纔回廖家討個公道。

現在看來並非如此。

廖金輪滿臉苦澀,將這幾日發生的事情,大略講述了一遍。

聽完。

廖全麵孔扭曲。

身上每一根血管,都因憤怒而鼓脹起來,血氣不受控製溢位體外。

“畜生!該死的畜生!欺人太甚!!”

廖全痛苦咆哮,將他最愛不釋手的酒壺都給狠狠砸在了地上,摔成稀碎。

還以為二十多年他們做的已經很絕了,冇想到這次更絕,居然在得知自己的兒子孫子啟用了血脈之後,還要更加瘋狂的下殺手。

簡直是慘無人道!

可笑的是廖溥居然還好意思讓自己當說客,讓自己出麵勸人冷靜,碰上這樣的事情,誰能冷靜得了?

怪不得會突然找上門來。

“金輪,是爸太冇用了,當年冇有保護好你,誰料那群畜生竟然猖狂到了這個地步,爸這就去宰了他們!”

顯然。

廖全也已經失去了理智。

轉身就準備穿回廖家,拚死也要把廖玉龍幾人給宰了,以泄心頭之恨。

不能忍啊!

廖金輪急忙閃步攔住,說道:“父親先別衝動,聽宗主的安排。”

“宗主?”

廖全竭力剋製住情緒,目光朝著陸雲看去。

此時陸雲已經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四周呼嘯的劍意絲毫不減。

廖全眼神凝聚。

這就是廖溥等人所說的,棘手的敵人吧?如此恐怖的劍意,確實很厲害。

廖金輪介紹說道:“父親,這位是我們劍皇宗的現任宗主,姓……張!”

廖金輪想了想,還是決定介紹陸雲的假身份,即使麵對的人是自己的父親,從而體現出自己對陸雲的尊重。

還有一點就是。

廖金輪也不敢確定,他們的對話,會不會被廖家的人偷聽了去。

萬一給宗主惹來麻煩,他會心生愧疚。

“宗主,這位是我父親。”廖金輪繼續介紹道。

陸雲點點頭:“我剛纔聽見了。”

廖全拱手說道:“張前輩,您願意幫助我們出這口惡氣,老朽感激不儘。”

“叫我張三吧!”

陸雲平淡說道:“廖金輪是我劍皇宗之人,如今被人欺負了,我作為劍皇宗宗主,自然是要替他報這個仇,無需言謝。”

“唉~”

廖全微微歎息,欲言又止。

陸雲問道:“廖家現在是什麽情況?”

“他們派我出來當說客,估計是忌憚張前輩的實力,希望能夠化乾戈為玉帛,還承諾說可以讓金輪兩人迴歸廖家。”

“絕對不可能!打死我也不會跟那群畜生生活在一起!”廖不凡咬牙切齒道。

廖全看了廖不凡一眼,神情複雜。

如果不是剛纔知道那些事,他可能會勸廖金輪父子作罷,畢竟也過去了二十多年,再大的仇恨也差不多散了,因為他們是鬥不過廖家的。

至於迴歸廖家,是絕對不可能的。

廖全不僅不會勸廖金輪父子迴歸廖家,甚至從今天起,他也會宣佈脫離廖家。

這是之前的想法。

然而在剛剛聽說了廖同的過分行為,再加上廖金輪雙臂被砍,以及金丹被碾碎,讓廖全受到了極大的刺激。

別說勸廖金輪冷靜,他自己都做好了跟廖家拚命的打算。

這時,陸雲緩緩開口說道:“想要化解仇恨也不是不可能,讓那幾個人出來,當麵自毀金丹,這筆陳年舊賬就此作罷。”

當年那些人不就是因為廖金輪無法啟用血脈之力,覺得他是個廢人,活著是種恥辱,纔對其趕儘殺絕的嗎?

既然如此,陸雲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讓廖玉龍等人自毀金丹,自廢修為,讓他們也感受一下這種變成廢人的滋味。

這一點也不過分吧?

廖全搖頭說道:“前輩所說的條件,廖家百分之百不可能答應。”

那幾個可都是廖家的核心成員,而且廖玉龍,都已經算是廖家的半個掌權人了,想讓廖家的掌權人自廢修為,斷然不可能實現。

這個想法一點也不現實。

陸雲冷笑一聲道:“我冇指望過他們會答應。”

轟隆!

廖全內心劇烈一顫,難以置信的注視著陸雲。

冇指望過他們會答應,陸雲的意思不就是說,他來到廖家大門口練劍的時候起,就已經是抱著撕破臉的決心,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從陸雲的身上,廖全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自信。

但。

他還是忍不住提醒說道:“廖家祠堂有一塊秘法祖碑,不僅僅是傳承血繼秘法,同時也是一件強大的鎮壓法寶,而廖家老祖……正好有操縱祖碑的能力。”

“那又如何?”

陸雲嗤笑一聲,忽然間一股無形的力量,貫入廖全腦海,霸道聲音直接在廖全腦海之中響起:“秘法祖碑又能如何,我會懼它?”

《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喜歡我的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頂點小說網首發-開,嬌哼一聲道:“這回扯平了,哼!”陸雲齜牙說道:“找點真準,怕不是天天都在練習吧!”“你說什麽?”洛漓美眸一瞪,小虎牙又按捺不住寂寞了。“冇什麽冇什麽……嗬嗬,我說七姐咬的好,是我自己活該。”陸雲急忙賠笑。“這還差不多。”洛漓傲嬌的一甩秀髮,得意離開。看著那窈窕婀娜的背影,陸雲唯有苦笑。他真有那麽疼嗎?給洛漓一個台階下而已。而且陸雲一早就察覺到洛漓是在套路自己,正常情況下怎麽可能那麽容易中招。冇...